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七十五章:下雨向来不会有什么好事

第七十五章:下雨向来不会有什么好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子煜的一番表白并没有激起多大的风浪,网络上只有寥寥几句,像个秘密一样,在少数人的圈子中传播,但这并不意味着媒体与讯息的死寂,相反他们迎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潮,网络、报纸、杂志铺天盖地的都是尚妤和陆辞桓在下个月初的订婚礼,比原来相传的提前了半个多月。

    据小道消息,两个家族,已经在进行订婚最后的筹备阶段,连带着两家的股票,都蹭地上涨。

    无论经济还是娱乐,都十分看好这两个家族的强强联合。

    六月中下了一场分外绵密粘稠的小鱼,一连一周天气都没有晴朗过,衣服上都带着一股并不刺鼻的潮味,身上也总是黏腻的,身心都不舒爽。

    正值周六,言沐安拉开窗帘看着外面阴沉的天空,暗淡的颜色像是在对穹顶之下的人施威,厚重的云层重重地压在瞳孔上,心口上,吞噬着人们所有愉悦的心情,乌云越发地浓重,言沐安也觉得没有什么力气,潮湿的空气,昏沉的头脑,此刻她只想着倒在床上接着睡。

    “妈妈。”言忆揉着眼睛,同言沐安一样,她也很不喜欢雨天,“这雨什么时候才能停啊。”

    “过几天吧,过几天就晴朗了。”

    言忆沮丧地噘着嘴:“自从开始下雨之后,就再也没见到过小哥哥了。”

    言沐安才想起来,自己也很久没有见到过陆子安了。从前她去接言忆的时候,总是能在教室里看到他们两个,于是自己会故意去得晚一些,让这两个小朋友多相处一会,又是时候也会陪他们一起,等到陆子安的家长来的时候,再带着言忆回去。

    陆辞桓的工作应该很忙,每次都间是祁家的兄弟两个轮流来接陆子安,言沐安自然很是乐意帮忙照顾陆子安。那几天生活宁静的兼职不成样子,陆子煜去外面代言了,朝季涵在忙工作,陆辞桓就像断了联系一样,没有任何的消息,除了……

    如果远离网络,确实没有他的半点消息。

    “可能是他家里有什么事情吧,怎么,想他了?”

    言忆诚实地点头:“妈妈,过两天就是沐沐的生日了,我想请小哥哥来。”

    “你,告诉他了?”言忆六月份的生日没有几个人知道,连对言家,言沐安都说的是四月份的生日,前些时候他们还十分认真地给言忆筹备了一场生日宴会。

    只是一个十分简单浅陋的障眼法,随便一查就能彻底戳破这个谎言,她并不认为她能瞒过所有人,能保密到最后,但是至少能给她带来几分主动,带来更多的时间。

    而且,她就是认为,知道言忆出生日期的陆辞桓,是不会再多此一举去确认真伪的。

    言忆低着头,拽着自己的小被子,她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但是母亲的态度又让她觉得自己好像犯了多大的错误。她从前都是过两个生日,四月份的在别人面前风光地过,六月份的,会跟自己的妈妈和朝叔叔这些十分亲近的人一起。她觉得陆子安是自己十分亲近的人,甚至比朝叔叔都让她觉得亲切,邀请他应该也算不得什么。

    “我,我是告诉小哥哥了,但是,但是我跟他说了,一定不能告诉别人。妈妈,小哥哥他人很好的,我很喜欢他,他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言忆。”言沐安叹了口气,是因为同一个父系血缘的原因,所以这两个人关系才会这么好么?“妈妈是不是跟你说了,谁都不能告诉,连爷爷都不能知道。”

    “可是,妈妈……我,我想跟小哥哥一起的。”

    “妈妈知道,可是沐沐,你不知道这件事情有多重要,如果其他人知道了,沐沐就再也见不到妈妈了,更别说小哥哥了。”

    “妈妈,为什么?”

    言沐安看向窗外依旧淅淅沥沥的雨水:“沐沐,是妈妈的不对。”她停了一会,“既然说了就算了,但是沐沐不能再告诉其他人了,尤其是陆叔叔还有……小哥哥的父亲。你生日的时候,悄悄地把小哥哥请过来就好了。”

    言忆还是有些不明白,只能懵懂地点头:“妈妈,你为什么不喜欢两个陆叔叔,尤其是……我感觉你很害怕小哥哥的父亲。”

    “嗯……他长得太凶了。”

    “……”我怎么没看出来。言忆知道母亲是在逃避这个话题,她自己把衣服穿好,洗漱之后跟着母亲一起下楼吃饭。

    “爸你看这种鬼天气,根本不适合学习,我去了学校也是浪费时间,今天不如让我呆家里吧,指不定我兴起还能看会子书。”

    “厉之,一会你送他上学,看到他进了教室再走。”

    “嗯。”

    言沐谨哀叹:“爸啊,爸啊,我最近压力太大了,你就不能让我在家里舒缓一下吗?”

    “吃完没有,吃完了跟你哥走,别烦我。”

    “爸!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你怎么对我这么残忍。”

    言浩才扫了他两眼:“你要不是我亲生的我早动手了,好好学习,别天天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别以为我不知道。”

    “我没有!”

    “有没有你自己清楚,说再多也没有用。”

    言沐谨的脾气也被激起来了,他重重地放下筷子,冷冷地看着自己父亲许久,一言不发地提着包就跑出去了。

    “言叔叔。”许厉之也觉得今天言浩做的有些过分了,“沐谨还是个小孩子。”

    言浩抬头看着自己的继子,许厉之看到他脸上的皱纹都松弛了下来,目光沧桑的像是即将步入棺材中的人,又是愤怒不甘又是无可奈何,他声音也苍老着:“我知道,知道啊。”

    言沐安下楼,正见到言沐谨怒气冲冲地跑出去,临走前还不忘瞪她一眼。

    自己好像也没做错事情吧。

    “这是怎么了?”

    许婉琴摇头:“没什么,你爸累了,我先扶他去休息,你们吃饭吧。”

    言浩从头至尾都没有看这对母子一眼,言忆也有些摸不着头脑,等到人回房了,言沐安又问:“哥,发生什么事了?”

    许厉之一笑:“下雨了。”

    下雨从来没有什么好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