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一百零二章:将虚影视为现实,将感觉当做存在

第一百零二章:将虚影视为现实,将感觉当做存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那个郑长孙呢?”言沐安找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朝季涵对e市的圈子没有太多的了解,跟一些有来往的人寒暄了几句也成了一个什么都事都没有的闲人。

    言沐安咬了口香草味的蛋糕:“不知道,可能是路上有事吧,不来最好。”她看了眼朝季涵的身后并没有跟着其他人了,“你就这么把你女伴丢在一边了?太不负责任了吧。”

    “她啊……她好像有些事情。”朝季涵端着酒坐在她身边,“你们兄妹跟轻轻都很熟悉?”

    “嗯。她是我高二就认识的朋友。”言沐安斟酌了一会,才小心地开口,“我哥哥,好像也挺喜欢她的。”

    朝季涵看向通往后花园的门:“哦,这样啊。”

    与室内的温暖和亮堂不同,酒店的后花园只有几盏昏黄的庭院灯和不留情面的冷风,三两个服务人员在这里巡视了一圈又匆匆离去,生怕赶不上什么一样。

    武轻轻轻柔地关上雕花繁复的门,疲惫地在门前停驻了一会。一阵风从草坪上掠过,灯光也瑟缩了几下,武轻轻看了那灯一眼,离她最近的那盏灯倏地灭了。

    她觉得更加乏味无趣,抬腿在花园里随便走,时不时吐出一口沉重的浊气,花园带着寒意的空气重新进入胸腔,在其中翻滚没一会也获得了重量,又被重重地吐出去了。

    武轻轻站在后花园的水池旁边,灯光树影还有酒店里的灯光都投映在这片暗沉的湖水上,翻起的细小的微波让景物荡漾了起来,可是扭头一看,那些灯光树影酒店,还是依旧的岿然,纹丝不动。

    有人太相信自己的感觉,有人太相信自己所见的了,根本就不去想自己看到的是不是虚影,自己感觉到的是不是只是自己才拥有的感觉。

    真有趣,自己这两方竟然都占上了。

    武轻轻忽然很想将身上的一切束缚都脱下来,潜到人造湖的湖底,感受窒息,失明,让水包裹着自己,充满自己的胸腔,阻塞自己的动作,她莫名地渴望这些,至少不像现在这样,伸出手是空荡荡的,呼吸也是空荡荡的。

    她想起许厉之耐不住自己的要求教她游泳,武轻轻自认自己的身体很不协调,她学得很慢,但是许厉之并没有任何的不耐烦。在最开始的时候,她连漂浮都做不到,手总是死命地抓着游泳池边,她不敢跟这片水域游耍,无所不能的水就让她自己承担自己全部的重量。

    “相信我。”就是因为这么三个字,武轻轻才松开了手,才离了岸边,才敢在蔚蓝的仿佛看不到终点的泳池中做出那些同绕口令一样的动作,她偶尔也有因为不小心呛过水,她感受到了水巨大的没有办法抵抗的力量,武轻轻却没有丝毫的畏惧。

    无论发生什么,那双粗粝的温暖的手总是能触碰到自己,那双手的主人虽然会表现出不耐烦,还是会关切地将自己带回岸边。有什么好怕的呢,他一直都在。

    武轻轻笑了几声,蹲下来她歪着身子手刚刚好能触碰到湖面,就像自己想的那样,冰冰凉凉的。

    那句相信我不过是一种安慰吧,那双手也只不过是只存在于游泳池蓝色的水中,她不可能永远泡在水中,就像许厉之不可能永远都处在低谷一样。

    言沐安,你为什么要回来呢?

