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一百三十章:有心,他也能做到许多

第一百三十章:有心,他也能做到许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完了,还是遇上了。言沐安飞快地送来陆子煜,有些僵硬地看着陆子安,见到只有他一个人才松了口气。

    “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言沐安蹲下身子,帮陆子安擦了擦汗。

    “我……”陆子安往身后看了一眼,似乎感受到了那道警告的视线,立马挺直自己的腰背,“姐姐,是不是我哥哥欺负你了。”说着还不满地看了陆子煜一眼。

    “我怎么敢欺负你姐姐,她不欺负我就好了。”陆子煜眯了下眼睛,“你爸爸呢?”

    陆子煜这么坦然直接地问他,让陆子安觉得有些心虚:“他在家。”

    陆子煜笑着点了点头:“走,那我送你回去,一会你爸该着急了。”陆子安往言沐安身边靠了靠,陆子煜却是十分亲昵且用力地拉住了他的手。

    “别忘了给我摆个碗筷,我把这孩子送回去就回来。”

    言沐安有些不放心:“你别……”

    “知道了。”陆子煜已经拉着陆子安的手走出了一段,“不会的。”

    陆子煜选了那条长一点的路,等到确定那两个人都看不到他们了,才松开陆子安的手,附身交给他一块奶糖。

    陆子安哼了两声,还是接过了奶糖,丢到了嘴巴里,甜腻腻的。

    “还真是跟你爸一个样子。”陆子煜闲闲地走了两步,笑道。

    陆子煜一言不发,依旧在跟他赌气。

    “我高中的时候就认识你姐姐了,那时候她跟现在还有些不一样,脸还没有长开,看起来软乎乎的就像糯米糍粑一样,遇到什么人,什么事情都是笑眯眯的,在她身上,让人觉得那些消极的难受的内容都与她绝缘。”

    陆子安没有回应他,陆子煜也不介意接着说。

    “如果说一个人会发光的话,那就应该是言沐安的样子了。”陆子煜笑了笑,“她聪明,善良,有许多新奇独特的想法,像个孩子一样活泼,每天在她身边的生活都是斑斓又活力的。”

    陆子安扬起了头。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姐姐很沉稳,有些时候还显得内向?”

    陆子安点头。

    “人是会变的,啧,没想到我会说这句话。她所有源源不断的想法和精力都不是来自于外界的什么,都是因为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主心骨是什么,要走什么路,要成为什么样的人,适合去做什么,要怎么做。”

    “这些事言沐安为什么会是言沐安,但是子安。”陆子煜没有看陆子安,而是看向了别的地方,“现在的言沐安,却没有这么支撑她的东西,或者说,有,但是那个心得目标和支撑,根本不能带给她任何的激励与力量。”

    陆子安不解:“为什么?”

    “因为。”他自嘲的笑了笑,“没有人能把感情,当做全部生活的中心,更何况,这段感情本来就不是由衷的,让人欢喜的,他甚至不能说是感情,而是一种扭曲的占有欲与控制。”

    “她不可能放任自己掉下去,也不愿意回到原来的地方,子安,你这么聪明,应该明白吧。”

    陆子安抿着唇,似懂非懂。

    “哥哥只是想让她回到最开始的地方,想让她重新有自己的生活,你应该能理解吧。”

    陆子煜不知道从哪里又拿出了一颗奶糖,交到了陆子安的手中,不同于刚才的那一块,这一块的包装十分的传统,在夏天已经有些变形,已经有不少的奶香味从包装中溢散,陆子安认出来,这是自己父亲经常买的那一种奶糖。

    他记得这个牌子已经很老了,基本上没有几个店铺在出售,他也就在自己爸爸那里见到过。

    “是不是觉得很神奇,我也能买到?”

    陆子安接过来点点头。

    “带回去给你爸爸吧。”他朝旁边看了一眼,“我买了很多。”

    陆子煜将路子安送到家门口就离开了,没走多远回到了言沐安的家,陆子安看着那个奶糖,眼睛里讳莫如深。

    他觉得自己的哥哥是真的很喜欢言沐安的,他没有想着跟言沐安在一起,却一直想着要帮她找回原来的自己,原来的目标和希望,原来的单纯又简单的生活。

    陆子安把奶糖放到了桌子上,有些烦躁地坐在沙发上,如果陆子煜这样的是喜欢的话,那自己的父亲呢,他这样是什么意思,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他能很明显地感觉到两个人之间的不一样,之前他以为这是喜欢,可是现在却有些不确定了。

    如果喜欢,为什么会不说话,为什么总想着要互相逃开,为什么……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陆子煜说的,扭曲的占有与控制……是说的,自己的父亲么?

    陆子安正要深思,门却被陆辞桓轻轻打开,他眉头轻蹙,心情看不出好坏。

    “爸爸。”

    “嗯。”

    “爸爸,姐姐从前……”

    陆辞桓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陆子煜说的都对,她是绚烂的,发着光的,是活泼的像个孩子一样的,但是……他却不想去认同陆子煜说的话。

    根本不是言沐安不愿意往下掉,而是她根本没有勇气靠近,她只能同小蚁一样,在原地团团乱转。

    而陆子煜却一直想要将她拉回去,拉到最开始的,最安全,最空白的地方。陆辞桓承认,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符合他们的逃避的想法,言沐安可以继续呆在那里,娇惯那不会有生机的纸花。

    陆辞桓揉了揉眼角,但是他却不允许言沐安退回去。

    都已经走出了五年,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从前他没有办法,但是现在,他能让言沐安走过去。

    扭曲的占有和控制。陆辞桓轻蔑地笑了笑,就算是吧,他也不会放她回去的。

    “爸爸?”

    陆辞桓坐在自己儿子身边:“子安,要相信自己的感觉。”

    “我知道了爸爸。”陆子安低着头,他最近总从自己父亲身上感觉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有些潮冷,就像老宅里面的地下室一样,在刚才跟陆子煜说完话之后,这种感觉更为浓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