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一百三十五章:一旦把握不住便是神经质的谵妄

第一百三十五章:一旦把握不住便是神经质的谵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言沐安因为剧本的原因,一连跟陆辞桓请了半个月的假,其实大体的框架班底的成员早就已经想好的,只剩下少数的细节还需要磨合,现在忽然间又出现一个空降兵,大家的态度不能算是好的。

    费时间让这个小新人融入这个团队?开玩笑,离开拍没有多长时间了,谁有心思去管这些事情。

    好在言沐安也很是好说话,在这个团体中尽可能放轻自己的存在,几乎每天只是晨醒昏定的,再顺便给争的口干舌燥的人递过去买来的饮料。

    陆子煜没有来过,关筱悠也就送言沐安来第一天出面,其他时候都是她一个人,看着这些热情洋溢的一群人,她想起自己高中的时候。

    那时候她跟尚妤和武轻轻三个人,都带着文科生的梦,想着以后可以从事与文字有关的行业,又因为一首有些古怪的诗结缘,三个人便在这一条路上相互鼓励。

    武轻轻特别喜欢写比较现实的东西,不是高深的真实的现实,而是虚构中的现实,那时候她将很多事情分得十分的分明,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对好的加以表扬对不好的加以抨击,写道动情处颇有愤青的味道,但是经常被尚妤嘲笑。

    尚妤总是会用一系列的逻辑,用武轻轻确定好的任务设定去推翻武轻轻笔下故事的走向,而武轻轻有时候会不服气,两个人便争执开来。

    武轻轻每次看尚妤的文章的时候也格外的认真,尚妤的构思都十分的精巧,像是机械一样,字里行间似乎泛着金属的冷光,她有故事,但是笔尖确实生冷的,即使到了生离死别的场景也不过是冷漠的带去,武轻轻便抓住这一点,丝毫不留情面。

    她们两个坐在桌子的对面,言沐安坐在两人的中间,听她们你来我往,配合地赞同或否定,直到事态要受不住的时候才会出口调和,因此,两个人虽然吵得激烈,还是没有发生过什么肢体的冲突,这也算是言沐安唯一有用的地方了。

    “我觉得如果真的处理不好,这场梦就删掉吧,本来就觉得放在这里有些突兀,与主要情节没有什么关系还拖沓。”忽然有人这么提议到,圆桌上沉寂了一会,竟然大多数人都觉得这确实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言沐安低下头,长发垂在两边像是拉上了帘幕一样,她捏着自己的小拇指一言不发。

    “可是……这样真的可以吗?我觉得删掉了才有些不完整了。”又有人小声开口,大家又各自讨论了一会,主位上的人点了言沐安的名字。

    “那个低着头的那个?”

    言沐安扬起头,眼睛不知道是因为睡眠不足还是什么原因,有些发红,却一号不影响这双美眸的光亮,言沐安眨眨眼,有些无辜地指了指自己:“我?”

    她看到这个眼神先是一愣,随即掩饰一样地摆手:“对对对,就是你,你怎么看。”

    言沐安垂着眼睑,似乎真的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那段关于梦境的描写本来不在自己的计划内,当然关慕雅的原稿上也没有这一部分。

    关慕雅的文笔很好,对情节和节奏的把控也让人叹服,言沐安一口气就整理了许多,直到外面响起了雷声,言沐安才感受到自己的后颈一阵刺痛,才有些恋恋地回了卧室,那天晚上便做了这么一个梦。

    她梦到自己一会是一株杂草,一会是一棵树,一会又是修剪树木的见到,后花园一副十分明丽的景色,院子里站着一个正在微笑的人,跟自己长得有几分相似,也是她。言沐安的意识不断地在这些东西中穿梭,她觉得自己像是被撕扯成了无数份,每一份都是她,每一份又都不是她,她做剪刀的时候回去修剪树木,做人的时候又回去践踏草坪。

    清晨的阳光一点点变得炽热,后花园中所有的景物似乎都闪着一层耀眼的光芒,慢慢的这个光芒一点点变浅,变成蜜色的有些浓腻的东西,附着在花园中的每一个角落,除了花园中的女孩子,她白得透明,依旧站在正中央,保持着一天都没有发生变化的微笑。

    言沐安觉得自己的意识似乎又独立于院子里所有的东西,她看着那个少女,亦或者是自己拿起了放在一边的剪刀。

    言沐安的视线装下了整个类似于半圆球一样的场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具体在什么位置,但是那个女生却对着一个方向微微点头。

    她拿起剪刀,剪下了半片树叶,原本在植物体内膨胀的生机都找到了发泄口,就像泄洪一般从那个小小的口子中冲出,那些似血液一样的东西,瞬间将这个女生,将这个后花园淹没。言沐安听到一声雷声,她发现自己确实在这个梦里,正站在那个女生看向的地方。

    言沐安梦醒之后就觉得空气沉重又黏腻,也不去看现在是什么时间,洗了个澡就把这个梦写了下来,在最后的时候不加斟酌的,几乎是直觉一样的,将这一段放了进去,连她自己也解释不清楚,为什么能留下。

    初稿确实没有这个故事,但是就让言沐安做出决定,她也有些舍不得。

    言沐安在高中时的风格就是这样,喜欢写一些看似有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但其实都带着点机巧,这对当时的她来说十分难驾驭,一旦好了,便是一篇让自己也满意的文章,一旦不好就像是神经质的谵妄。

    但是这一段,其实是她为数不多的满意的地方。

    “我其实,不太了解这些,他们说的都挺对的。”言沐安打个哈哈,问题又回到了他们的身上,其实大家对这个片段也都不算是钟爱,又商量了一会,便决定删去了。

    言沐安听到他们拍板,也说不上是难过,总是有一点的怅然所失。

    或许删掉最好吧,言沐安也觉得那种场景似乎很难表现出来,如何表现出一个人在一瞬间又是这个又是那个呢,又何必为了一场梦花费这么多精力呢。言沐安这安慰自己,心里涌动的情绪果然安静了许多。

    但是言沐安同意了,却还是有人不同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