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九十四章:他不过是承担他灌输内容的容器

第九十四章:他不过是承担他灌输内容的容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爸爸,我没有胡思乱想,我只是不想成为爸爸的累赘。”

    陆辞桓胸口涌起一股怒意,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这么果断地就把自己当做谁的累赘,到底是不相信自己,还是根本不相信……他,他陆辞桓到底哪里做的不够好,让他们觉得他很脆弱,很没用,连自己的女人还孩子都护不住!

    “子安,你先乖乖的跟爸爸回去再说,我们好好商量一下嗯?”

    陆子安倔强地摇头:“爸爸,我会好好的,我也会想你的……你记得帮我跟沐沐道个歉,就说,就说我出去读书了,不能跟他一起玩了,再,再跟安安姐姐道歉,说子安也很舍不得姐姐,但是我必须要离开了,让她不要怪我的不辞而别。”

    “他们不可能不会怪你!陆子安,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在想什么,但是我告诉你,不可以。你为什么一定要走他给你选择的那条路,条条大路通罗马,看得这么多书你都忘了吗?他把你送出去到底是为了什么,用你那个愚钝的脑子好好想想。”

    陆辞桓深吸了一口气:“子安,你的爷爷对所有人都铁石心肠,无论是谁他都可以舍弃,你是爸爸的儿子,你的力量不只是现在你手上所有的,没有谁能逼迫你做什么事情。”

    “还有,我比你更了解你的安安姐姐,她要是知道你不辞而别,还是因为这个原因,言沐安不会原谅自己,更不会原谅你,从今以后她会带着言忆远远地躲开你,甚至跑到你所不知道的地方安居,让你永远找不到她们。”

    “子安,安安姐姐跟你说过揠苗助长的故事对不对?当时你不是觉得简单吗,现在怎么又犯迷糊。”

    陆子安原本就是突然升起的要立马变强的想法,被自己父亲这么一说又泄了几分气,如果自己离开了父亲……那些过去的阴暗潮湿血腥的被所有人辱笑的记忆一股脑冲进自己的脑海,爷爷从来都不会顾及他,他想起来那个打拳击的少年落在自己身上的拳头,爷爷在台下的声音:“跟他妈妈一样没出息的种,再看看吧。”

    爷爷随时都能把自己丢掉,无论他多努力,他都会被那个人打趴下,无论他留了多少血,摔倒了多少次,爷爷也只会说自己没用。

    “你只要勾勾手做一个计算题就行了。”刚才听到这句话他只能感受到自己爷爷的冷漠,现在一股寒意从他的脊背窜出来,一只冰冷的坚硬的手迅敏而发狠地攥住他的心脏。

    那些在他眼中鲜活的,自在的无拘无束的生命,在他眼中都不过是一个加减乘除的定式,他眼里没有任何人,也没有谁能牵动他的心,即使是对待自己的儿子,陆林川也是这样。

    那双苍老的手紧扣在陆子安的肩膀上,让他动弹不得,陆子安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力量与安全,他心里蔓生出无边无际的无力感,他觉得如果多一粒灰尘落在自己的肩膀上,他就会立刻不堪重负跪倒在地上。

    “你都是我教出来的,还对我的水平不自信?”

    陆辞桓冷漠地扫了他一眼:“父亲,现在的情况你也都清楚,你现在并不是跟我摊牌的好时候。”

    “怎么,你又背着我做了什么。”陆林川就像是在公开课上,期待自己班级里最优秀的尖子生说出令所有人都赞许的答案。

    陆辞桓无比厌恶那种眼神,这让他觉得无论他是好是坏都是他陆林川的原因,陆辞桓是什么样的人归根到底都是陆林川的教导,他只不过是没有意识地承受陆林川灌输内容的一个容器:“也没什么,就是您的几个朋友想参与钻石的生意,我已经跟那边的警方说好了点事情。”

    “嗯,那你也应该知道他们去喝个茶就能出来了。”

    “说不准,不过父亲可以去试试,毕竟您也很久没有去过λ国了,去了解一下那里具体是什么情况而不是听那几个古板汇报,对您日后也是好的。”

    陆林川脸上一变,λ那边的负责人都是跟他一起打拼的老人,他便将很多事情都交给了他们,陆林川就有了很多的精力去负责其他的事情,之前的一次交易出了点问题,后续十分麻烦牵扯了很长的时间,他就全权交给助理,没有想到被陆辞桓趁机钻了空子,也没想到跟他走了这么多年的人,也学会了见风使舵。

    不过也难免,他们这几个人,谁不是这样,情义在他们眼中就是狗屁,只有绝对的力量和权力。看来是自己太久没做事情了。

    “子安,你说,你要去哪里?”陆林川第一次蹲下身子跟陆子安平视,陆子安在他的视线下根本不敢抬头,更别说拒绝这个老人了。陆辞桓不耐烦地看了眼时间,平地上才出现几个黑点,那黑点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越野车,那些司机也是车技极好的人,都以一个十分帅气的姿势停下,将陆林川他们团团围住。

    祁连立马跑下车:“唉,总裁不好意思,晚了晚了。”

    陆辞桓扫了他一眼,不说话。

    “你还真想跟你的父亲大动干戈?”

    “是看您想不想跟您的儿子操戈相向。”

    陆林川依旧是蹲着看着陆子安,他发现这孩子跟从前的陆辞桓有像的地方,又有不像的地方,他仔细回想了一下陆辞桓小时候的样子,只有一片朦胧的小孩子的身影,他根本不记得小时候的陆辞桓长什么样子。他这才想到,从前自己几乎没有跟陆辞桓好好相处过。

    “行了跟你爸爸回家吧。”陆林川拍拍他的肩膀,拄着拐杖站起来,又拄着拐杖回到了自己的车子上,他坐在车辆的后座上,就这么短短的路程他都觉得有些累了,额上也冒出了汗混着老年的皮肤冒出来的油脂,让人有些恶心。

    陆子安膝盖一软,差点就倒在地上,还好身后的保镖眼疾手快地扶住他,陆子安道了声谢,才小心翼翼地走到自己父亲身边,愧疚地低下头。

    刚刚有那么一小段时间,陆辞桓知道,他的父亲感受到了背叛。

    陆辞桓叹了口气,将人塞进红色的跑车里:“后面我再跟你算账。”

    拉风的跑车飞一般地消失在众人的面前,穿着黑色衣服的两帮人面面相觑,谁都想不通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还以为会是一场大战,大家都舒活了筋骨才上的。

    “诶,不打啊,算了算了,大家都散了吧,我们打起来也没什么意思。”说完祁连也钻回了自己的车子里,原本浩浩汤汤的人群,就如秋叶静美般散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