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一百四十三章:色香味就像是过去的书签

第一百四十三章:色香味就像是过去的书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李奶奶家跟言沐安从前的家离得很近,拐两个弯就到了,言沐安跟言忆将李奶奶送到门口,就打算告辞了。

    “不进去坐坐吗?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正好小俊他们不在家,有你们娘俩住的地方。”

    言沐安还是微笑着推辞了,最后没有办法,让言忆接过递来的杏子。是李奶奶自己家种的,卖相并没有这么精致,但是放在手上就能闻到那股淡淡的清香。

    “你尝尝吧,没关系的。”言沐安带着言忆继续往前走,言忆咬了一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现在心情不对,她觉得跟在市场里买到的没有多少的差别。

    “觉得一般?”

    言忆诚恳地点点头。

    言沐安眼眸闪了几下,也尝了一个。小时候言沐安不那么听话,杏子刚露出头就被她一把抓了下来,用葫芦做的瓢端来一碗水,又抱过自己的小板凳在树下面,十分虔诚地将水果洗净,一口下去酸得她五官都皱在了一起,被出门的妈妈抓个正着。

    “等到过几天就能吃了,你着急什么?”

    言妈妈没有告诉小言沐安过几天,于是言沐安每天早中晚都会去试一次,杏子的味道从酸苦酸苦的,编的越来越清甜,最后就是言沐安现在口中的杏子的味道。

    有些味道之所以喜欢,没有办法忘记,就是因为它是记忆可以感受到的标记,就像书签一般,你翻到了这里,就能再次获得从前的感觉和场景。

    言沐安这么想着,两个人已经到了自己家的门口。

    言沐安的外婆去世之后,她就跟着言浩离开,在言沐安在城市里浑浑噩噩什么都不在意的期间,言浩将老家的这栋房子卖了出去。

    等到言沐安反应过来,什么都来不及了。言沐安也想着要自己筹钱,再将儿时的这个地方买回来,但是言浩不允许,言沐安赌气,自己一个人跑回了这个地方,买这个院子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外公的朋友。

    那个朋友之前也会来言沐安家里,自然也记得言沐安的样子,会客气地六言沐安住上几天,他们买下这边的房子也不是为了住什么的,只是偶尔会让人来看看,打扫打扫,从前言沐安还会经常跑过来,但是长大之后,就很少过来了。

    言沐安敲了敲门,并没有听到有人应声,又敲了几下。

    “妈妈,里面是不是没有人啊。”

    “不会,我昨天已经跟顾爷爷说好了,他说没有问题的。”言沐安皱着眉头又敲了几下,一会才听到人开门的声音。

    院子的门依旧是之前的那个,木板开起来又写松散了,她们听到木头哗啦落下又撞在一起的声音,门吱吱扭扭的,露出了一张分外干净的,棱角分明的脸。

    言沐安深吸了一口气。

    “陆,陆叔叔?”言忆有些怀疑地转向言沐安的方向,见她也失神着。

    陆辞桓倒是不意外三个人的重逢:“顾老先生交代我了,进来吧。”说着侧身将路让给了她们两个。

    “那就,打扰了。”言沐安硬着头皮走了进去,言忆也觉得有些奇怪,低着头想着什么,时而看看陆辞桓的身影,并没有同往常一样跟他打招呼。

    “爸爸,客人来……”陆子安激动的声音一点点冷下来,笑容也慢慢地僵硬最后变成一个程式化的冷笑,看了两个人一眼就回了房间,而后传来一声重重地关门声。

    言忆从听到那个声音起就一直关注着,这一次意外的相聚本来都将她的疑惑和不快都抚平了,却没有想到陆子安会是这么一幅模样,原本被野火烧尽的愤怒,立马被吹生。

    陆子安生哪门子的气,顿时她一点留下来的心情都没有了。

    “他这两天心情不大好。”陆辞桓不知道是对着谁解释着,“不要太在意。”他指了指旁边的房间。

    “这一间前两天六已经让人收拾出来了,应该足够你们两个住了,厨房的东西也还充足,我还有事。”

    “谢,谢谢。”言沐安抓着包的手指发白。

    陆辞桓冷冷地嗯了一声,就去了主房开解自己的儿子去了。

    “妈妈。”言忆有些委屈地看着言沐安,言沐安摸了摸她的头。她知道之前言忆是怎么跟陆子安计划的,又是怎么跟言沐谨商量的,其实刚开始答应言忆的时候她就有些犹豫,又耐不住她的再三请求,或许又是出于别的什么原因,答应了这件事情。

    刚来的那几天她跟言忆都没有碰上这对父子,更没有任何的联系,她也留意到言忆一点点失望下去的脸,言沐安本来应该感觉到轻松的,然后去安慰言忆,但是没有。

    她或许也有些失望,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去安慰言忆。

    “你想离开吗?”言沐安蹲下来问言忆,小姑娘想了想,最后坚定地摇头。

    “我想看看妈妈从前生活的地方。”

    言沐安抱了抱她,牵着她的手将人带到了偏房。她打开白炽灯,房间里还是有些昏暗。

    陆辞桓一直都坐在客厅的一个角落里,门的角度很不好,他只能看到言忆却见不到言沐安,他尖着耳朵听着她们两个的对话,才松了口气。

    他害怕言沐安就这么走了,他也相信言沐安会做出这种事情,不过还好,他笑了笑,言沐安的女儿足够了。

    陆辞桓这才起来,敲响了陆子安那个房间的门,推门进去。

    “子安。”

    陆子安深吸了口气:“爸爸。”

    “还在生气。”

    他低下头,正常规格的笔在他小小的手上显得有些重,笔在他稚嫩的手指间转了几圈,重重地落在原木的桌子上:“没有。”

    明显就是在生气的样子,陆辞桓揉了下他的脑袋:“毕竟言忆什么都没做,你又迁怒她做什么。”

    陆子安垂下眼睑:“我就是,觉得很不舒服。”

    “都过去了,还有什么好不舒服的。”

    陆子安抬起头,问了这几天一直在困扰着自己的问题:“可是爸爸,为什么?”

    陆辞桓一笑,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将一块牛奶糖放在了他手中,陆子安看着那块糖果。

    他在三个人那里见到过,在自己父亲这,在陆子煜那,在言沐安那里,可是,这到底能说明什么?

    陆辞桓见他迟迟都没有动作,自己拿起来打开了包装喂给陆子安:“甜吗?”

    “嗯。”

    “我也觉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