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九十五章:他救不了她连旁观者都做不得

第九十五章:他救不了她连旁观者都做不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车上,陆辞桓丢给陆子安一个手机:“给你姐姐打个电话。”

    陆子安知道言沐安现在一定在担心自己,也顾不得自己的委屈,立马给言沐安拨通了电话,铃声响了很久,那边才有些迟疑地接通。

    “姐姐,我没事了,爸爸已经载我回家了,你不用担心。”

    “嗯……”言沐安的声音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没事就好,那你好好休息……嗯,也提醒你爸爸好好休息。”

    陆子安一笑:“好的,谢谢姐姐,那姐姐再见。”他挂掉电话,立马又恢复成受了委屈的样子,只能偷偷地瞟自己父亲的脸上,不敢作声。

    他这样小心的样子,倒把陆辞桓弄得莫名其妙的,但是胸口的沉闷感依旧没有消失,所以他的声音听起来并不友善:“怎么好像是我欺负你了。”

    陆子安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他分外谨慎地开口:“爸爸,对不起,我错了。”

    “错哪了?”

    陆子安深吸了口,开始细数自己的错误:“我不该总是粘着沐安姐姐,给他们家带来这么多的麻烦。”

    陆辞桓眉头一挑:“这个跟你没关系,没有你她家麻烦也够多的,迟早是要爆发的,你没错。”

    “哦。”他这才放宽心,接着说,“我不应该躲开爸爸安排在我身边的人,让自己处在危险之中,我还不应该听信爷爷的话,不加分辨地选择站在他那边,我更不应该有想着离开爸爸的心思,总想着自己可能会是爸爸的累赘。”

    “为什么会觉得是爸爸的累赘,难道爸爸让你感觉到,你会拖累我吗?”

    陆子安摇头:“不是,只是觉得,我只是觉得自己很没用,我要是像爸爸一样厉害的话,就不会发生从前的事情,也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了。”

    “爸爸不是都解决了吗?”

    “是都解决了。”陆子安皱着眉头,“可是就像爷爷说的,爸爸不可能每次都能出现,总有爸爸的羽翼庇护不到的地方,因为我总是让爸爸提心吊胆的,我心里也很过意不去。”

    陆辞桓叹了口气,问出了心里想的那个问题:“你是,不相信爸爸?”

    “不是不相信爸爸。爸爸是天底下最厉害的爸爸,我怎么可能不相信爸爸呢。我只是觉得,我得成长,我也是男子汉,不能总是躲在爸爸的身后,我也想为爸爸出一份力量,我也想跟爸爸一样,什么都不怕,什么都能做到。”

    陆辞桓怔愣了一下,他细细地想了想陆子安的话,松了口气,肯定是不一样的,这是他陆辞桓的儿子,怎么会跟她一样胆小。

    “子安,谁都有躲在别人身后的时候,长大是循序渐进的,明白么?”

    陆子安认真地点头,他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一样:“爸爸你也躲在别人身后吗?”

    陆辞桓点头,他的视线穿过挡风玻璃,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东西,声音像的白云一样虚无缥缈:“是啊。”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安静的氛围最容易让人陷入沉思,陆辞桓伸手按住自己的伤口,他才勉强抽身。

    车已经驶到了市区,陆子安忽然开口:“爸爸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我刚才一直没有想明白。”

    “嗯,你说。”

    陆子安将自己刚才的想法告诉陆辞桓,他说只有强大的人才有保护自己喜欢的人的能力,而自己一旦有了喜欢的人就不能成为强大的人了,他想不明白,难道一定要像爷爷说的,除了抛却感情没有任何别的通路吗?

    “不是,你还有另一条路。”陆辞桓看了他一眼,“意外是没有办法避免的,但是那些人祸,你可以让他们彻底的消失,这样便没有人又胆量动你的软肋,明白了么?”

    陆子安似懂非懂。

    陆辞桓抽出手揉了揉他的脑袋:“没事,过不了多久,你就会明白的,那时候爸爸再给你解释好不好。”

    陆子安点头。红色的跑车停在了家门口,陆子安一下从车上跳下来,牵着自己爸爸的手蹦蹦跳跳地回了家,陆辞桓让陆子安回房休息,自己回到房间才露出十分疲惫的表情。

    这就是极限了吗?陆辞桓笑了笑,他想给祁连打个电话,却觉得意识越来越沉重,压得他身躯也极重,他没有心思思考这个问题,就陷入了梦魇。

    陆辞桓梦到铺天盖地的鲜血包裹住了他,耳边是汽车紧急刹车的尖锐的声音,他眼睛被浓重的鲜血糊住,周围的景物在他眼中只有一个大概的轮廓,越来越多的人围到车祸现场,他本来是没有任何心思凑热闹,却被拥来的人群挤了过去,人越来越多,他们好像看不见他一样推搡着他,陆辞桓不知不觉地被推到了第一排。

    他看到地上铺满了鲜血,比自己眼前的还要浓重,泛着一层刺眼的黑色,耳边是叽叽喳喳的吵闹声,陆辞桓低头一看,糊在眼前的鲜血霎时间变成眼泪低落,那张瓷白的面容清晰地出现在自己面前,陆辞桓无力地跪倒在地上,紧紧地搂住那个女人,无力地想周围的人大喊。

    “救救她,求求你们,求求她。”

    “安安,安安你醒醒。”血不断地从言沐安的体内流出,将整条马路,将路周围的建筑都染成了血红色,陆辞桓将人抱起来,他几乎感觉不到怀里人的重量,陆辞桓看到怀里的人变得渐渐透明,最后从自己眼前消失,他慌忙地寻找,发现言沐安又倒在了那片血泊里面,血泊中的血液还在不断地集聚。他扒开周围的人群又一次抱起言沐安,这一次更短,他刚离开人群言沐安就消失了,一次又一次重复,到最后,只要陆辞桓出现在第一排,言沐安就消失了。

    他没有办法救自己的安安,陆辞桓绝望地想着,不知道谁发出了一声猛兽一般的嚎叫,四周轰然倒塌,一片漆黑,又渐渐地出现一点亮光,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手术室,床上躺着的正是他的安安。

    他的安安有救了,陆辞桓兴奋地想要跳起来,周围的仪器发出赤红色的警报声,他看到那条心率的线越来越衰竭,他疯了一样对那些庸医大喊大叫,他们却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沉着一张脸,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那一段时间的,一声冗长的滴声,他的世界又一次陷入黑暗。

    陆辞桓仿佛听见有谁在呼唤他的名字,那么轻,那么眷恋,那么绝望,他挥动着四肢想从这一片灰暗之中冲出去,冲到那个声源,却只能离那声音越来越远,几乎要听不到了,陆辞桓才放弃了挣扎。

    “陆辞桓,我们的孩子……没有了。”

    我们的孩子没有了……陆辞桓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凝固了,他笑着闭上了眼睛,他跟安安的孩子没有了,他们的孩子没有了……

    没有了……他的安安没有了,他跟安安的孩子也没有了……

    什么都没有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