    “轻轻。”武轻轻的手一僵,缓缓地收回了手,站了起来,她深吸了口气,转身露出微笑。

    “许总。”

    许厉之不满地皱眉,走到她身侧:“前一段时间,你去哪里了。”

    “我去哪里?”武轻轻做出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许总怎么会去关心我们这些小人物去哪里了?许总最在乎的人不都一直在眼皮子底下吗,怎么还有这份闲心。”

    “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

    武轻轻摆手:“为什么要生许总的气,许总恩赐了这么多,我感恩戴德都来不及,生哪门子的气。”

    许厉之疲惫地揉了揉眉心,他最近的状态很不好,言氏的合作出了点问题,自己跟朋友合办的公司一个项目的审批也并不顺利,言沐安,言忆,朝季涵和陆辞桓还有那个陆子安,大堆大堆的事情都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忽然就很想见武轻轻一面。

    跟武轻轻相处的时候很轻松,她像是永远向着阳光的向日葵一样,带着浓烈和积极的色彩,这种色彩具有十分强大的感染力,你在她身边,仿佛也能获得无穷的力量。

    许厉之习惯了一旦沮丧,不顺的时候就去找武轻轻,而今却发现,这朵向日葵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他等着武轻轻回来,她的根系都在这里,不可能会选择离开。人终于是回来了,却不再是从前的向日葵,反而成了将自己身上最密集最尖利的刺朝向自己的刺猬。

    左不是,右不是,这些时候遇见的事情加起来,竟然都没有她一个人棘手。

    “你跟朝季涵怎么会有联系。”

    武轻轻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我们跟言氏并没有什么联系,朝总跟许总也没有利益的纠缠,许总是站在什么立场上这么质问我?”

    “我问的是你跟朝季涵,不是那些乱七八糟的合作。”

    武轻轻一笑:“那就是我的私事了,跟许总更没有什么关系了。”

    许厉之有些恼怒:“你今天一定要这么阴阳怪气地跟我说话吗?”

    “许总。”武轻轻复又蹲了下去,“如果不是今天这种情况,我对许总一句话都没有。”

    “武轻轻。”

    “许厉之。”武轻轻皱着眉头,“东西扔掉了就是扔掉了,本来对你来说就是一个垃圾,你现在费什么心力。”

    “我们最开始的时候就说好了,一拍即合,一拍即散,你何必像个小女生一样,您许总不是向来说一不二不留情面吗?”

    “反正……大家又都没有用心,只是想找一个能够替代的东西,现在原主已经回来了,你不想办法去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在这里跟我纠缠很有意思吗?”

    武轻轻深吸了口气:“我没有时间和心力,五年本来就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期,耽误了我许多的事情,我跟许总和沐安不同,我还没有跑到你们的,没有风月的心思。”

    武轻轻向来没有对一个人这么不留情面过,许厉之并没有生气,他看着武轻轻的头顶开口:“你说结束?”

    “是,不是早就结束了吗。”

    许厉之粗鲁地将人从地上拉起来,双眸攥住武轻轻的双眼:“结束?”

    武轻轻压下心底升起的畏惧,点了点头,许厉之笑了笑,食指划过她的下颌:“结束,好,听你的。”他的语气从来就没有这么温柔过。

    许厉之松开她,还帮松了口气的武轻轻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而后附在武轻轻的耳边:“轻轻,明天见。”

    这句同情人之间的呢喃让武轻轻浑身发抖,她忍不住要抓住许厉之说清楚,高跟鞋却不知道踩到了什么东西,整个人的中心都往后偏,她情急之下抓住许厉之的胳膊,两个人都跌入了湖里。

    武轻轻的头刚能浮出水面,肩膀猛地一沉,嘴唇被什么冰冷柔软的东西贴住,环着腰肢的手臂像是钢筋一样有力又坚硬,动弹不得。

    冰凉的湖水包裹着她,环在腰上的手也冰凉,武轻轻觉得自己一直在不断地下沉,这个湖泊好像没有了底一样,她伸手能触碰到唯一能触碰的东西,却带着自己不断地往下潜。

    逃不出去了。在湖水里的人流不出眼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