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九十七章:既然是注定的,两个人都放弃了破冰的努力

第九十七章:既然是注定的,两个人都放弃了破冰的努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医院里跑进来几只野猫,大晚上的在外面吵闹个不停,陆子安厌恶地看向窗外,又焦急地看了眼时间,半个小时才过去了一半。陆子安怀疑手机上的时间是不是坏了,一刻钟什么时候这么长了。

    “子安,还不去休息吗?”尚妤对陆子安很好,几乎是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他,在外面的时候会时常想着陆子安,回来的时候也会给陆子安带许多东西,有时间了就会去陪他,会因为他的一个电话立马出现在他面前,为他着急为他开心,没有任何能让人指摘的地方,但是两个人都能感觉到,他们之间少了点什么。

    少了点什么?两个注定要生活在一起的继母和继子,都应该想办法寻找这个屏障,最后水到渠成成为一家人。但是尚妤是一定会嫁给陆辞桓的,而陆子安是一定会成为她的继子的,这么一想,两个人都放弃了寻找破开最后一层冰的方法。

    尚妤依旧关心着陆子安,陆子安依旧像对待疼爱自己的长辈一样,对待尚妤,两人相处也算是和谐温馨,这样对两个人来说就足够了。

    陆子安看着自己昏睡的父亲:“嗯……再等等,我,有点睡不着。”

    “不用担心,你爸爸这么厉害,不会有事情的。”

    “可是……爸爸这么厉害为什么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尚妤安慰地拍着他的脊背:“他会醒过来的,很快。”连她自己都不相信陆辞桓很快就会醒过来。

    五年前的时候他都熬过来了,现在的陆辞桓更没有理由放弃自己。

    他有个这么可爱的孩子,而且……而且言沐安也活生生的在他周围,即使不在他身边。

    陆辞桓又像梦呓一般叫出安安的名字,陆子安应了声,但是他爸爸的眉头依旧紧蹙着。

    “尚阿姨,爸爸真的是在叫我吗?”

    尚妤的眼神有些躲闪:“嗯,是在叫你啊。”

    “可是我觉得不对……尚阿姨,爸爸是不是跟沐安姐姐……发生过什么?”

    “没有,你想多了。”尚妤忽然冷下了脸,外面的猫叫得她头疼,中间还掺杂了几声狗叫,尚妤皱着眉头,“现在的医院都成了宠物医院。”

    “哎呦。”陆子安十分痛苦地蹲下来,小手紧紧地攥着床边的被子。

    “怎么了?”

    陆子安委屈地抬头:“我,我肚子好疼,尚阿姨,我肚子好疼。”

    “我这就把医生叫过来,你在这里好好呆着不要跑知道吗?”说完尚妤就干脆地消失在病房。陆子安抹了一把脸,有些不敢置信地看向空荡荡的门外。

    怎么这么好说话?他越想越觉得不安,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偷偷地跟在她身后,临走前还嘱咐了自己爸爸几句。

    “爸爸你一定不要辜负我的期望和努力。”陆子安在期望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他老成地摇了摇头掩住了门。

    陆子安没有离开多久,言沐安就匆匆赶到了病房门口,她捏紧自己手里的包,有些踌躇。

    陆辞桓从小到大一直是被人簇拥着的,现在他身边根本不会缺人的照顾,自己这么巴巴地跑过来做什么,再说,他应该也不愿意看到自己吧。言沐安忽然想起前几天的那个吻,有些燥热的差点就要把人点燃的吻,她情愿将一切都推到陆辞桓不正常的体温导致的不正常的大脑,这并不能证明陆辞桓已经对过去的事情释怀。

