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一百零一章:她只要从盒子中走出就是天高任鱼跃

第一百零一章:她只要从盒子中走出就是天高任鱼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周天言沐安前脚把言忆哄好,后脚就被许厉之拉去做造型,造型师跟言家也有些交情,言沐安不知道触动了他的哪根神经,托老师抓出一把十分锋利的剪刀就要对着她的长发下手,言沐安猛地站起来一下子蹿到许厉之身后。

    “你跑什么?”

    “我的头发感觉到了危险,你要对它做什么。”

    托老师无奈地扶额:“小言言,我们两个少说也认识了五年了,你就这么不相信我的技术吗?”

    言沐安点点头:“让你那可怖的剪刀远离我,随便弄一弄就行了,别动刀子朋友。”

    托老师征询地看向许厉之,并且毫不掩饰对言沐安的嫌弃。

    “就听她的。”许厉之伸手揉了揉言沐安的头发,她的头发很纤细柔软,发尾自然地卷曲,虽然没有理出来的精致,披散下来却别有一种味道,一种特属于言沐安的味道。

    托老师毫不吝惜对这两个人的白眼,他粗鲁地把言沐安按回在椅子上,一脸不高兴地做起了造型,稍微将周边修剪了一点,大体上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又将侧面的头发绕了起来,缀上一个带着流苏的发饰,他重重地叹了口气。

    “你说你都在国外带着这么几年了,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审美还是跟个大妈似的,给你收拾我都觉得在侮辱我自己。”

    言沐安一笑:“我自然比不得你啦。”

    托老师抿着唇点头,他又对着言沐安的头发啧了两声:“你要是哪天想通了就过来,我免费帮你做造型。你今天真不考虑吗?相信我,短发的你一定能成为全场的焦点。”

    言沐安笑了笑不说话,托老师这才不愿意继续对牛弹琴了,他转身跟自己的助手吩咐,他转头看到镜子里那个含蓄的微笑,用力按着自己的太阳穴,将原来的话咽了下去。

    “你去……三楼,去拿左边柜子的第一件衣服。”托尼脸上写满了恨铁不成钢,对着这两位没有丝毫审美的兄妹摇头。

    “你们两个……真是白瞎了这副长相和身材。”

    许厉之摸了摸鼻子。

    助手很快拿下来一件青色的长裙,样式简单流畅,言沐安对他说了声谢进去换了衣服。

    托老师给言沐安选的保守一款的一字肩礼服,言沐安的衣服大多是白蓝黑,极少尝试这些浅淡的颜色,青色的礼服在她身上显得很服帖,与白皙的皮肤相衬,宽松的裙摆一直垂到脚踝,显得典雅又大方。

    他向来知道言沐安是很衬衣服的,但是跟自己理想中的还是有很大的差别,他不满地对人摆手:“行了行了,赶快走吧,别气了我了。人家穿衣打扮是为了好看,你穿衣服就是穿衣服,真是……快走快走。”

    言沐安还是礼貌地跟老师说了谢,挽着许厉之的胳膊上车。

    不一会车辆就停在了市里最大的酒店的门口。

    在酒店外就能感受到里面的喧嚷,酒店也很是重视陆氏准备的晚宴,外面就派了许多人维持秩序,车辆有序地停靠,并没有此起披伏的车鸣声和交谈的声音。许厉之带着走路分外小心的言沐安,也走进了酒店的大堂。

    大堂里已经来了许多的人,那些面容又的熟悉,有的陌生,在柔和的水晶灯下泛着同样的光芒,他们大多带着一样的笑容,扬着胸膛跟周围地人很是友好的攀谈着,言沐安环顾了一圈,一只手忽然覆在她的手背上。

    “不舒服?”

    “没有。”她将视线从许厉之的手上离开,再往人群中看去的时候,发现一个身着白色礼服的人正在往自己这个方向走来,他脸上带着的是言沐安熟悉的,牵动皮肉的微笑。

    “来了。”

    言沐安对他笑了笑:“嗯,跟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朝季涵,这是……”

    “不用麻烦你介绍了,许厉之……”他露出一个十分玩味的微笑,对着许厉之伸出手,许厉之依旧是人前儒雅的样子,跟他握了握手。

    “久仰,没想到能在a国遇见您。”

    “我也没有想到,我们会在a国见面。”

    言沐安看着这两个人:“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你要是跟我说一点关于你们家的事情,我跟许总就不会今天才重逢了。”朝季涵责怪道。

    许厉之温柔地看了言沐安一眼:“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是朝总一直这么照顾我们沐安,多谢了。”

    “沐安是我的好朋友照顾她是应该的。”

    言沐安觉得两个人之间的气愤有些诡异,她笑嘻嘻地岔开话题:“今天真的就你孤身前来了吗?”

    “你还好意思说。”朝季涵埋怨道,“不过也不算是,我女伴去洗手间了,等会介绍你们认识。”

    “诶,还真有,是哪里人?”

    朝季涵看到正在往自己这边走来的人:“这么好奇做什么。”他往前走了几步将人迎到兄妹面前,“这是我的女伴,武轻轻。”

    两个人身体都有瞬间的僵硬,倒是武轻轻还是平常的样子:“还真是巧了,许总,沐安,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你们。”

    朝季涵看着这三个人,不由得笑了出来:“要不是今天,我们还不知道都是互相认识的呢。”

    “轻轻。”

    武轻轻对着言沐安点了点头,她今天穿着一件酒红色的礼服,紧贴着身子的衣料一笔不多一笔不少地将她玲珑的身材勾勒出来,一头如同海藻般的长发看似随性地披散下来,有些许发丝亲吻着她单纯又显得妖媚的面颊,成熟却又不失纯粹。

    言沐安看着她,过去的武轻轻一直处在自己为自己构建出来的自卑中,她将许多没有任何意义的眼神理解为一种轻蔑,在她自以为的嘲笑中不断地蜷缩着,有的人可能就把自己放在自己小小的空间里,但是武轻轻却走了另外一条路。

    她用满不在乎制造出一种令自己都深信的幻想,她表现地对所有事情都漠不关心,不认真,将一切都斥为无意义而自己不过是为了完成任务,这种不在乎给所有人都造成一种假象,武轻轻没有得到不是因为她没有,而是因为她不想要。

    古来连圣人都有想要追求的东西,常人又怎么可能没有,武轻轻也有,而且比其他人的还要强烈,她不属于什么都不懂,又天生愚笨的人,她只要从小盒子中迈出就能够实现天高任鱼跃,而现在的武轻轻就是这样,张扬明艳,就是一只破蛹而出的蝴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