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浪迹在诸天 > 第七百三十六章 心境

第七百三十六章 心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方青山手中如今已经有了菩提木,九千年蟠桃核可以孕育出蟠桃,若是救活人参果树之后,讨要一节枝干,重新孕育一株新的人参果树,自己可就聚集齐了金,木,水三株五行灵根。

    到时候不论是用来融入世界树提升本源,还是自己修炼五行,都是大有裨益的事情。

    不过和先前一样,还不是时候,不过方青山已经交代了猪八戒,只要静静等待便好。

    想到这里,方青山心中便是一喜。

    “嗯?”

    就在方青山靠近五庄观,并且有那么一瞬间打量的时候,正站在人参果树下的镇元子忽然抬头一看,眸光瞬间便锁定了方青山。

    好在也只是那么一瞬间,镇元子便没有继续关注了。

    当然,引起镇元子注意的,自然不是方青山的目光,而是一份熟悉的气息和一道因果线。

    熟悉的气息是方青山身上居然有着纯正的人教气息,这一点,他还只是在玄都大法师身上感受过,却不知这方青山是何许人也。

    再有便是他感到冥冥之中,方青山的因果线居然和自己搭在了一起。

    验算之下,却是一无所获,毕竟现在乃是西游大劫,天机混乱,再加上事关自己,所以更加困难,当然,最重要的是,方青山身上有永恒天舟和鸿蒙紫气遮掩天机。不过,好在只是善因善果,所以,镇元子也没有多做计较。

    他倒是抛诸脑后了,却不知刚刚那一眼,差点让方青山怀疑人生。

    这一刻,他却是与先前金针仙子的感同身受。

    只是一眼,不要说攻击防御,便反抗的心理都升不起来。

    若是镇元子真的要对付自己,恐怕真的是不费吹灰之力。

    “呼!”

    好半响,方青山才长出一口气,苍白的脸色渐渐有了红晕,背心却是一片汗迹。

    “好一个镇元子,好一个与世同君,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

    方青山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感慨。

    他虽然见过圣人,甚至还亲眼见过元始天尊出手,可是不是自己亲身感受,到底不能体会这份恐怖。

    不要说现在对上镇元子没有反抗之力,恐怕就算是自己突破太乙,天舟晋级无双,恐怕也难以在他手中讨到好。

    这就是老牌强者的威严,这还只是圣人之下的绝顶强者,要是圣人呢?圣人之上呢?

    镇元子这一眼不但没有让方青山内生心魔,反而激发了他的斗志。

    现在虽然比不上他们,但是不代表以后追不上他们。

    要知道镇元子是什么出身,修炼了又有多少时间。

    而方青山原来不过是一介凡人,修炼到现在,不要说和镇元子相比,便是与观音等人相比,花费的时间也不过是十之一二,甚至更少。

    如此,自己又如何没有信心赶上,乃至赶超呢?

    因为这一眼,方青山的心境却是大大的得到了淬炼和提升。却也算是一个意外之喜。

    过了五庄观,便来到了一处穷山恶水。

    但见得峰岩重叠,涧壑湾环。虎狼成阵走,麂鹿作群行。千尺大蟒,万丈长蛇。大蟒喷愁雾,长蛇吐怪风。端的是险恶,不知道的还以为来到了上古蛮荒。

    穷山恶水不只是出刁民,还出妖怪。

    这里的妖怪便是尸魔,也就是白骨精。

    此人乃是白虎岭上的一具化为白骨的女尸,偶然采天地灵气,受日月精华,变幻成了人形,习得化尸大法。

    修为不见得多么高深,却善变化,最善迷惑肉眼凡胎。

    以孙猴子的手段,最后便栽在了她手中,吃了大亏,被唐僧又是念紧箍咒,又是赶走,真可谓是狼狈不堪,乃是西游路上少见的栽的几个大跟头之一。

    可见有的时候手段无分高下,好用就行。

    好在这样的手段对方青山却是没有半点效果,对付白骨精就如同对付双叉岭上的寅将军一样简单。

    方青山来到白虎岭上,白骨精的洞府,直接将气势放出,好汉不吃眼前亏的白骨精很是乖巧的便直接投降了。也没有什么不服。

    毕竟妖族之中,信奉的便是强者为尊。

    她却不知道的是,方青山虽然夺取了她的机缘,但是间接地却是救了她。

    不然,他根本就过不了孙猴子那一关,人死灯灭,就算有功德气运又如何,不过是为了下一次投胎投好一点罢了,甚至魂飞魄散的话,直接白白便宜了天地。

    过了白虎岭,却是到了宝象国境内。

    在这里,有一个波月洞,洞中一妖乃是天上星宿奎木狼下界。

    说来这个奎木狼也算是一个情种,和猪八戒有得一拼。

    因与披香殿侍香的玉女相爱,思凡下界占山为怪。

    不同的是猪八戒是自己投胎转世,嫦娥化名卵二姐占山为王。

    而黄袍怪自己占据波月洞,玉女托生为宝象国公主百花羞。

    可惜就和卵二姐转世成为了高小姐一般,前尘往事都已经在一碗孟婆汤中忘掉。

    所以,他们虽然作了十三年的夫妻,甚至有了小孩,却同床异梦。

    不过这些都和方青山没有关系。

    这奎木狼可不好惹,本是截教李雄,死于万仙阵中。

    切不说他的手段,单单是他的人脉就不容疏忽。

    况且红花白藕青荷叶,三教原本是一家。单单是冲着这一点,方青山也不好对他下手。

    于是略过不提。

    一路无话,方青山不多时,便出了宝象国,来到了平顶山。

    不过他也没有在这里多做停留,因为这里本来便是他们人教的地盘。

    平顶山上莲花洞,莲花洞中金银角。

    他们之间才在离恨天,兜率宫中见过。

    过了平顶山,便到了乌鸡国境内。

    说起这乌鸡国国王,也算是有点机缘和慧根的。

    他好善斋僧,声名远播,甚至连如来都知道了,特意派遣文殊菩萨来度化他,好早日证得罗汉金身。

    可惜他有叶公好龙之心,却无张良的善行。

    被文殊几句言语相难,乌鸡国王肉眼凡胎不识真佛,还有点皇帝脾气,直接把文殊一条绳捆了,在御水河中浸了三日三夜。多亏六甲金身救了文殊归西,否则还不知道要丢多大的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