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八十三章:与她相关的,都是承受怒火的容器

第八十三章:与她相关的,都是承受怒火的容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辞桓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这次无意义的试探给另一个人带来了什么危机,他联系了几个在β国的人,连立还在β国内,自从三年多钱出事之后,就收了从前张扬跋扈的样子,但是私底下依旧死性不改,陆辞桓很反感跟他有任何的联系,但还是让人约好了时间,他盘算了下,还是打算自己亲自去询问。

    过了三四天安静的日子,昨天隔壁的人好像在装修,陆辞桓在刺耳的声音中依旧沉沉的睡去,第二天一大早就起了床。从落地窗向外看,有一对情侣牵着手走出了小区,两人还穿着浅蓝色的情侣装,同今天蔚蓝的天色相辉映,陆辞桓脑海中忽然冒出来一个念头,希望他们尽早分开。

    这一对情侣的背影太容易让人想到天长地久了,可是现在的陆辞桓,只有一腔得不到的嫉恨。

    中午的时候,陆辞桓跟连立在酒吧见了面。

    应该是他的父亲跟他说了什么,连立选了一个十分偏僻的角落,身边也没有乱七八糟的人,看向陆辞桓的视线带着虚伪的讨好。

    陆辞桓开门见山:“言沐安在哪?”

    从前的羞辱还历历在目,这三年眼前无时无刻不复播着那天的画面,那种像蝼蚁一样的无助和卑微,那个人的凌人与嘲讽,连立咬着后槽牙:“我也在找她。”

    陆辞桓皱着眉头,祁衡的教训应该是轻了,这样的人到现在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哦,然后呢。”

    他的语气并没有刚开始这么客气,有些居高临下的寒意,连立回想着自己刚刚说的那句话,并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在来之前,父亲已经千叮咛万嘱咐,不能得罪眼前这个人,他随便动一动指头,就有他们受的了。连家这三年发展的一直都不好,好像有谁故意跟他们作对一样,连立不能让雪上再加一层霜了。

    连立小心翼翼地开口:“您找她……”

    “这与你无关,你有什么就说什么?”

    他揣测不出中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只能不褒不贬地将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那天之后,就没有找到过她,不过倒是找到了她之前的一些事情。在北方一个偏僻的城市读书,上了几个星期就到这里来了,有人说这个女人,并没有看起来的这么简单,可能是谁包养的女人,躲在这边生孩子。”

    陆辞桓眉头一挑:“生孩子?”

    “是啊,又邻居看到她怀孕了,但是流产了,之后就见她跟朝家的那位走得很近。”

    “继续说。”

    “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了,这些都是打听到的,等到我去医院核查的时候,根本就找不大关于她的任何东西,但是我最近收到消息,她好像是回到自己的家乡去了。”连立的眼睛中复又射出仇恨的光芒,离开了β国,朝季涵就护不住她了。

    陆辞桓斜觑了他一眼,有些心不在焉地转着就被,澄净的液体转到不同的角度,发出不同亮度的光芒,连立察觉到气氛的变化,忙收敛起自己的情绪,忐忑地看着陆辞桓。

    “连家的生意,最近不错吧。”

    这是什么,自己是答可以,还是不可以,连立想着既然是父亲让自己小心的,肯定是跟连家又什么利益往来的,说自己太强,太偏离事实,说弱又未免为让合作方瞧不起,他讪笑了两声:“还算是凑合,都多谢了你们的帮扶。”

    “我可没有帮扶过你们呐。”他状似很认真的思考,“不过也算是帮扶了。”

    连立一头雾水。

    “你们连家,并不是做生意的材料啊。”他像是长者一样感慨了一句,“毕竟已经到了下一个花季,得让位给更好的不是么。”陆辞桓修长的手指轻叩了几下玻璃杯,即使喧闹的地方离他们不过几步,连立还是听到了那清冷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不该动的人就不要动,做事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

    如出一辙的口气,连立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陆辞桓的笑容带着嗜血的味道,发出森森的冷漠的寒气:“之前安全不过是懒得动罢了,看来是没有长记性啊。”

    陆辞桓冷着一张脸离开,他坐过的沙发还有一点的凹陷,桌前的酒还轻轻晃动着,连立的眼睛里写满了不敢置信的惊恐。

    他强大的气场和难知深浅的沟壑,让他的心狠狠的一震,像是忽然踩空了井盖,心跳急剧上升,周围变得一片漆黑没有任何的依靠。在还没见到他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将人得罪了。浓稠的无力感将连立紧紧地包裹着,他猛地将手中的酒全部灌入。

    “连公子,你怎么在这里啊。”连立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女人,清淡的妆容已经泛着油光,没有厚重的粉底的遮掩,深黑的眼圈暴露在炫彩的灯光之下,整张脸都显得无比的诡异,他勉强压下自己心头的不适。

    “怎么,又有事情求我?”

    孟饶掩唇轻笑,猫一样地靠近他:“是啊,这都被您猜中了。”她亲昵地拉过连立的手,在他手上写上了一个名字。

    “林饶?”

    孟饶故作镇静,捂着自己的嘴巴:“啊,连公子你不知道吧,这个人跟言沐安的关系可非同一般呢……”她揽着连立的脖颈,嘤咛了两声,“连公子,都忘了么?”

    又是言沐安!过去的屈辱和而今的畏惧一股脑地袭上连立的脑海,他没有办法不去痛恨这个人,不想着去折磨她,他现在迫切地需要能接受自己怒火的东西,言沐安她动不得,但是其他人……

    言沐安的朋友,还有这个……连立抓着孟饶的头发把她从自己身上扯下来,狠狠地摔在沙发上,这个姿态跟言沐安相仿的人。

    孟饶的伪装依旧完美,像是小孩子一样皱起了眉头,眼睛里氤氲出一层淡淡的水汽,她轻轻咬着下唇:“你干嘛啊……唔……”

    酒吧里极富节奏的音乐还在撞击着,将理性暂置脑后的人伴随着动次打次的声音进入悄然离开了这个世界,进入一种半梦半醒的迷狂,头地上的彩灯不停地旋转,不停地变化着颜色,狂乱的交织彻底将这里与外界隔绝了开来,他们的脸上带着模糊多层次的笑容,大大张开的嘴巴吞噬了日常的拘谨的现实世界。

    “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