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一百零五章:让人畏惧的东西,好像有了形状和重量

第一百零五章:让人畏惧的东西,好像有了形状和重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安安。”陆辞桓不知道什么时候找到了这里,熟稔地揩去言沐安眼角的泪水。

    言沐安睁开眼睛,两个人离得很近,陆辞桓低着头,而言沐安正好扬着头正对着他,两个人呼吸已经交杂在一起。

    言沐安一把推开他,见到陆辞桓皱着的眉头才想起来他身上还有伤。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陆辞桓摇头:“我没事。”他直勾勾地看向言沐安,丝毫不掩饰眼神中的热烈与渴望,言沐安低着头还能感受到那双眼睛中的力量,忍不住后退了一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拍卖……”言沐安指向后方的场地,示意他应该要回去了。

    “已经结束了。”

    “哦,那我……”

    陆辞桓不由分说地抓住了她的手:“我送你回去。”

    “不用麻烦有人送我。”

    “不麻烦,他已经回去了。”

    “尚……”

    “我说了我送你回去。”

    言沐安噤声,小心地尝试着从他的手掌里面挣脱失败了,只能低着头任由着陆辞桓拉着自己走,走了许远了,言沐安才发觉这不是出去的路。

    “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

    陆辞桓点头:“刚才手碰了不该碰的东西,去洗手。”

    不该碰的。言沐安看着自己被抓住的手,应该不是说自己吧。那他是碰了不该碰的什么东西?

    “也不算是什么要紧的,之前研发出来的药剂,不知道被谁打碎了,我不小心碰上了,洗干净就好了。”

    言沐安想起来自己之前不小心把陆辞桓车上的玻璃瓶打碎,出了不少红疹子身上又冷又热的,在医院里呆了三天才缓过来,她小小地颤抖了一下:“这个东西,跟之前那个……”

    陆辞桓也想起了言沐安调皮(作死)的往事,笑了笑:“也不算什么,顶多再长几天的红疹子就好了,你要是不介意,我就先送你回去?”

    “不不不,那个,还是能解决就解决吧。”

    陆辞桓看了她一眼:“嗯。”

    陆辞桓的洗手就跟剥皮一样,言沐安觉得自己的手都快不是自己的了,洗手液洗了一遍又一遍,知道指尖因为缺水出现了皱痕陆辞桓才放弃。

    “这算好了么?”声音不自觉地带了些委屈。陆辞桓勉为其难地点头,抽出来一张纸要帮她擦拭干净,被言沐安躲开。

    陆辞桓神色依旧如常,捏着那张纸的手暗中用力。

    “谢谢你。”言沐安看着有些发红的手。

    “安安。”陆辞桓喉咙一动,双手覆在那一双手上,言沐安的手很小,轻而易举地就被他的大掌包裹住,“真的不行吗?”

    “这不像你陆辞桓。”言沐安笑着抽出了手,“你应该很潇洒很强大的,就像以前一样对我说,言沐安你离开就永远不要再回来。”

    “可是你回来了。”陆辞桓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

    言沐安点头,复又摇头:“我没有回来,陆辞桓你很容易就能当我没有回来的。”

    陆辞桓一把抱住言沐安:“没有什么当做不当做的,我只知道你回来了,你现在就在我的面前。”

    “安安,子安很喜欢你,我……”

    “陆辞桓。”言沐安打断他,“这些都过去了,我不想再重复从前的生活。你或许眷恋,但是你眷恋的并不是眼前这个言沐安,我跟五年前已经不一样了,你看不出来吗。”

    陆辞桓深吸了口气,有些不甘愿地承认:“对,你不一样了,安安长大了。”

    “这五年是我的错,是我没用,没有能力保护好你。对不起,安安。”

    “我不是你的所有物,不需要你的保护,也不需要你的道歉。”言沐安咬着舌尖,“我不知道朝季涵都告诉了你什么,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我这五年过得很好,我以后也会过得很好,没有你会更好。”

    言沐安放柔了声音:“尚妤很喜欢你,你们是天生一对。”

    “陆辞桓,松开我,好不好?”

    陆辞桓执拗地就跟一个想要玩具的小男孩一样,他没有动,双臂甚至加大了力量,两人的身体贴得近的不能再近的时候,陆辞桓忽然松开了她,他转头往前走:“我送你回去。”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言沐安感觉到,陆辞桓身上那种隐隐的让人觉得畏惧的东西,好像慢慢获得了形状和重量。

    许厉之一夜都没有回来,等到第二天,两个人都请了假,许格没有办法,将周一的会议和项目都往后推。

    言沐安一大早就去找朝季涵。

    朝季涵住在自己的朋友家,言沐安很少来这一块地方,地点就由朝季涵做主安排在一个还算是安静的咖啡厅。

    等到言沐安到的时候,朝季涵已经在那里做了许久。昨天的拍卖会上他是故意的,拍卖朝慕既是他们对陆林川的宣战,同时也算是展现自己对陆辞桓合作的诚意。

    还是关慕雅跟他一起设计的,朝季涵揉着眉头想了想,都已经是八九年前的事情了,时间过得这么快啊。

    “朝季涵。”言沐安的语气有些冲,意料之中的,朝季涵将果汁往她面前推了推,言沐安喜欢柠檬味的果汁,但是又不喜欢那股子酸味,每次都要嘱咐多加些糖。

    “嗯。”

    这样坦荡无知的表情,让言沐安顿时泄了气,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这个人自己的猜想。言沐安只得坐下来,喝了一口果汁。

    “今天这么着急找我过来,是有什么大事?”

    “昨天拍卖上……”

    朝季涵眉头一挑,一只手心不在焉地转着另一只手腕上的手表:“嗯,是我跟慕雅的,已经九年了,过了今年就是第十个年头了。”

    “对不起,我没有这个意思。”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沐安,只是一套水晶珠宝而已,如果对我这个当事人都已经不意味着什么了,对你又能有什么意义?”

    言沐安一时语塞,朝季涵紧接着说:“怎么,怕陆辞桓把东西送给你,你不好对我交代?”

    送给她?言沐安拧眉想了想,会吗?

    “还真是这么想的。”朝季涵故作失望,“如果你这么想要,跟我说我来献佛就好了。”

    “不,你不会。”沉默了一会,言沐安用十分笃定的语气开口,连朝季涵自己都不会有这么笃定。

    言沐安将果汁推向旁边:“朝季涵,我求求你,我现在只有安安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