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浪迹在诸天 > 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 气运

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 气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看到诸位后辈,人才辈出,我心甚慰。”

    风暴剑帝端坐在讲道台上,四下众人一览无余。

    不过,风暴剑帝看他们并不是看他们的外表如何,也不是要窥探他们的。

    而是看他们的气运,命数。

    毕竟,他之所以开坛讲道,除了感念当初自己在求道过程中,受了很多前辈高人的恩惠,如今薪火相传,福泽后辈之外。

    更重要的还是为了修行。

    无利不起早。

    不然,无缘无故,非亲非故,作为神帝为什么要费力不讨好?真以为大家都是红云那种烂好人不成?而且红云的好人形象也是表面,他广结善缘同样是为了修行。

    风暴剑帝虽然因为虚空天灾而成道,当年为了证道,甚至一次次不怕死的往天灾里冲。

    那是不成功就成仁吗?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不疯魔不成活吗?

    不,至少不全是。

    其他人,如果像他这么作死,恐怕不要说坟头长草,恐怕连坟头都没有了。

    然而风暴剑帝却依然活得好好的,而且还证道成帝了。

    他靠的是什么?为什么独独他可以?

    其实很简单,因为他不只是修风暴天灾之道,更是修气运福源之道。

    这也是为什么他称号风暴,道场却为福源。

    这也是为什么他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开坛讲道,不只是为了泽被苍生,同样是为了修炼。

    能来福缘山的都是福源机缘气运深厚之辈,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听了他讲道,自然与他接下因果,风暴剑帝虽然不至于行魔道手段,但是却可以行王道阳谋,借此观摩他们气运命数的变化,从而增益自己的福源之道,阴阳两级,同生同灭,福源晋级,天灾自然也会跟着晋级。

    这些暂且不说,却说风暴剑帝,双眸一睁,一时间,闪过无数因果,福报,似乎目光落在谁身上,便可以得到赐福一样。

    放眼望去,但见得,一道道气运天柱冲霄而起,基本上都是紫金之色。

    或是演化为玉箫,琵琶,渔鼓,号角,编钟等等乐器,或是演化成龙凤,鲲鹏,巨凶,大恶等等生灵,或是演化成风暴,星辰,汪洋,大地等等自然......交相碰撞,叮咚有声。

    能够来得福缘山听道的人,气运都不会差到哪里去。这一届质量尤其之高。

    至少,神皇之中,风暴剑帝看到了三个成帝的存在。

    别看方青山也是所谓的帝级天骄,但是他要成帝还有很远一段路要走。

    而这三个,几乎已经达到了半步帝尊的地步,其中之一便是最开始的那个自在门的云千秋,这些人比起当年的谭老还要更进一步。

    风暴剑帝几乎可以断定,这三人成帝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虽然只有三个,看起来似乎很少,但是要知道万千神皇巅峰也不一定有一个成帝啊。

    这是神皇之中,不朽之中也有几个让他很是看好的。

    不过,最燃风暴剑帝侧目的,居然还是他在混元之中看到了一个异数。

    那便是方青山。

    作为一个混元巅峰,连不朽境界都还没有达到的人,身上的因果业力几乎不存在也就罢了,不沾因果,可以是常年在什么洞天福地之中闭关,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修永恒道,没有业力也简单,可以利用业火红莲这样的至宝消磨,亦或者功德之力清除等等。

    但是浑身气运居然比很多不朽,乃至神皇都高,这就有些意思了。

    尤其是方青山身上的气运居然还都是本我气运,居然高于外运,这就更有意思了。

    一般情况,人的气运有两种,一种是本我气运,一种是外运。

    本我气运,就是本身的气运,是你的福源,智慧,修为,钱财等等的集中体现。

    外运则是按照你的出身,靠山,道侣等等的加持。

    一般情况,至少神皇之前,都是外运高于本我气运,而方青山这里恰恰相反。

    好在到底方青山不过是一个混元境界的存在,风暴剑帝也不是一个喜欢盘根问底的人。

    故而,风暴剑帝的目光只是稍稍在方青山身上顿了顿,便转移开来,坐下之人根本就没有发现。

    不要说其他人,便是方青山都没有感应到。

    这不同于谭老亦或者醉长老,看自己的时候,虽然感觉全身都被扒光了,但是还能有所感应。

    而风暴剑帝的目光就好似熏得游人醉的暖风,不但不会让人感到警惕,反而还有些沉迷。因为这本身便是一种福源。

    风暴剑帝打量了一番之后,也见到了一些熟人,有些是来听过一两次的,修为,气运比以前都有了大幅度的增加,这对他感悟大道却是有着一丝丝的帮助。

    而这一批的人质量相比前几批却是更胜一筹,想来听道之后,成长起来,对他的帮助就更大了。

    闲话短说,风暴剑帝很快就收回了目光,进入状态,开始讲道。

    但见得风暴剑帝气势放开,顶上无量光环环绕,宛如整个诸天万界的中心。大放光华,庆云连绵,起起伏伏,内中亿万金灯璎珞流转,宝光若檐下滴水,络绎不绝。

    仔细看去,时空变得折叠。其中因果隔绝,内外不知。

    这一刻,所有人都都安静下来,甚至屏住了呼吸,鸦雀无声,落针可闻不足以形容这份寂静,似乎生怕弄出了什么动静,唯恐有一丝丝的杂音干扰了此时此刻,破坏了风暴剑帝的讲道。

    耽搁了听道倒不是最重要的,要是因此惹怒了风暴剑帝那可真的是流年不利了。

    此时无声胜有声!

    “要论道,先谈道。”

    “何为道?”

    “道可道,非常道,莫可名状,难以触摸,玄之又玄。”

    “然道又无处不在,天地是道,风雨是道,生灵是道,一切皆可道。”

    一句接着一句,以不快不慢的速度,从风暴剑帝的口中传出,从讲道台最顶端之处不断的往下扩散,进入每个人的耳中。

    明明那话语十分简单直接,通俗易懂,似乎很直白,甚至很多方青山曾经都听说过,看到过,自己也参悟过,似乎已经明白了的东西。

    但是在风暴剑帝开口道来之后,却依然有些恍然大悟,醍醐灌顶的感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