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九十章:坏事不会均匀地出现在每一天

第九十章:坏事不会均匀地出现在每一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祁连收到言沐安的消息刚开始有些着急,后面在车上才满了下来,陆辞桓去β过才这么几天,又忽然晕倒在言沐安的家门口……怎么想都有些奇怪。他索性将车停在一个花园旁边,又玩了几把游戏才慢吞吞地开车去云代。

    他想如果晕倒是真的,陆辞桓身体这么强健,自己早去或者晚去都没有任何的差别;如果是假的,打扰了陆辞桓好事的他就游戏结束了。祁连想通其间的关系,得意地哼着歌。

    “你怎么才来?”

    “这不是堵车嘛。”

    言沐安胸口憋着一口气,她白了祁连一眼:“都在上班有什么高峰。”显然不相信他的说辞,言沐安的态度又恶劣了些,“喏。”言沐安往旁边让让,陆辞桓深知刚才那一出之后自己是装不下去了,只好从沙发上坐起来,脑门上发着虚汗。

    “总裁。”祁连狗腿地小跑到他身边,像是等待着主人夸奖的宠物,陆辞桓也白了他一眼,有些艰难地站起来,腿一软就要跌下来,祁连眼疾手快地扶住他,皮肤滚烫。祁连这才知道,是真晕倒了。

    陆辞桓视线扫过胳膊上的手,那双手像触电一样,飞快地松开,他才一步一步,像踩着一首摇篮曲的点子一样,走向言沐安。感受到这种轻柔的像云朵一样的节奏和呼吸,言沐安低着头稍退了两步,陆辞桓也没有直勾勾地看透,也垂着头,眉头思索一样地皱起,嘴唇微抿,喉结动了两下,还是从她身边,依旧按着刚才的那个步幅离开了。

    言沐安目送视野中的那双白色板鞋,陆辞桓的每一步好像踩在云朵上,踩在琴键上,发软的,又温柔的。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陆辞桓这么脆弱的样子,即使当年他在船上告诉言沐安关于他母亲的事情,也没有见过他这样,不堪一击,好像一阵风就能将他吹散开。

    祁连连忙跟了上去。

    等人都消失了许久,言沐安才反应过来,把大少爷领走了,你们的小少爷还在这呢?她又转念一想,陆辞桓病得这么重,家里也没有什么人能照顾陆子安,自己还是再收留他几天吧。言沐安一想陆子安迟早都会回家,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人的联想真是强大又可怕。言沐安抬腿上楼,打算去安慰陆子安。

    每一天所得到的时间都是平均的,时针转两圈,分针二十四圈,但是每一天发生的事情却不公平,他们好像都偏爱某一天,会在某一天忽然地爆发,一件接着一件,让人在时针短短的两圈之中,目不暇接。

    中午言沐安做好饭言浩跟许婉琴才回来,许厉之给言沐安呆了一份文件,告诉她过几天去公司上班,负责这个案子。

    “可是我什么都不会,我也不是学这个的,就直接让我打头阵么?”

    许厉之看了言浩一眼,复又温柔地鼓励言沐安:“这个案子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对方不会不同意的,又是公司的长期合作对象……你提前接触也好。放心吧,我会让米萨跟着你,不会出什么纰漏的。”

    言沐安无语,将档案放在一边,深吸了口气又面色无常地喂两个小家伙吃饭,陆子安看了眼透明抽杆夹下的封面,又毫不在意地扒着碗里的饭。

    “这场雨快停了吧。早年这些时候早就歇下了。”

    “今年不是早年啊,我看指不定还得下上很长时间。”

    言沐安听到言浩他们的对话,也扬着头,对着窗外霏霏的雨雾。

    午休言沐安有些失眠,她百无聊赖地翻了翻文档,她隐约看到了里面描绘的并不存在的蛋糕,其他的都觉得有些云里雾里的,言沐安还有些奇怪,郑氏这么家大业大的,为什么要跟他们分个菜叶子,塞牙么?

    她害怕将那两个玩累的小家伙吵醒,慢吞吞地踱下了客厅,偏巧响起了一阵门铃声。

    “谁?”

    “我来接小少爷回去。”

    言沐安这才开了门,心想陆辞桓还真是负责,都病成那样还心心念着自己的儿子:“他还在楼上睡觉。”言沐安懒洋洋地瞥了他一眼,看着有四十多岁的光景,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还了些许发胶固定,脸上生了些许皱纹也并不显老,带着一副复古的金丝边的眼镜,一身黑色的复古纯色西装,看着斯文而古板。

    闻言那男人皱着眉头:“怎么这个点还在贪眠,不像话。”

    言沐安没有反驳,心里有些不快,她从前见到的陆辞桓身边的人严谨的有,古板的有,苛刻的有,可是还真没见过眼前这样的,带着自以为是的傲气,没有人是能让他满意的。

    她想是陆辞桓给陆子安请的老师么?他们一家的喜好,还真是挺独特的。

    言沐安本想直接将人晒在一边,对陆辞桓那边的人也说不上拿出什么待客之道,但是那双浑浊的苛酷的眼睛就像长在了她身上一样,言沐安被这种眼神逼得没有办法,只好开口:“您要是没事就先在这稍等,我去看看子安醒了没。”

    那人踌躇了一下,方才点头,四处看了看,似乎是觉得空间有些逼仄,十分不自在地皱着眉头。

    言沐安一笑,被鄙视了,轻快地跑上了楼。陆子安已经迷迷糊糊地坐在床边,翻着那份档案打瞌睡。

    “看懂了么?”

    陆子安头脑还有些不清醒,反应了一会,才认真地摇头:“看不懂。”

    “这就对了,我也看不懂。”她在他头发上乱揉了一通,又拿重新给他理了理,洗了把脸才将人带到了楼下,陆子安立即躲到了言沐安的身后。

    “子安。”他的声音很洪亮,这时都有端着架子,眼神里也多了几分睥睨天下的气势。

    “他不是你爸爸给你请的老师么?”言沐安扶着陆子安的肩膀,蹲下身子温柔地问他。

    陆子安拼命地摇头:“不是。”哦,那可能是照顾他生活的,“他是我爷爷请的老师。”

    言沐安脊背一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