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一百一十三章:为什么出生前的事情都只能接受

第一百一十三章:为什么出生前的事情都只能接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言忆在半路上就已经醒过来了,陆辞桓的怀抱特别地宽厚温暖,是跟陆辞桓和朝季涵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让人眷恋舍不得的那种。

    她觉得自己和陆辞桓之间似乎有什么无形的丝线牵连着,自己窝在她的怀里就好像找到了某种归宿一样。像是漂泊已久的游子回到了家乡,像是回家。

    言忆不敢动,力求保持着睡着时的状态,生怕会被陆辞桓发现自己已经醒了。带着这种压力,无论她怎么努力身体都越来越僵硬,连自己都能感觉到的僵硬。

    “没关系,躺多久都无所谓,等到你想下来的时候再下来。”陆辞桓在言忆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她这才放松,又往陆辞桓的怀里蹭了蹭。

    这个叔叔真好。言忆这样想着,如果妈妈不要他了,自己也不会丢下他,她想跟这个叔叔在一起,也想妈妈跟这个叔叔在一起。

    他那么有力量,这么高,这么强大,有他在妈妈和自己一定不会受欺负的。

    她有这么好的叔叔喜欢,她妈妈也被这个这么好的叔叔喜欢,她妈妈才不会去做他们口中的那些事情,不对,就算没有陆叔叔,妈妈也不会做那些事情。

    她就是知道,自己的母亲才不会跪着,无论是对谁。

    言忆的小拳头忍不住捏紧,咬着自己的后槽牙,等到明天自己再见到他们,她一定不会再像今天这样推开那些人就跑开,她要让他们闭嘴,为了自己的母亲跟他们战斗。

    但是现在,她可以安安稳稳地靠在陆叔叔的怀里,不会发生任何事情,不会有任何中伤人的话,言忆抬眼就能看到陆辞桓的喉结和下颌,她看着那坚硬流畅的线条,无意识地开口。

    “爸爸。”

    两个人同时被这两个简单的字击中,言忆胆怯地望着陆辞桓不知道要说什么,陆辞桓觉得有什么应该存在于自己身上的重量,就这么轻飘飘地回来了,那些无名的冲撞的散乱的关怀都汇集到一个地方,流进他的血管,再经由血管流向四肢百骸,带着颤动的欣喜。

    陆辞桓看着她,他想让言忆叫一遍,再叫一遍,不断地重复着这个称号,对只是一个称号,但是却能给他带来这么大的满足和愉悦。

    他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小姑娘,他想做她的父亲,不只是因为这是言沐安的女儿,而是因为自己喜欢她。

    言忆不好意思地埋进她的胸膛,她感受到这个宽厚的岿然如高山的胸膛轻轻颤动了几下,是那种由深处传来的震动,而后头顶上传来极轻的笑声,低沉的醇香的。

    言忆努力想抱着陆辞桓,她发现自己更喜欢这个陆叔叔了。

    而他们身后的陆子安和言沐安却没有意识到两个人之间的变化,言沐安看着陆辞桓的身影时不时地就会出神,她大概能猜到言忆在学校里面遇到了什么。a国不比β国,况且在β国有朝季涵一直照顾着她,她也从来没有跟小朋友扎过堆。

    自己一个人且拥有一定实力的时候,很少有人会在你面前说什么。

    言沐安想着,言忆确实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庭。她在怀上言忆的时候就有这个顾忌,她害怕单亲的家庭会给言忆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可是自己又不愿意放弃言忆,还是固执地将她带到了世界上。

    言沐安已经尽了自己全部的努力去照顾言忆,而言忆也表现地跟平常的孩子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这种平常和一般都快要让言沐安忘记了,言忆是需要爸爸的,或者是说,言沐安刻意去忽视,言忆非常想要个爸爸。

    直到今天,今天言沐安才发现自己是一个多自私的人,她只顾及自己的事情,却没有再为言忆想想,她向来这么懂事,这么敏感,那些不能告诉她的,不愿意告诉她的委屈和难过都被她压抑着。那些委屈甚至有许多都是因为言沐安带来的。

    “姐姐。”

    言沐安看向陆子安:“怎么了?”

    “姐姐,我这么说,你可能会有些不舒服,我能问一下,沐沐的爸爸,是谁吗?”

    言沐安看着陆辞桓,他的背影依旧高大,每一处的线条都分外的精致坚硬,她摇了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陆子安有些难以理解这个答案,怎么会有母亲不知道孩子的爸爸是谁。他想,即使自己的爸爸从来没有见到过自己的妈妈,爸爸也知道自己的妈妈是谁,只是妈妈。

    陆子安看向言沐安,为什么他们不能挑选自己的父母,如果可以的话,他可以让自己的爸爸成为言忆的爸爸,而言忆也很乐意让自己的妈妈成为自己的妈妈的。

    但是这没有可能,陆子安有些沮丧,从出生那天就注定了,是不可能的。

    “姐姐对不起。”

    “没有什么对不起的,倒是我应该要说对不起,给你带来麻烦了。”

    陆子安坚定地摇头:“没有,他们就是什么都不明白,跟着奇怪的人学舌,我已经警告过他们了。”

    “子安,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的,谢谢你这么照顾沐沐。”

    “沐沐是我的妹妹,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我很高兴沐沐有你这么优秀又担当的哥哥。”

    陆子安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却没有注意到言沐安湿润的眼眶。

    这四个人心里都怀着不一样的心思,同样的路对私人的长短似乎也不一样了,等到太阳已经有一半落到了地平下以下,四个人才到了云代小区的门口,他们得在这里作别了。

    言沐安接过言忆,再三对两个人道谢,视线却没有看向两个人中的任何一个,抱着自己的女儿回了家。

    陆辞桓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复又将视线放在了陆子安身上。

    “今天发生了什么。”

    陆子安有了人为他撑腰,将所有的愤愤不平都表现出来:“他们编排姐姐。”

    “谁?”

    “郑家的那对活宝,他们说姐姐说得可难听了,还说姐姐去倒贴他们家。”

    “郑家。”陆辞桓重复了一遍,他在余光中看到言沐安已经走进了自己家,关上了门,“不知深浅。”

    陆子安十分认同地点头:“就是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