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一百二十九章:总有人耽溺没有结果的等待

第一百二十九章:总有人耽溺没有结果的等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言沐安今天才明白什么叫做按下个葫芦又起瓢,她今天特意讨个休假跟言忆去了趟游乐园,下午刚一进门,就见到了不应该出现在他们家的人,跟言沐谨他们相谈甚欢。

    “子煜叔叔,你来了。”言忆也从言沐安身板跑开,亲昵地扑到陆子煜的怀里,“子煜叔叔前一段时间是在拍戏吗?”

    陆子煜将言忆抱到自己腿上,让她跟自己平视:“是啊,在拍戏,沐沐是不是想叔叔了?”

    言忆大方地点头:“是。”她的眼睛转了几圈,“叔叔最近再拍什么戏,能稍微透露一点吗?”

    “哈哈哈,你求我啊。”

    “求你。”

    “嗯……”陆子煜十分满意地点头,“不告诉你。”

    “……”言忆没好气地拍开他要在自己脸上作乱的手,有些委屈地看了他一眼。

    言沐谨倒是不客气一个抱枕丢到陆子煜身边:“你能不欺负我侄女不。”

    “许姨你看呢,他先动的手现在倒说我欺负他了。”

    许婉琴笑眯着眼睛:“我先去做饭了。”

    “诶,好久都没吃过许姨的饭菜了,今天可算是有口福了。”

    言沐安无意识地扶额,给自己和言忆倒了杯水,坐在沙发上,期间陆子煜一直笑眯眯地看着她,言沐安当做没看见,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察觉到那双眼睛中的笑意越来越浓厚,最后无可奈何地放下了杯子投降。

    “去外面说吧。”

    陆子煜想了想:“嗯,也行。”他将言忆安置好,“我跟妈妈去谈事情,一会再来找你玩啊。”

    言忆不理会她,三两下跑到言沐谨的身边,看他玩游戏了。

    外面的夕阳几乎就要没于山间,路上几乎都被树荫遮盖着,言沐安跟陆子煜就在小区还算是阴凉的小道里面走着。

    “什么事情?”

    “就是想见见你,也不行?”

    言沐安的左眉不受控制地挑了一下,她心里暗暗有了猜测,忽然有些后悔做出出来谈的决定,她回头看了一眼,离那两栋房子也算是远,平时也没有太多的人走这条路,这才放下心来。

    她支吾着:“唔,也行,现在你看完了,是不是就能走了?”

    “阿姨都留我吃饭了,你怎么这么着急地赶我走啊。”陆子煜贴近她的耳朵,“你是不是背着我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

    “是啊,怎么办,难道今天就要被你抓到了吗?”

    两个人都从对方眼睛中看出了试探,视线僵持了一会,两人又都笑了出来。

    “找你跟你猜的事情没有关系啦。”

    言沐安松了口气:“那是什么事情?”

    陆子煜的眼睛因为期待和专注闪着亮光:“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是分外诚恳的语气,带着夏日傍晚凉爽的一切,言沐安的心却咯噔了一下。

    “有一部小说,得麻烦你改变成剧本,这本书你应该也知道,是guan写的。”

    言沐安没有回答,表情却严肃了起来。

    “这个剧本不着急的,什么时候都可以,你只要给我想要的答案就可以了。”

    “沐安。”

    言沐安动了动嘴唇,像是有什么东西卡在自己的喉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沐安,别放弃好吗?这不是你一直都想做的吗?这次不会有人去干扰你,阻止你,难道你要放弃了吗?”

    言沐安低下头,避开他的目光。

    “沐安,你说过的,如果以后做不了自己喜欢的事情,那……”

    “我拒绝。”言沐安许久才找到自己发声的方法,声音从喉咙的缝隙中,紧贴着软肉吐了出来,她觉得自己的咽喉仿佛已经凝出了血珠。

    她渐渐拉开了跟陆子煜的距离:“你,是不是知道了?”

    “从第一个故事就知道了。沐安,我很心疼你。”

    言沐安扯了扯嘴唇,发现唇角脸颊都已经僵硬了,只能作罢,她看了陆子煜一眼,眼前这个男人跟从前那个在天台上的少年重合,竟没有丝毫的差别:“嗯,但是我不想了。”

    “为什么?”

    言沐安将脚下的石子踢远:“没有为什么,陆子煜,你不用,总是拽着我,我现在挺好的,又自己的生活很安静,也没有什么风波,我很满足了。”

    陆子煜苦笑了一声:“因为是我?”

    “子煜,谢谢你的好心。”

    陆子煜暗自捏紧了拳头,他早就猜到了今天的这种情况,但是真的听到了言沐安的拒绝,那些预想中的不甘和失落还是让他有些难以承受。

    他的剧本,最后还是不能走通。

    “沐安,我可以等。”

    言沐安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必了。”她想说,总有等待是没有结果的,还不如一开始就放弃。

    可是大多数的他们,又都这么喜欢这种没有任何结果的,无望的等待。

    似乎这就有了意义,一切都可以继续,或许,真的会存在运气。

    陆子煜想要做什么,她心知肚明,她的原本的生活因为陆辞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有对未来的计划和人生都成了一纸空文,即使是离开了a国的生活,主心骨也是与陆辞桓相关。

    陆子煜想要将她拉出来,想要让她重新回到最初的,她曾最崇敬的人生的轨道上,但是想要将那五年都抹去,再次回到原来的地方,哪怕回到最开始的地方,她都做不到。

    是做不到。

    言沐安忽然有些感慨,她总是觉得身边的什么都变了,人变了,物变了,却没有想过,其实一直都是自己在变,原本适应自己的变得不合适了。

    她抱住陆子煜:“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谢谢你做了这么多。”

    “沐安,你一直都知道,我想要的不是你的感激。”

    但是除了感激,她也许诺不给他其他的东西了。

    陆子煜叹了口气:“你之前这么强大,这么自信的。”

    “嗯,我之前这么强大,这么自信。”言沐安说着说着,就留下了泪来。

    她之前一直以为没有什么做不成的事情,每个人都有无数种的可能,金诚所至金石为开,过于单纯地去相信努力与时间,好像是个战无不胜的大巨人,但是这种虚幻的幼稚的勇气又这么脆弱,只是那么一小根针刺,她的巨人就泄气成了空皮囊。

    一地的垃圾。

    “小叔叔,姐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