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九十三章:将所有的事情视为一道算术题,简单而明了

第九十三章:将所有的事情视为一道算术题,简单而明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子安坐在汽车的后座上,一句话都不敢说。陆林川手里夹着一根发亮的烟,时不时抽两口,他并没有转向自己的孙子,身体斜着坐,保证自己的孙子在余光中,他随时能看到他的反应。

    “这么怕爷爷?”

    陆子安两只手绞在一起不说话。陆林川眉头一凛,随手拿出一根棒子冲着那双小手敲过去,陆子安手上立马留下了一道鲜红的痕迹。

    “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这是你应该做的动作?你给我做好,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都是你那不成器的爸爸娇惯的,还有……”他皱着眉头,“爷爷从前没有告诉过你,应该怎么跟人交往,跟谁交往吗?怎么什么都记不住。”

    “姐姐他们人很好……”他低声嘟囔着。

    陆林川抬了下眉头:“反驳我为什么不敢大声说?”

    陆子安不知道从哪里借到的勇气,对上自己爷爷没有任何温度的视线:“姐姐他们人很好,她们对我也很好,我很喜欢他们,我不喜欢爷爷让我认识的那些人。”

    “哦。”陆林川不怒反笑,“所以爷爷要是让你从前的那些朋友消失,你会怎么样?”

    不出意外的,陆子安只是有些奇怪地看向他,并没有与多大的反应。

    “但是爷爷要是让她们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呢?”

    陆子安飞快地红了眼睛,脸上写满了不敢相信、畏惧和坚定:“不可以!”他在爷爷身边三四年第一次这么大声说话。

    陆林川点点头:“所以爷爷从前让人跟那些人交往,用能带给你什么去衡量一个人,比去喜欢一个人简单的多,前者你只要勾勾手做一个计算题就行了,这样就没有事情是你把握不了的,别人也对你做不了什么。但是,一旦你有了其他的想法……就像如果我用他们的安危去威胁你,你能反抗吗?”

    “什么喜欢不喜欢的,那都是普通人让自己脆弱的借口。你是我陆家的孙子,你需要比所有人强大,不需要喜欢和被喜欢。”

    陆林川声音放得很低:“这世界上,哪有什么谁喜欢谁呢……”

    陆子安并没有与听到自己爷爷苍老的感慨,他隐隐能明白自己爷爷的意思,可是总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要用砝码去称量跟其他人之间的关系,又为什么人不需要喜欢,明明自己知道被爸爸被姐姐和言忆喜欢的时候,他很满足啊。

    他才不要自己一个人,他就要跟言沐安他们在一起,他就要喜欢他们。陆子安心里有些不平,他爸爸这么厉害,一定不会让她们有事的,就算爸爸不可以,还有他,虽然自己现在还小,但是他终有一天能长大,长到想自己的父亲那样高大有力,谁都伤害不了他的姐姐和言忆。

    喜欢一个人才不会让人变得脆弱呢,陆子安想着,就是因为喜欢自己才会这么想向着爸爸的方向靠近,才会觉得又无穷无尽的力量去对抗所有的伤害与危险。

    可是……陆子安想想又觉得爷爷说的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有了太在乎的东西就会有软肋,有了软肋就会任别人拿捏,这样子自己都变得脆弱了,那又何谈去保护他们呢。

    究竟是要怎么样。陆子安现在脑袋里面一片浆糊,丝毫没有留意到外面的景物变化得飞快,他们很快,来到了私人的飞机场。

    “我们到了,下车。”外面的保镖立马上前给两人打开车门,陆子安看着周围的环境,小小的心脏猛地一抽。

    爷爷要把自己藏起来,他不会让爸爸找到自己的。陆子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扫了眼周围的环境,一片空旷没有任何的障碍物,就算自己跑开也很快就会被抓回来,陆子安小小的拳头攥得紧紧的,现在他要怎么办,爸爸为什么还没有来找他。

    “好了,不要动歪脑子,爷爷已经在λ国给你找好了地方,在那里好好学习,不要辜负爷爷对你的苦心。”陆林川意味深长地看着陆子安,眼皮因为年迈有些松散地压在眼睛上,显得眼睛的形状苍老而锐利,里面写满了了然和嘲讽。

    陆林川咳了两声,老痰给声音让出了通道:“你爸爸不会来的,自己上去,之前你可是最听爷爷的话的,而且你也知道,不听话的孩子,在爷爷这里会受到怎样的惩罚,对不对?”赤裸裸的警告,陆子安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当然知道会受到怎么样的惩罚。

    他记得三岁的时候,自己吃饭的时候不小心把餐具碰到了地上,爷爷就让自己跪在全家的餐具上一晚上,等到第二天又一遍又一遍地把老宅所有的餐具洗干净,当时还是大冬天,陆林川还只给用冷水,陆子安边洗边想,为什么人要有手呢,为什么要有双手受这个罪呢,等到一天下来,他真的感觉不到自己双手的存在了。他的爷爷向来知道怎么让孩子长记性。

    陆子安依旧站在那里,一言不发,陆林川用拐杖戳了下他的背,将人推出去一点。

    “我说了,牵挂是阻碍,明明你也知道上了飞机你走上成为最强的人的路上,可是现在你竟然因为那几个不足挂齿的人犹豫,陆子安,爷爷没有告诉过你吗?”

