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一百二十六章:自己的时间好像是没有尽头

第一百二十六章:自己的时间好像是没有尽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武轻轻看着那辆车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才慢吞吞地转身,慢慢地走向最中间多的那栋楼房。

    就算是自己小心一点,又有什么用。武轻轻看着亮着的那个房间,她真的不想过去,她真的好累了,好想结束。

    “如果你真的喜欢我哥,就勇敢地去吧,他人很好的。”

    武轻轻想,勇敢真的是一件奢侈品,她根本不应该受到鼓动出手,现在的这些,都是因为她的勇敢要付出的代价。

    都是自己找的,何必还要这么扭捏。武轻轻看了一眼手上的时间,两点半,还有三个小时天就能亮了,只需要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看不完一本书,做不完一个项目,三个小时多短啊。

    她坐电梯没有直接坐到17楼,而是到了14楼,剩下的慢慢走下去。她又看了眼时间。

    为什么折腾这么久了才过去一分钟,平日里觉得一分钟这么快就过去了,怎么现在它走得这么慢。

    她有些怀疑所谓的时间,去相信一个公用的机械的数字去计算时间真的是准确的吗?为什么人不能按照自己的感觉去确定,多长时间是多长时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时间。

    这样肯定会造成混乱,武轻轻并没有想到这个,她只是想到,如果真的自己过自己的时间,那今天晚上就永远不会有尽头了,她又放弃了这个想法。

    最后武轻轻还是磨蹭到了1702,她从包里面拿出钥匙,刚打开门就一阵的天旋地转,紧接着是背后的钝痛,而后身下一亮,那像被刀劈砍成两半的感觉直顶着头皮,她感觉只要自己稍微一用力,刀刃就会冲破自己的头骨,闪着带血的亮光。

    武轻轻不得不伸手环着许厉之的脖子,她闻到了许厉之身上浓重的烟味和酒味,因为撞击眼前的一切都在晃动,眼睛前的水汽更让视野变得模糊,她依稀看到了,地上摆了几只空酒瓶。

    似乎是察觉到武轻轻的游离,许厉之在她的肩膀上重重地发泄一样地咬了一口,武轻轻的注意力又全部回到了身下让人几乎要痉挛的疼痛,她看了眼墙上的时间,2:37,武轻轻咬着下唇,闭上了眼睛。

    武轻轻几乎一夜都没有合眼,她看着外面的天空一点点亮起来,太阳从窗帘的缝隙中照进来,越来越明亮,因为疼痛她的神经已经有些麻木,身上的人忽然用力一挺,武轻轻这才痛呼出声。

    从前上学的时候会看小说,那时候也见过有作者描写过这样的场景,但是最后女主角都疼得晕了过去,后面的疼痛和事情即使还在继续她也感受不到了,武轻轻想,是自己身体太好了吗?为什么自己没有晕过去。

    晕过去多好,就不用承受这么多,本来不应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就不用清醒地感受到这么多,想这么多,难过这么多。

    自己注定不会是个女主角的命,所以永远得到不男主角的青睐。

    许厉之这才卸干净自己的愤懑,他也觉得自己做得有些过了,张了张嘴唇,碰上了武轻轻那双空洞的,没有任何神采的眼睛。

    “够了么?”

    许厉之觉得有些难堪,道歉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余光中看到武轻轻似乎很轻松地舒了一口气,从床上爬了起来,她的身上满是自己的痕迹,有些地方还出了血,但是已经干涸在皮肤上,许厉之收回了视线,才看到被褥上,也是血迹。

    他算了算时间,并不是武轻轻的小日子,那这些血迹,只可能是自己的杰作了。

    她为什么不说,为什么不推开他,说一声疼,像最开始那样流几滴眼泪,兴许,兴许自己昨天,就不会这么出格了。

    浴室里响起了水声,许厉之看了眼时间,上午十点,他还得去上班,从柜子里挑了件衣服去外面的浴室洗澡。

    武轻轻洗干净出来之后,许厉之已经离开了,她厌烦地看了一眼床褥,去旁边的客房休息了一会。

    即使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休息,武轻轻依旧没有一点睡意,她将空调调的很低,卷着丝绸的被子,眼睛里干干的,就像之前带哪些劣质的隐形眼镜的感觉一样,她觉得眼角膜似乎要干的从眼睛上脱落。

    武轻轻这才不得不闭上眼睛,身下还是一阵阵地发疼,这些疼痛一点点向上传递,而头脑中的委屈又一点点往下走,他们在心脏的旁边汇集,不约而同地向着他发出攻击。

    她没有力气发泄,只能一味地承受着梗塞和窒息,她感觉自己的心脏越来越重,自己的身体越来越重,嘭的一声,她仿佛被谁丢到了泳池,彻底失去了意识。

    这个昏迷来得太晚了,武轻轻在意识即将脱离之前抱怨了一句。

    “轻轻,轻轻,起来量一下体温。”

    “妈妈,我……不发烧了,不想量。”

    “我摸摸,还是有点烫,再吃半片退烧药。”

    小小的武轻轻就这么闭着眼睛被喂了半片退烧药,几乎刚把她放好在枕头上,武轻轻就再次进入了梦乡。

    武轻轻惬意地往被子里钻了钻,许厉之看到她动了下,这才松了口气。

    武轻轻已经昏迷了两天了,今天才有转醒的迹象。

    许厉之那天离开之后就直接去了公司,许格一直犹犹豫豫要跟他说什么,许厉之注意到了,但是手上的工作还有很多也就没有理会,直到晚上的时候,许格才十分着急地推开他办公室的门。

    “总裁,武小姐今天没去上班,医院里也没见她,电话也打不通。”

    “知道了。”武轻轻不去上班不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吗,一个这么大的人了能发生什么事情,许厉之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跟自己说的。

    “医院?她怎么了?”

    “昨天武小姐因为胃病在办公室晕倒了,今天说好了接着去吊水,但是医生说并没有看到她。”

    许厉之眉头一跳,他放下笔立即来到嘉芝小区,主卧里面还是早晨那副狼藉的样子,他在客房才找到武轻轻,空调温度很低,她裹着厚厚的被子,小脸通红,浑身都在发烫。

    许厉之想到昨天的场景再也看不下去一个字,他将文件放到一边,看着武轻轻,她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但是还发着低烧。她那天生着病做什么还要去,为什么不跟自己说,她就这么愿意糟蹋自己吗?

    许厉之按着有些发涨的太阳穴,还有自己,怎么什么都没注意到,还真是有够混账的。

    “爸爸……我不……不打针。”武轻轻背对着许厉之嘟囔了一句。

    许厉之来到床边,拍了拍她的背,俯在武轻轻的耳边轻声说:“好不打,那你要快快好起来。”

    “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