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一百四十一章:所有让人上瘾的

第一百四十一章:所有让人上瘾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辞桓早早地处理完工作上的事情,还特意去了一趟甜品店给陆子安呆了几块蛋糕,他打开家门,在客厅中却不见陆子安的身影。

    地上的游戏机并没有规整好,陆辞桓放好蛋糕,蹲下身子随便整理了一小下,他眼睑低垂着,各种念头飞快地闪过脑海,最后有些烦躁地捏着眼角。

    那些最不希望出现的岔子,往往都会选择最后的时刻现身。陆辞桓站起来看了眼楼上,叹了口气,缓步走了上去。

    他推开陆子安的房门,窗帘拉得死死的,他大喇喇地躺在床上,目光有些无神地盯着天花板。

    陆子安听到了推门的声音,手指轻轻动了一下,就没有了任何的反应。

    陆辞桓左眉上挑,一把拉开了窗帘,陆子安抿着唇,转过身子,背对着窗户,胳膊搭在自己的眼睛上。

    “拉上。”隐约带着些哭腔,声线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了几下。陆子安感觉身后陷下去了一小块,就有一只宽厚的、温暖的伸手覆在自己的脊背上,那种蚀骨的寒冷才散去一点点。

    “发生什么了?”

    陆子安不说话,固执地保持着这个动作,像是一块石头一样。

    “唉,你啊……”陆辞桓无奈地摇头,将僵硬的小朋友抱在自己怀里,陆子安没有反抗,胳膊依旧紧紧地贴着自己的眼睛,“不想说吗?”

    陆子安咬着上唇,他不是不想说,他根本不知道怎么说,也不必说。

    尚妤告诉他的事情,都是自己看似完美无缺的爸爸亲身经历过的,根本不需要他去告诉陆辞桓什么,而且他看到的,听到的那些……

    陆子安即使被陆辞桓护在怀里,也忍不住颤抖了几下,他感觉得自己的脊椎好像又一根根被冰冻住,冷得他呼吸都有些困难,憋得眼睛里不断涌出眼泪。

    即使爷爷从前那么压制自己,那么惩罚自己,他也没有这么哭过,这么不受控制,怎么用力也止不住。

    陆辞桓的手轻轻拍着陆子安的背部,声音温柔:“你知道的,就算你不说,爸爸也能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可是爸爸想听你说,好不好?”

    见到陆子安这个样子,他本来就已经猜到了七八分,剩下的只要找个人求证一下就行了,简单迅速直接,但是陆辞桓还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亲自将这些事情告诉他,能信赖他对他敞开心怀。

    陆子安依旧没有动,在陆辞桓下一个叹息响起的时候,他脸贴着陆辞桓的衣服,小胳膊圈住他的腰。

    “爸爸……”陆子安酝酿了许久,他又好多好多的话想说,又好多好多的问题想问,他想问自己的父亲,痛不痛,难不难过,是不是会后悔了;想说自己永远不会离开他,想说其他的人不值得。

    太多的话哽咽在喉咙,堵得嗓子发疼,他用尽全力,却只能叫出这个称号。他压抑着抽噎了几下,强迫自己镇静下来,死命地咬着自己的嘴唇。

    “还是不想说。”

    陆子安深深地吐了口气,点头,陆辞桓只能安慰地揉着他的脑袋:“好了,不说就算了,爸爸不逼你,也不问其他人,等你什么时候要告诉爸爸的时候,再告诉爸爸,嗯?”

    陆子安又点了点头,他鼓起勇气开口:“爸爸……明天,我们……”

    陆辞桓拍了一下他的屁股:“明天早点起床,我们可以早点过去。”

    “可是我不……”

    “爸爸都安排好了,就当做是跟爸爸一起去散心,这么大的地方,如果你不想见到一个人,其实也挺简单的。”

    陆子安犹豫了一会,才嗯了一声。陆辞桓这才又将他放在床上,勾了下男孩的鼻子:“行了,给你带了蛋糕,我先去做饭,一会下来吃。”

    “……好。”

    陆辞桓迈着依旧沉稳的步子离开了房间,在门外目光有些复杂地看着圆滑的门把手,他狠狠地按了几下跳动的眉头,摆了摆手,像是将空气中什么东西驱散开,这才下楼。

    陆子安耳边交错着三个人的声音,尚妤,陆辞桓和言沐安。

    “整整半年,你爸爸都没有离开过这个房间,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酗酒,抽烟,斗殴,自残……还有比这更恶劣的事情都发生在这么一小块地方,看到墙上的那些血迹了吗?”

    “是戒断的时候,当时你爸爸昏迷时说过一句话‘他们都说这些东西戒不掉,呵,要怎么样才能戒掉她,我到底要怎么做。”

    “这些铁链也是他自己绑着自己用的,哦,抽屉里有些画,他连着画了一个多月,中间没有一分钟的休息,不眠不休的。”

    “子安,还有许多,比你现在看到的还有许多,你要听吗?”

    陆子安睁开湿漉漉的眼睛,眼白都发红了。

    “你还要听吗?”

    陆子安捂住耳朵,不要听,他什么都不想听了,不要再说了。

    “主人公就是言沐安,你应该猜到了吧?言沐安……当时你爸爸跟你爷爷打了个赌,他们赌言沐安跟你爸爸的感情,陆辞桓输了。”

    “陆辞桓自己可以将所有的一切都抛掉跟在言沐安身边,但是言沐安的眼中,陆辞桓可不是唯一。”

    “从始至终,言沐安不过是误把怜悯当成了喜欢玩弄了你那自以为无所不知的父亲,最后又将他狠狠地丢到深渊。”

    陆子安又听到自己的父亲不断地在他耳边说:“不,我不喜欢她,我爱她。”

    “我爱她”“我爱她”“我爱她”

    陆子安猛地起身,用力地捶了下床,柔软的床垫将他的力气分解了,吞噬了,他抓住自己的枕头,生平第一次用力地发泄开来。

    “言沐安,根本配不上你父亲。”

    对言沐安根本配不上他父亲,这样的人,根本配不上她的父亲。

    陆子安将枕头丢在了地上,疲惫地再次躺倒在床上,他猛地提起一口气,搓了搓自己的脸,面无表情地起身去了洗手间,他看到镜子里,自己的眼睛前似乎浮现了一层淡淡的雾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