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八十七章:因为不明白牵连的意义,所以旁观者才有了清明

第八十七章:因为不明白牵连的意义,所以旁观者才有了清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辞桓扫过林饶一眼,身上的病气渐渐地显现出来:“我……”

    “你,不会……”

    他明白她的意思,点了点头,复又抬眼看林饶的时候,手臂被猛地一震,透明的盒子摔在地上,饼干四散各地,每块饼干都留下了浅色的伤痕,细碎的饼干屑紧靠在旁边,像是饼干的鲜血。

    陆辞桓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肩膀上又挨了重重的一拳,剧痛和林饶爆发的力气相辅,陆辞桓狼狈地退了几步,唇上的血色尽失,原本凌厉的面容也变得颓丧。

    如果不是自己的男友一直在旁边暗中观察,见情势不对立马冲上去拦住她,林饶觉得自己一定会把眼前这个人打趴到地上。

    他不会还手。

    林饶咬着后槽牙,陆辞桓原本的伤口应该是在刚才被自己打裂开了,白色的短袖红了一大片,她红着眼角,愤愤地出声:“人渣,你昨天怎么没有被他们打死。”

    为什么没有被打死?陆辞桓也在想这个问题,明明死这么简单,这么,皆大欢喜。如果自己彻底离开了,言沐安会永远记着他,永远不会有人能超过或是替代他的位置,她不会再因为自己难过,再费尽心思地逃离他,或许他离开之后,过去言沐安经历的所有的苦难都会被磨浅。

    他死后,子安和言忆会跟她幸福的生活在一起,陆林川不会再找她的麻烦,其他人不会再想着利用她得到什么,或许她会遇到一个适合结婚,适合当那两个孩子爸爸的人……这么一看,自己怎么都是多余的啊。

    “是啊,为什么呢。”他自嘲的出声,脸上的苍凉让那一对情侣都觉得心惊,男友跟林饶两人对视了一眼,男友十分周到地开口:“对不起先生,不然等到小饶冷静下来之后,我们再向您道歉和道……嘶……”

    林饶也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个如山一样的男人,一点点从自己面前到了下去,苍白的嘴唇和脸色,真的像是死了一样。

    “我……”

    男友摇了摇头,将陆辞桓送进了医院。林饶跟着走了两步,隐约感觉到了什么,对着男友摆摆手,示意自己不去了,转身进了陆辞桓的房间。

    房间里的摆设,跟言沐安在的时候几乎没有一点的差别,但是在其中你就是能感觉到,言沐安不在这。

    模仿最外在的表现的东西是最简单的,却也是最无用的,即使所有的东西位置、样子跟过去的分毫不差,但那还是不一样的东西。

    这种借由还原的怀念,只能陷入更浓重的悲凉当中。有些时候什么都不做,或许还能觉得是有可能的,一旦你做了,就会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什么都没有,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不对。除了否定,破灭,绝望,不会再有别的什么了。

    但是却总有那么一些人,明知是悬崖还要跳下去,沉溺在这种自己营造的无可奈何和凄凉之中,用充盈的纯粹的绝望去填补那些空荡荡的。

    无异于饮鸩止渴了。

    林饶摇了摇头,她没有听过言沐安讲她从前的事情,所以也就无所谓罗生门。林饶单纯地靠着自己的眼睛和直觉去感受,她感受到,言沐安很爱这个人,她看到了言沐安自己一个人在他乡受了多少的苦楚;她感受到这个人也很爱言沐安,她看到这个人的不舍与疯狂。

    这些事情,真是,复杂啊。林饶觉得有些头疼,她脑海中又浮现刚才的场景,陆辞桓不再面目可憎,那双如古潭的眼睛中氤氲着,从潭深处涌上的,沸腾的水汽。

    可惜自己没有言沐安的联系方式。林饶瞥见桌子上放的手机,一看陆辞桓就不是普通的人,他应该有找到言沐安的联系方式吧。林饶鬼使神差拿起了手机,壁纸是言沐安,应该是她从前的样子,穿着厚厚的柔软的高领毛衣,下巴几乎也埋在毛衣领中,靠在一个男人的肩膀上睡着了。

    林饶从来没有见到过言沐安这么幸福饱满的样子,她叹了口气,将言沐安的生日输进了密码框。

    手机开了,按照她原来的想法应该在通讯录中找打言沐安的名字,再给她拨打过去,再告诉她,那个人一直在找她,现在住在了她从前住的那个地方,他现在受伤了,晕倒被送到医院,我看得出来,他很喜欢你。但是就要触碰到电话本的时候,林饶却犹豫了。

    如果他有了言沐安的联系方式,有了言沐安的地址,为什么不去找他,反而要倒回到这个地方呢?这里面又有着什么样的心思和故事?

    林饶沉吟着放下了手机,转身离开了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

    如果林饶没有再去想,而是毫不犹豫地给言沐安打了电话,言沐安一定会不断不断地告诉她,不要把从前的事情告诉陆辞桓,不要告诉他,不要告诉他。

    局外人有时候看得清明,但是并不明白,让局内这两个人都不清明的过去,意味着什么。

    到了中午,陆辞桓才又醒过来,发现自己并不在那个仿制的带着几分温馨和清冷的家,而是呆板严苛的病房,他熟练地把枕头从血管中拔出,掀起被子下床。

    “陆总,您这样不行的,您已经连着烧了好几天了。”

    陆辞桓不悦地扫了他一眼:“我知道。”

    他比谁都清楚自己的身体,这种温度和时间还在自己的承受能力之内,他不愿意让这场高烧这么快得过去。

    林饶推门就见到这样的场景,陆辞桓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旁边的医生想劝他也不敢劝,也不敢放他离开,眉毛都纠结到一块了也想不到什么办法,最后只能,很没骨气地退后了一点。

    “你醒了。”林饶也冷着脸,绕过他们两个,将餐点放在桌子上,“不是还有半瓶么?”

    陆辞桓揉了揉眉心,有些疲惫:“我以为你会趁机帮着她出气。”

    “对,但是我觉得让你不如意才是帮沐安出气。”

    陆辞桓勾了勾唇,坐回到床边,那些多余的,不属于她的透明的液体,又接连地注入他的血管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