    言沐安看了眼门缝,只能看到一条光亮,在这条光亮的一边躺着陆辞桓,另一边坐着唯一有资格同他在一起的人,她太多余了,左边右边,都不是她能待着的地方。

    可是言沐安又不舍得离开,她背靠着医院冰凉的瓷砖墙壁,深吸了口气,深夜刮起一阵还算是凉爽的风,原本小小的门缝被一点点拨开,言沐安偏头往里面一看,一个人都没有,她想都没想,像是做贼一样,悄悄地溜了进去。

    陆辞桓的眉头紧皱着,应该是在做噩梦,言沐安心里一动,下意识地伸出手,轻轻地拂过那些折痕,他应该经常皱眉,眉头上的肌肉有些僵硬,那些皱纹刻在了他的皮肤上一样,不论她怎么揉按,就算肌肉放松,眉宇间依旧有深深的两道痕迹。

    他过得也很不好吧。言沐安鼻子一酸。

    “陆辞桓,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病床上的男人没有任何的表示,言沐安看向窗外,复又将视线放在陆辞桓身上,她的眼睛仿佛获得了月光的皎洁,变得纯粹又明亮,晶莹的瞳孔中满满的只有这个男人的脸。

    言沐安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陆辞桓,陆辞桓……”她在路上也同所有人一样希望陆辞桓早点醒过来,可是现在她却改变了主意,他真的太累了,他需要好好的休息,再强大的人也要睡上长长的一觉,多长都没有关系。

    “你好好休息,但是也要早点醒过来,不要吓到安安了。”言沐安说完这句话,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别的什么话好说的了,曾经在国外的时候,言沐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总会偷偷地跟想象中的陆辞桓说话,内容不着边际甚至还有些无厘头,可是当眼前这个人在自己面前,真的做出这么一副聆听的样子,而且绝对安全的时候,她却什么都不想说了。

    一股翻涌上来的疲惫狠狠地抓住了她,她什么都不想说,也不愿意打破现在的平静,她只想安安静静地坐在这里,就这么看着他就好,将她之前缺失的想念的他的样子都看回来。

    她的视线描摹过陆辞桓的眉毛,眼睫,鼻梁,嘴唇,新冒出的青色的胡茬,他的耳朵,脖颈微微凸起的喉结,她看到喉结上下动了几下,发出梦呓一般的声音。

    “安安。”

    言沐安感觉到身体里的血一瞬间却都涌上了大脑,她狠狠地掐了下自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着昏迷的陆辞桓。

    是在叫陆子安吧,言沐安想着,要是自己小时候也有陆辞桓那样的经历,是不是也会很对自己的孩子格外挂心,付出更多的照顾。

    言沐安不能确定,但是此刻她感受到,自己是嫉妒陆子安的,为什么陆子安能有一个这么好的父亲,而小时候的陆辞桓却没有,没有人保护着他,所有人都逼着他往最狭窄的路上走。

    “安安,安安……”

    “安安一会就来了,你不用担心,他很好。”言沐安的抚慰效果明显,陆辞桓立马就安静了下来,眉间的那两道痕迹也变浅了很多,言沐安松了口气,放在床边的手多了几分冰凉的触感,言沐安没有多想,轻轻地握住了陆辞桓的手复又松开,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言沐安立即从椅子上站起来,躲在角落。

    是尚妤,言沐安的心悬了起来,她看见尚妤摸了摸陆辞桓的额头:“烧退了。”然后又去到洗手间,打了一盆水出来,旁边还放着一块干净的毛巾。

    “晚上还得看着,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要立刻去找医生。”尚妤像是在自言自语,声音清晰地传到病房里的每一个角落。言毕,她不自在地理了下衣袖,上面已经生了些褶子,大步走出了病房轻轻关上了门。

    言沐安在角落里站了许久,才又回到陆辞桓的病床前,因为退烧在加上五月黏腻的空气,陆辞桓身上脸上也都是汗水,她小心地给他擦洗,又换了一件新的病服,言沐安自己身上也除了不少的汗,她转身去了洗手间,陆辞桓幽幽地睁开眼睛,紧紧地盯着那个侧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