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恐怖小说 > 都市阴阳师 >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想学啊?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想学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很快,又取了两箱黄金过来。

    这四箱黄金的分量,若是拿俸禄,是刘正阳一辈子都得不到的财富。

    刘正阳眯起了双眼,来到这四箱黄金旁边,拿起一块黄金,忍不住摸了摸,开口说道:“忠义伯,这黄金我运送起来可不方便,还得麻烦你派人送去京城我的家中。”

    “这是自然。”穆倧点头。

    他也知道刘正阳这一次过来,还有一位西厂的公公跟随着。

    这西厂的人,全部都是陛下的鹰犬,可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

    很快,便有十个美女走了进来,这十个美女,相貌都美丽至极。

    “都进来,陪刘钦差好好喝上几杯。”穆倧大声的开口说道。

    “先不急。”刘正阳微微摇头起来,他对穆倧说道:“伯爷,我们还是先谈正事?”

    穆倧沉吟片刻,摆了摆手,厅内的杨大管家赶紧将这些美姬带了出去。

    大厅内,只剩下了穆倧和刘正阳二人。

    穆倧看向刘正阳,问:“钦差大人,陛下为何会突然下达旨意让你过来?”

    “呵呵。”刘正阳说道:“伯爷,你可是养了一个白眼狼啊。”

    穆倧是什么人,瞬间明白过来,他双眼冰冷了下来:“是贺嘉言泄露出去的?”

    “恩。”刘正阳微微点头,他说道:“他想和我联手,斗垮伯爷呢。”

    “这吃里扒外的东西。”穆倧冷声说道:“果然不出我所料。”

    不过很快,穆倧将这股杀意给压了下去,现在可不能动贺嘉言。

    陛下亲自派遣了钦差过来,就是要查这件事。

    钦差刚到,知府便死了。

    这算什么事?

    贺嘉言肯定是要弄死的,但不是现在。

    想着这些,穆倧问道:“钦差大人准备怎么查这件案子?”

    刘正阳说道:“当然是严查此案,否则这朗朗乾坤,岂能有王法?”

    说着,他忍不住撇了一眼那四箱黄金,淡淡道:“你们穆家有什么暗中的东西,得交上来一些证据我回去交差才行的。”

    听到这,穆倧脸上也流露出了笑容。

    这年头,谁家暗地里不做点肮脏龌龊的事情?

    只要不是太过分,陛下也不会多管。

    唯独勾结妖族和倒卖人口,这是禁忌。

    刘正阳是钦差大人,回去过后,这边是什么情况,还不是刘正阳一张嘴随意说?

    刘正阳自然要带一些忠义伯家暗中的东西回去,否则怎么给陛下交差?

    只不过这些东西无关大雅便行了。

    穆倧心里有数了,他说道:“等这件事完成后,在下还有重谢。”

    “不必太重,就今天这样便可。”刘正阳道:“事成之后,再送四箱黄金给我便是。”

    “这是自然。”穆倧笑眯眯的说道。

    钱对于穆倧这样身份的人而言,不过是工具罢了。

    每一代忠义伯,打点京城的关系,所耗费的钱财,更是数不胜数。

    “贺嘉言毕竟是我知心好友。”刘正阳道:“到时候忠义伯记得给他一个痛快。”

    “明白。”穆倧笑眯眯的点头:“钦差大人准备怎么查,从哪查,我也好给钦差大人准备好。”

    这查案就是走过场,这边直接准备好无关痛痒的证据就行了。

    “不要露馅就行,若是让陛下知道我和你暗中有联系,你我都有麻烦。”刘正阳淡淡的说道:“我身边还有一位西厂的宦官跟着,懂吗?”

    “西厂的宦官?”穆倧微微点头。

    西厂的权利极大,可不是好招惹的。

    即便是穆倧身为忠义伯,也不愿轻易招惹这群宦官。

    刘正阳看向那四箱黄金,目光中尽是贪婪之色。

    他年少轻狂时,也和贺嘉言一样,想要做一个清官,名垂千史。

    结果现实抽了他一个大嘴巴。

    当初贺嘉言乃是状元,都混得不咋滴。

    他一个榜眼,难不成还能上天?

    刘正阳年轻时,吃过不知多少苦,当初被调去一个清水衙门,被一个七品小官呼来唤去。

    因为他那年轻气盛的脾气,不知得罪了多少人。

    后来刘正阳想明白了。

    名垂千史不如自己吃饱穿暖,掌权更重要。

    所以他变了,变得更加圆滑,也不排斥贪腐。

    至于说这次过来对付忠义伯?

    刘正阳可不想死。

    他虽然在吏部任职,还是正五品官员,但到了这庆隆府,被忠义伯给弄死。

    到时候忠义伯随便找俩人出来顶罪,屁事没有。

    或许一两年内,会有人记得自己正直,清明,不愿和忠义伯同流合污。

    但过不了多久,就会被众人忘记。

    刘正阳认为自己算是活明白了。

    ……

    第二日清晨,林凡在府衙的院子中,早起练剑。

    王狗子也推开门,他笑嘻嘻的走到林凡身旁,问:“恩公,你这一手剑法超凡,不然教我两招?”

    “想学啊?”林凡问。

    王狗子急忙点头。

    他现在王狗子,也算是见了大世面了。

    和以前在青山村中的他不同了。

    更何况,也知道了自己的仇家的身份,若是不想办法变得更强,如何才能报仇?

    林凡摇了摇头:“你的资质,不适合修炼。”

    “我兴许是万中无一的绝世天才呢,只不过恩公看不出?”王狗子道。

    “缓过来了?”林凡笑着问:“昨天还一脸要吃人的样子,今天就好了,这么快?”

    “知道仇家不就好办多了么。”王狗子笑着说:“难不成成天哭丧着张脸?”

    林凡倒是高看了王狗子一眼,这家伙自我调节能力倒是挺强的。

    这时,屋檐之上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你剑法不错。”

    林凡抬头一看,是西厂的那位公公,魏弦旻。

    “见过公公。”林凡抬手作揖。

    魏弦旻此时坐在屋檐旁,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你这一手剑法,可不是小门小户能教出来的,无双剑派的人?还是?”

    “在下打小跟随师父在深山中习武,如今也是初出茅庐。”林凡道。

    林凡在这世上,毕竟是没有身份的。。

    当然,贺嘉言也顺便帮林凡落了个户籍。

    这样他也算是有了正经身份,不算流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