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七十七章:所有的意外都发生在最后的一点点上

第七十七章:所有的意外都发生在最后的一点点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开车的祁连一路上都在想着陆辞桓去到言沐安家中的情景,现在绵柔的细雨中发出陆辞桓式的冷厉的质问,将言沐安逼到退无可退之后,猛地将她揽入自己的怀里,然后这样那样,一派和谐。

    “停车。”雨雾中的云代小区四个字界在模糊与清晰之间,不同于往日清楚又果断的要求,这两个字带着说不出的犹疑和缱眷,雨幕碎在明亮的大灯之下,被照亮的雨丝无比的清楚。

    猝不及防的刹车,车辆发出宛如嘶吼一般的响声,祁连的眼皮微微跳了下,小少爷好不容易误打误撞给两个人创造出来机会,不会是要浪费在总裁的手里吧。

    祁连从观后镜看着陆辞桓的反应,他没有打开窗户,也没有其他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偏头看着窗外的雨水,雨潲在玻璃上,一道又一道的水痕。他看着慢慢从窗户上滚落的雨滴,周围的一切一点点模糊,处在视野正中间的雨滴,也变得看不清楚,幽潭一般的眼睛躲在雨幕之后,彻底失去了焦距。祁连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过了许久,身后的人才再一次发出声响:“回去。”

    “啊?”

    “我说回去。”

    祁连又看了眼小区的名字,似乎只要再往前开一厘米,一毫米,他就能看清楚印着小区名字的大理石的每一个纹路:“我们,不去接小少爷么?”

    “不去,给我订去β国的机票。”想了想他又补充道,“对其他人说我出查了,地方不明。”

    祁连最后还是依依不舍地转动了方向盘,低声说了声是。他心里忍不住懊恼,就差一点点。

    所有的意外都发生在最后的一点点上面,数量上的劣势从来无碍于他的重要。

    小区外的人经历了怎样泥泞的挣扎,又做出了怎样浪漫的,坚定的,孤注一掷的决心,小区内的人都不会知道,只有偶尔几个从小区门口经过的居民,看到了那辆倨傲的黑色车辆,溅起地上的污水,背对着小区的方向离开,谁都没有注意他是什么时候才消失的。

    冰箱里的食材还算是丰富,言沐安在问了陆子安的口味之后,十分精心地准备了丰盛的午餐,餐桌上的三个小朋友,都吃得肚皮浑圆,三人按着身高的由低到高,惬意地瘫在沙发上,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肚子上。

    “言沐谨,让你做的事情怎么样了?”

    言沐谨原本安逸的表情在脸上消失,他尴尬地笑了两声,从兜里拿出手机,手机的呼吸灯没有任何的变化,他的心猛地一凉,还是装模作样地打开了界面。

    “姐,他们好像在忙,没有理我,不然一会再说,一会再说。”

    陆子安本就一直担心着这件事情,只言片语一下子就被他组成了一件完整的事情,他的脸上依旧维持着陆辞桓式的没有任何情感的表情,眼睛里的祈求却一点点蔓延开来,吞噬了整双玻璃珠一样的眼睛。

    “子安,姐姐没有这个意思,姐姐只是想让你家里人知道,你现在没有事情,让他们放心而已,真的,你想在姐姐这里留下也没有关系,想留多久姐姐都欢迎,只是,不能让爸爸担心对不对?”

    “他才不会担心我。”陆子安十分别扭地嘟囔着,而后又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话,脸有些发红,“姐姐,你真的不会送我回去吗,我真的不想回去。”

    “不会,只要你不愿意回去,姐姐就不会送你回去的。”言沐安使了个颜色让言沐谨带着昏昏欲睡的言忆先离开,言沐谨收到信号,立马抱着小外甥女走了。

    言沐安坐在陆子安的身边:“子安,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么?方便跟姐姐说么?”

    他纠结地看着自己的手,没有说话。

    “不想说也没关系,等到什么时候想说了再跟姐姐说也可以的,但是子安……”

    “爸爸要跟尚阿姨结婚了。”陆子安忽然打断她,言沐安早就在新闻上看到这件事情,但是身边的人都不约而同地避免谈论这个,仿佛这就是一件发生在屏幕中的,像是电视剧一样的事情,现在陆子安忽然说这句话,这个新闻,这个新闻里的人都跟言沐安产生了交际,她再也没有办法把它当做是文字排列的文本。言沐安的手放在陆子安的小肩膀上。

    “我知道啊,子安……不应该高兴么?”

    陆子安十分复杂地看着言沐安:“可是,我不喜欢尚阿姨当我妈妈,爸爸也不喜欢尚阿姨。”

    “尚妤是姐姐的朋友与,她人很好,她成为你妈妈之后对你,对你爸爸都会很好的。”

    陆子安听到尚阿姨是言沐安的朋友之后,原本澎湃的抱怨像是瘪了气的气球,他有气无力地说了句抱歉。

    “子安就是因为这个跟爸爸生气的么?你可以跟尚妤多接触接触,之后你就会发现尚妤的好来,她跟你的父亲……很,般配。”

    “可是爸爸明明说他不喜欢尚阿姨,他爱的是姐姐。”不等言沐安回过神来他紧接着说,“为什么姐姐不能做我的妈妈,为什么爸爸要娶自己不喜欢的人,姐姐也是喜欢爸爸的吧,为什么老是躲着我爸爸。姐姐是因为不喜欢我所以才躲着爸爸的么?”

    一连串的问题让言沐安应接不暇,她的微笑有些僵硬:“我,我跟你父亲,只是,认识。”

    “骗人,爸爸喝醉后都在叫姐姐的名字。”

    “他叫的安安是你啊,不是么?”

    陆子安的实现忽然变得尖锐:“姐姐怎么知道爸爸说的是安安。”

    “我……尚妤,尚妤跟我说过。”

    他似信非信地点点头,肩膀又沮丧地垮了下来:“我跟爸爸说了,他,他对我发脾气了,还不让我去上课,我,我就找机会偷偷跑出来了。”

    言沐安也见过一两次陆辞桓生气的样子,她很是感同身受地抱着陆子安:“好了,姐姐知道了。”

    “姐姐,你真的不能跟我爸爸在一起吗?”言沐安笑着,无声地摇头。

    “那姐姐,你可以跟我在一起么,我,我现在虽然还很小,没有爸爸有力量,但是我很快就会长大的,我会像爸爸一样高,一样强壮,一样可以保护姐姐和言忆的。”

    “好,那子安要快快长大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