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九十九章:一个简单的动作隐含着那么多需要积攒的勇气

第九十九章:一个简单的动作隐含着那么多需要积攒的勇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你后面有什么打算。”陆辞桓冷不丁的开口,把言沐安下了一跳,她没有想到陆辞桓还会跟人进行这么没有营养的闲谈,觉得有些好笑。

    “去公司吧,我现在也只能做个米虫了。”天空闪了几下,像是要下雨了,言沐安在心里默默祈祷雨来得慢些,车开得快些,可是无论这人还是天都不由着她的意思,言沐安觉得,自己走回去或许都比坐车要快上许多。

    不知道陆辞桓是不是故意的,车已经开进了小区,雨却像泼水一样落了下来,这种雨来得快去得也快,找不到一把伞的言沐安被扣在车里面等着。

    “今天晚上真的是麻烦你了,害得你身体还没好还得送我回来,对不住。”

    陆辞桓眉毛一扬,算是接受了她的道歉:“不打算继续动笔?”

    言沐安的指甲掐着自己的小拇指,摇了摇头:“不过是不懂事的时候做的梦罢了,总还是要醒过来的。”

    陆辞桓头往她这个方向偏了偏,眼神不似刚才的柔和,倒是多了几分的清冷。不懂事的梦,他在心里冷笑,所以他也不过是她不懂事的梦,是现在觉得幼稚,觉得可笑的梦是吗?

    可是谁在梦里真的能把中指的第一指节摸出茧子,谁在梦里真的能拥抱喜欢上一个人。

    “是不愿意再努力了,才觉得是场梦吧。”

    言沐安苦笑:“就算是吧,永远到不了的地方,叫做梦也无可厚非,形式都是一样的。”

    “如果现在只要你一转身就能到达呢。”陆辞桓说的及其认真,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上半身已经靠近言沐安,只要言沐安稍稍一偏头,两个人的鼻尖便能触碰到一起。

    言沐安被他身上的味道和温度包裹着,她动都不敢动一下,头发丝都绷得紧紧的,她咬了咬舌尖才开口:“我知道自己身后是什么,即使看不到也能感觉得到……可是溪流不能倒流,等到回头的功夫那个地方早就远了,或者变成了同我想象中不一样的地方。我没有必要……没有必要去冒险。现在我过得很好。”

    “言沐安。”陆辞桓咬着后槽牙吐出他的名字,这三个字仿佛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你,好得很。”

    “嗯。”言沐安点头,外面的雨果真下小了,只有雨丝在胡乱地飘摇,“我现在好的很。陆总也是啊。”

    言沐安立马拉开了车门,新鲜的空气猛地扎进她的肺腑,抓着车门的手有些脱力,她忍受着胸腔翻涌上来的阵阵的不适,露出一个还算是得体的微笑:“祝你和尚妤幸福,还有,晚安,再次感谢您送我回来。”

    陆辞桓的手狠狠地砸在方向盘上,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尝到过东西脱离自己控制的味道了。

    他本来想趁着这个机会,将两个人之间的事情都说开,他知道言沐安对自己的心意还是没有改变,陆辞桓还以为只要自己表明心迹,一切都可以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他找不到言沐安能拒绝自己的理由,她过去这么爱他,现在依旧爱他,而他也彻底摆脱了陆家的控制,所有的阻碍都没有了。陆辞桓回想着刚才的情景,两人相处的这将近两个小时之间,弥漫着一种说不出的尴尬。这种尴尬和疏离弄得人焦躁,害怕,他连喜欢两个字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陆辞桓这才不得不承认时间和距离的力量,五年的时间,千万里的距离,不是说一句喜欢就能立马跨越的。

    况且……她经历过的那些事情,也不是一句喜欢,就能抚平的。

    “言沐安。”他从抽屉里取出一块奶糖,端视了良久,又轻柔地唤了一声:“安安……你希望我怎么做?”

    言沐安轻手轻脚地回家正好碰上加班回来的许厉之,她心虚地笑了两声:“嘿嘿,哥,你今天回来这样晚,许阿姨该担心了。”

    许厉之倒是没跟她嬉皮笑脸的,一本正经地拍了下她的脑袋:“我没说你,你先数落起我来了,去哪里了,这么晚才回来,有人跟你一块去?”

    “哎呀,哥你放心啦,有人送我回来了,不会有事情的。”

    “这么晚出门怎么能让人放心,又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等明天让司机送你去不就好了,你呀都这么大了还跟个孩子一样。”许厉之揉了揉发酸的眼睛,“你跟言叔叔……”

    言沐安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晚安啊,哥。”三两下跑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看到已经熟睡的言忆,言沐安这颗被各种念头攥住的心才平静下来,她轻柔地将言忆手中的绘本抽出来,将她身上的小被子整理了一下。

    “妈妈。”言忆的眼睛困得睁不开,眼皮刚抬起一点又重重的落下,却依旧对着言沐安的方向微微抬起了手,奶声奶气地叫着她。

    言沐安握住言忆的小手,亲吻了她的手背:“没事,睡吧。”言忆嗯了一声,调整到最舒服的姿势,唇角还挂着一抹甜甜的笑容,很快又回到了梦乡。

    言沐安也换好了衣服,抱着言忆满足地闭上了眼睛,她听着自己女儿清浅冗长的呼吸声,脑海中一片清明,不自觉地回想起刚才的场景。

    “如果现在只要你一转身就能到达呢。”

    怎么转身,又能到达哪里?都已经埋着头走了这么久了,连自己都不忍心不允许自己转身。一直不断地告诉自己,等到了前面,坚持走下去就能熬过来了,怎么会有人傻到回头,自己戳破为自己建构的世界,将过去的辛苦委屈,满足和希望都斥为没有意义。

    这么多人都以为转个身这么简单,位置不变,只要偏转一下身体就要,甚至只要偏转一下脑袋就好,但是却少有人明白,隐含在转身之后的勇气与决断是多么多么难以获得。

    可能这辈子都积攒不到一个转身的勇气。

    言沐安早就放弃了这些,五年前她就承认了自己的懦弱,也决定了今后的随波,她一个人,哪有力气抗衡什么。

    言沐安极轻地叹了口气,她想,看来是要早点去公司里工作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