    陆子安深吸了口气,他逃不掉,也不敢反抗自己的爷爷,他看着那架精美的飞机,去地狱的飞机为什么也能伪装成去天堂的交通工具?他小小的极轻地迈开第一步。

    为什么自己不能像其他的小朋友那样,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不想变强,他只想在父母身边,在好友身边,在姐姐身边,甚至在自己爷爷身边他都觉得无所谓,可是为什么爷爷一定要这么对他,把他送到这么远的地方,让他受这么多的折磨,他现在还是个孩子,是个孩子不是么?

    姐姐一直都说,孩子就是应该过孩子的生活,现在又不是什么危亡的时刻,没有人需要孩子这么快地成长。

    他的爷爷为什么从来都不考虑他的感受呢?

    陆子安,为什么不能是个普通人。

    陆子安还差一步就到铁质的楼梯,他转身望了自己爷爷一眼:“爷爷,我走了。”

    陆林川的手忽然抽搐了一下,陆子安的话同以及拳头一样猛地打在自己的胸口,带来一阵清浅的却又深邃的沉闷不安,眷恋,他竟然觉得自己的眼圈都有些许的湿润。

    应该是年纪大了,陆林川这么对自己说,他表现出一切都在把握之中的满足,对着陆子安点点头。陆子安又深深地看了这里一眼,再见了姐姐,言忆,爸爸。他踩上了铁质的楼梯,耳边充塞着飞机的轰鸣声,陆子安咬着牙,拔腿冲向自己的爷爷。

    “爷爷,您说的不对。”

    陆林川眉头一挑,露出愿闻其详的表情。

    “正是因为自己有软肋,所以才会不停地鞭策自己,让自己变强,而且……”他顿了顿,“才会有螳臂当车的勇气,就算做不到也要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刚才他的反悔打乱了保镖原先的布局,陆子安猛地向人少的地方冲过去,绕过了几个人,那些保镖的反应也算是机敏,陆子安已经迫近包围圈的边缘,后颈被人一把抓住,往上一提,他那不算是矫健的双腿只能在空中胡乱扑腾着。

    陆林川稍有些愠色:“愚蠢,注定要失败的事情还要迎上去,你爸爸就是这么教你的吗?”陆林川扬起自己手中的拐杖就要落下,一阵风从众人的一边擦过,一辆红色的跑车做出一个十分漂亮的漂移的动作,最后再一个摆尾,十分潇洒地堵在了登机的路上,陆辞桓推开车门,幽深的双眼直对上陆林川。

    “安安,到爸爸这里来。”

    陆子安因为自己父亲的出现受到了无比的鼓舞,他用了命挣扎却还是没能从保镖的手里面脱身,陆林川给那些保镖递去一个眼神,又三四个人围拥着陆子安,到了陆林川的身后。

    “不在医院好好呆着跑出来做什么?”虽然是指责的话,但是从他的语气和神情上都能看出来陆林川的心情很好。他也打听到一点,陆辞桓的情况并算不上是乐观,胸口中了一枪,伤口已经出现了感染,还连着发了这么多天的高烧,要是换成别人肯定都哼哼唧唧地躺在床上什么都干不了,但是他的儿子不一样,他的儿子还能够这么威风,骄傲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没有丝毫的病弱的样子,这才是他陆家的接班人应该有的样子。

    陆辞桓满不在乎,十分闲散地往前走了两步,周围的人也上前一步,陆林川摆摆手,让他们退下。

    “辞桓,你要知道,就算几天你把子安带回去了,我也还会找机会再把他带出来,你就这么确定能无时无刻护着你儿子?”

    陆子安心里咯噔一下,他眼前的迷雾渐渐退散,一条笔直的狭窄的道路出现在他面前——变强。他必须要变强,他不能成为任何人的累赘,要是自己现在已经跟爸爸一样强大的话,根本就不会出现这种僵局。

    陆子安听着飞机轰鸣的声音,用财富和能源砸出来的飞机,完美到极致有力到极致,它能带自己飞到云霄上,飞到一个只有他一个人的地方,飞到自己强大的那个端点。

    或许爷爷说的是错的,但是力量真的是必不可少的。

    不是因为他是陆子安,而是因为他不愿意成为谁的拖累,他也想像爸爸一样强大,做事胸有成竹游刃有余,还能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

    “爷爷……”陆子安忽然开口,陆林川眉头一挑,示意其他人把他放开,小男孩乖巧地站在陆林川身侧,局势如何一眼就能看明白。

    “子安,你不要胡思乱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