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一百二十五章:看不见海岸,连浮木都没有一块

第一百二十五章:看不见海岸,连浮木都没有一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当然不是陆辞桓,陆辞桓从许厉之的眼睛中看出了他的意思,这么想着,不过这又是陆辞桓,只是是不一样的陆辞桓了。

    就像是言沐安说多的那样,五年了,谁都不可能会是从前的样子。

    他今天来不过是想让许厉之放聪明一点,他又接到国外的风声,那边的合作方似乎对许厉之公司的游戏很满意,陆辞桓现在又另一件更为要紧的事情要做,没有这多经历跨国去对付许厉之,才有了今天的这次拜访。

    但是他没有想到许厉之跟自己想的差这么远,这么固执,不识时务,如果真是这样,他不介意给他一些教训。

    他现在几乎是咬着后槽牙在跟许厉之说话,他还敢跟自己说当年的事情,他还敢说。

    他能明白什么,这些只想着眼前的人都能明白什么,就算自己抛下一切跟言沐安离开了又能怎么样。

    言沐安能彻底割舍掉自己的家庭吗?陆林川会放过言家,放过自己吗?

    只有这种看事情只看现在的人,才会去指责他为什么不跟言沐安一起离开。

    他以为自己不想吗,但凡他能有一点办法,就会将身上的一切都丢掉,可是他没有,他要想很多,为自己想很多,为言沐安想很多。

    五年他是怎么熬过来的,许厉之他又怎么会明白,还自以为是地站在制高点去指责他,许厉之他们才是将言沐安逼走的人,自己只不过是没有能力保护她。

    是他见死不救,跟着言浩一起演了一出车祸的悲剧,不断给言沐安压力,明明拥有着能让言氏起死回生的办法,却迟迟不肯用。

    许厉之真以为自己不知道他的心思吗?

    陆辞桓再不看他一眼:“先将自己的游戏卖出去,嗯,确实不错,虽然没有自己的名字,但是游戏最终还是可以成功的,但是要是后面游戏出了问题怎么办?”

    “就算能劝服自己的团队,游戏出了问题,你也不好跟他们交代吧,本来就是因为兴趣和热爱才跟你一起的人,你似乎没有继续下去的机会。”

    陆辞桓点了点头:“怕是没有了,还不止这一个问题,你又怎么跟收购你游戏的公司交代?”

    “你想……”

    “游戏最害怕什么,你的创意都很好,但是大多数还是人还是先入为主,你觉得怎么样?”

    “陆辞桓。”许厉之冷静不下来了,陆辞桓也冷冷地看着他:“离言沐安远点。”

    “陆辞桓,你这是在逼沐安。”

    陆辞桓已经走到了办公室的正中间,他笑了一下,连自己都没有听清楚:“谁说不是呢。”大步离开。

    许厉之疲惫地坐在了椅子上,他茫然地盯着天花板,真的,就没有一点办法了?

    已经这么多年了,他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还是什么都做不成,还是要被人拿捏着,还是想说的不能说,要做的做不了。

    为什么要这样,凭什么要这样。

    “这怪不得我们,要怪就怪你出生在这一个家庭。”

    家庭,家庭,他都做了这么十几年,他花了十几年的时间了,都一点成效都没有吗?

    许厉之压抑十多年的愤愤在这一瞬间爆发,他一把将所有的文件都甩到地上。

    为什么做不了,为什么,为什么什么都改变不了,自己为什么这么没用。

    什么努力,什么改变,什么向上和流动,都是骗人的。所有的事情出生早就注定好了,就算他将所有的血都耗尽,就算他死,也做不了任何事情。

    就是因为他是陆辞桓,他是许厉之,就是因为这个,因为这可笑的谁都能叫的名字。

    许厉之感受到一种浓浓的无力感和孤独感,他觉得自己似乎漂浮在海面上,他望去没有看到任何东西,看不到海岸,却不停地朝一个方向游,没有人帮助他,他不停地向前游去,他游了许久许久,还是没有看到海岸,连浮木都没有一片。

    而泛滥的大海,轻而易举地就将他吞噬。

    桌面上空荡荡的,就像新的一样,光亮地还能照见许厉之的脸庞,他看着自己的脸,瘦削疲惫的,无用的。

    他的拳头重重地打在那个影子上,身躯一点一点坍塌下来。今天的天气受到暖气团的影响,温度很高,他却从骨子开始发冷,皮肤上出现了许多细密的小疙瘩。

    许厉之点了支烟……很快他的旁边已经是一地的烟头,那股冷意越来越甚,他给武轻轻打了个电话。

    “老地方。”他丝毫没有注意到,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

    武轻轻挂了电话,苦笑了一下,从十点许格一直就陪着他,知道现在还没有离开。

    “是总裁的电话。”

    武轻轻点点头,点滴大概还有十分钟就能结束了,应该能来得及赶过去。

    “他……”

    “许格,今天麻烦你了,真是不好意思。”

    “没什么,总裁找……”

    “一会你能送我过去吗?这个点医院不好打车。”

    许格犹豫了许久:“你为什么,不拒绝他呢?”

    武轻轻的脸在医院的灯光下显得越发惨白,她的嘴唇几乎没有一点血色:“可能是,习惯了这么被对待吧。而且……我有能力拒绝他吗?”

    许格想到自己当初送给武轻轻的那份合同,她确实没有能力,这么一想,自己还是今天这种情况的肇事者之一。

    直至今天许格才发现,许厉之跟其他那些人根本就没有任何差别,将别人视为万玩物,从来不考虑其他人的想法,冷漠独裁,站在那个位置上的人都是这样,没有谁会例外。

    “之前的事情,对不起。”

    “你不用说对不起。”武轻轻不在意地笑了笑,“是我自己太粗心了,我没有想到他还会这么……为我费心思。”

    “说不定总裁真的……”

    “许格,你自己相信这句话吗?”许格低下头,他不相信,他不相信喜欢一个人会去这么对待她,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还会这么不在乎她的想法,她的身体状况。

    武轻轻看到点滴结束了,自己就将针头拔了下来,这五年来她进医院的次数比从前加起来的次数都要多上许多,连这些事情自己都已经做得这么熟练了。

    许格听从武轻轻的话,将她送到了小区的楼下。

    “你身体还很虚弱,小心一点。”

    武轻轻关上门:“嗯,谢谢关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