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八十二章:这场模仿秀让他觉得厌倦

第八十二章:这场模仿秀让他觉得厌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辞桓还在思考这个是又不是的问题,门被敲了三声,第一声很轻,第二声有点重,第三声多了点摩挲,服务员才推门而入。包厢灌入了一股带着香气的风。

    昂贵的香水味还混杂着高级化妆品的香味,不让人觉得讨厌,倒也说不上是喜欢。

    “先生,您点的餐。”陆辞桓从前遇到的服务生,通常都是说完慢用就悄无声息地出去了。而这个人却十分强调自己存在的站在他面前,呼吸间有茉莉花清浅的香味。

    陆辞桓跟香水也打过一段时间的交道,但是奈何他的水平太不够了,又没有闻香方面的天赋,全权交给了别人去负责,纵使如此,在那段耳濡目染的时间中,他还是具备一点鉴赏的能力。

    他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女人将这几种香味很好地掺杂在了一起,谁也没有压倒谁,也没有融成奇怪的味道,浅浅的茉莉香味成为一个薄雾一般的背景,那些香气仿佛都带着亮光。

    陆辞桓抬着眼皮扫了她一眼,嗯了一声,示意自己知道了,她可以离开了。

    孟饶看到他留意到了自己,无疑受到了鼓舞,她大着胆子,坐在了沙发的另一边,她向陆辞桓相反的方向,微微偏着身子,白皙的腿倾斜的角度也恰到好处,低着头一副矜持的样子。

    第一眼看到陆辞桓孟饶就知道,这个男人跟自己平常遇到的男人不一样,他一直微垂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样子,但是看到的人依旧可以笃定,他的气度和样貌一定是卓然非凡的。就刚才他那懒懒的一眼,孟饶的腿差点都要软下来。

    冷厉,漠然,高高在上的就像王者一样,孟饶想他一定是寂寞的,王从来都是寂寞的,自己要摆出一副矜持善解人意温暖的样子,今天就一定能有些许的成效。

    这种人她没有办法一击即中,只能靠功夫磨。孟饶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个人的影子,她笑了笑,伪装不不经意笑出了声,泄出的几丝笑声流畅又软糯。孟饶很是庆幸自己今天的妆容。

    妆容是干干净净的,昨天太多的消耗,今早就有些犯懒,没有眼线,眼影,浓重的唇彩,现在的她像是清汤挂面的女学生,香水也选的是最淡的那种,好像还是她用的牌子。她平常就喝花茶,各种各样的,为了衬今天的香水味她用的是茉莉,她自知这是给自己加了分,而且她相信,这就是上天给她的缘分和机会。

    她再也不用在各式各样的人当中辗转,跪着去讨好任何一个人,她看到了,凤凰的枝头,离自己不足一张沙发的距离。

    “有事?”长大后的言沐安第一次见到自己,也是莫名其妙地就笑了,陆辞桓对这个举动并不反感,耐下心来问她。

    孟饶慌张地摇了摇头,她想了想,仿照着别人的语气:“就是觉得累了,想坐下来休息一会,您应该不会介意吧。”从前言沐安替林饶代班的时候,总是笑眯眯地对他们这么说,微抬起来的头像是小奶猫一样。

    陆辞桓眼角抽了抽:“介意。”

    “哦,那好吧。”无所谓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像是掩饰尴尬一样地环顾,举止之间都带着天真的姿态。

    她刚进来的时候,陆辞桓就觉得这个人身上好像带着一点很熟悉的味道,她现在的样子更让陆辞桓想起了那个小丫头。

    “小叔叔,小叔叔。我能跟你一起走吗?”小女孩的眼睛亮晶晶的,他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不方便。”

    “啊……”她好像有些尴尬,无措地看向周围,又看着天空,“哦,那好吧。”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

    那时候陆辞桓就不愿意见到他沮丧的样子,划掉了公司的会议:“骗你的,我送你回去。”

    她立马亲昵地挽着自己,讨好一样地贴着自己的胳膊:“小叔叔,你人真好。”

    自从知道自己不会拒绝她之后,言沐安是越发嚣张地靠近自己,一点点占据自己的空间。

    陆辞桓喉头一动,看着自己的手指,状似毫不在意地开口:“你在这里工作几年了。”

    有机会,孟饶笑了笑:“刚到这里。”

    刚到……也是这种像小孩子一样的动作,又不是言沐安特有的,谁都可以做出来,她可能只是模仿别的什么人吧。

    “不过之前也在这里做过普通的服务生啦。”

    “之前,几年前。”

    孟饶想了想,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又坐到了沙发上,只是比刚才靠近陆辞桓一点:“三年多吧。”

    他沉吟了一会:“那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做林饶的人。”

    孟饶向来跟林饶不对付,现在又看到这么优秀的人竟然跟林饶有牵扯,下意识地就想否认,她的话还是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我并不知道,可能是之前定的服务生。”

    “唔。”陆辞桓点点头,“可能是之前的。”

    孟饶又挪了一点:“您要找她做什么,兴许我可以帮帮忙啊。”

    陆辞桓一笑,身边的孟饶呆了一会,才又暗搓搓挪近了一点:“嗯,其实之前的那些人也有我的朋友,兴许我可以帮您打听到什么的哦。”

    “谢谢你。”

    又靠近了些:“不客气,能帮助你我也很开心呢?林饶,是您很重要的人么?”

    她身上的香水味变得清楚了,陆辞桓皱了下眉头:“这个香水适合伴一点奶香味。”

    “咦?”天真又疑惑地偏头,做出一副认真聆听的样子。孟饶的动作完美地跟想象中的不差分毫,反应的时间也恰到好处,陆辞桓却对这种模仿秀失去了兴趣。

    “出去!”没有任何的感情,像是冬季的冰刀直直地指向人的额头,带着强劲的寒风,孟饶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她很不甘心地站起来,自己伸出胳膊就已经能够到他的衣角了。孟饶往前走了几步,忽然回过身紧紧地抱着陆辞桓,被一把甩在了地上。

    “求求你,救救我,求求你了。”

    陆辞桓觉得刚才被孟饶碰到的地方,没有一处是干净的,抬腿就要离开。

    “我拜托您了。”说着豆大的水珠就落了下来,“我得罪了一个很厉害的人,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孟饶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还好好的人突然间就换了副面孔,她不得不想其他的办法。

    既然刚开始他对自己还是不是很厌恶的,那么将自己放在一个十分险要的环境中,他应该会有些同情心,就算不救自己,也能关心一下她吧。

    “哦?”陆辞桓眉头一挑,看向她的眼神冷飕飕的,自己已经跟这个人浪费太多的时间了。

    “连……连立,之前,我,现在只有您能帮帮我了。”

    是啊,怎么把这个人给忘记了。陆辞桓冷笑了两声:“你怎么确定我不是把你往他身边推呢,连公子呢,谁敢招惹他。”门砰的一声被合上,孟饶愤恨地砸向地板。

    他为什么会对三年多前的事情这么好奇,林饶……孟饶冷笑了一下,哼,你永远都不会找到她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