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六十七章:不是所有糖果都是甜的

第六十七章:不是所有糖果都是甜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言忆最后一笔完美收尾,陆子安的书也看到了最后一页,他的眼睛像是扫描一样,仔仔细细地看着那些文字,图画,最后十分满足地合上了书,他看了眼言忆的画。

    依旧是三四岁的孩子稚嫩的笔法,粗糙的线条因为认真显示出一种别样的精致,画上的陆辞桓眉头有个小小的突起,这一块她描绘的分外的认真,她的笔尖似乎也带着陆辞桓式的不悦。陆子安这时才明白,言忆是喜欢他的父亲的。

    只是,为什么画陆辞桓这么认真,画自己就这么草草几笔就结束了。陆子安埋怨地扫了父亲一样,又害怕他发现,飞快地收回。

    “很好看。”

    言忆得意地笑笑:“我知道很好看。”陆子安看到她的得意和自信,在站起来的那一瞬间化为乌有,言忆像只小猫一样,十分安静地走到陆辞桓的身边,在靠近他的同时,陆辞桓收起了自己的手机。

    “怎么了?”他的语气还算是轻柔,言忆忐忑地将画递到他面前。

    “叔叔,这个送个你。”

    陆辞桓看着画,下意识地就把手按到自己的眉心上:“原来我一直是这样的么?”他揉了一下,现在的眉头分明是舒展开的,但是看着画上的那个人,他觉得自己似乎也摸到了那个小小的突起。

    “谢谢,画的很棒。”

    言忆立马将身后的画笔拿了出来,然后又小心翼翼地询问:“那叔叔能给沐沐画张画么?”

    陆辞桓拍了拍她的脑袋,小女孩的头发十分的柔软,十分服帖地蹭着他的手掌心,不像是陆子安的,有点点的扎人:“那叔叔给沐沐画一张好不好。”陆辞桓牵着她的手,小小的手像是没有长骨头一样,分外的柔软脆弱,他心里不知道哪根弦轻颤了一下,附身将小女孩抱了起来。

    言忆搂着他的脖子,跟只小猫一样靠在他身上,陆辞桓轻轻地将她放在椅子上,看到那双眼睛里的舍不得,屈指勾了下她白嫩的鼻子,陆子安看到自己的爸爸要画画,跑到他的另一边,靠在父亲的胳膊上。

    陆辞桓将纸理了一下纸张,在白纸中间偏左的位置上画上了一个十分俏皮的小姑娘,她穿着小兔子图案的背带裤,笑得跟身上的小兔子一样。

    “还满意么?”

    言忆重重地点头,陆子安扯着自己父亲的袖子:“爸爸,爸爸,我要站在这里。”陆子安指着言忆旁边的位置。

    “就是留给你的。”他三两下,就把一个正在撒娇的陆子安的模样画了出来,伸出左手,似乎在扯着谁的袖子一样。

    “那叔叔在我旁边可不可以。”陆辞桓点了点头,他按照言忆的画上的图案,把自己画在言忆的旁边。

    这画上少了一个人,谁都看出来了。陆辞桓放下画笔没有说话,言忆也不敢说话,陆子安看了看,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总不能让自己爸爸把尚妤画上去,可是又不能让爸爸把姐姐画上去。

    三个人静默了一会,朝季涵又拿起画笔,将三人身后的背景补充完整,陆子安的手上拽着一根杨柳枝。

    门被敲了三声,三个人不约而同地抬头,看到了一脸歉意的言沐安,她的眼睛,似乎还有点的湿润。

    “对不起,我来晚了。”

    陆辞桓将绘画本合上,又顺手把桌子上的水彩笔收好,帮着放到了言忆的书包里,言忆立马扑倒言沐安的怀里。

    “妈妈,妈妈幼儿园很好玩哦,刚才你没来我还看完了一本书呢。”言忆蹭着言沐安的肩膀,没有丝毫的埋怨和沮丧。

    “妈妈今天有点事情,来晚了,真对不起。”

    “没有,没有,妈妈来得刚刚好。”言忆依旧搂着她的脖子,侧身看向桌前的父子,“叔叔和小哥哥也来了,叔叔还给我画画了,妈妈你过来看。”

    言沐安有些不情愿,其实在言忆开始画画的时候她就已经到了,步子和呼吸都忍不住放轻,尽可能地把自己隐藏在门边,观察着他们三个人。

    她知道言忆很喜欢跟陆子安在一起,言沐安不愿意去打扰这两个孩子独处的时光,同时,她也想知道,陆辞桓对言忆,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直到陆辞桓抱着言忆走到书桌前,他就像是一个父亲一样,宠溺地对着言忆微笑,顺从她的要求,言忆很自然地抱着他的左胳膊,陆子安搂着他的右胳膊,三个人亲密又幸福。

    她不愿意去打断这三个人了,就算言忆不说,她也知道言忆一直想有个父亲,想象所有这个年龄的女孩子一样,靠在父亲的肩膀上,后背上,臂弯里面,她一直向往那种安稳与宁静,这种感觉从根骨中蔓生,融入大血液之中,除了陆辞桓,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能带给她了。

    就让言忆同他们多呆一会,再多幸福一会。

    可是陆辞桓的笔还是停了,一幅画画完了,成型了,言沐安感受到那个人冷淡的视线,她也被发现了。

    言沐安看着那副水彩的画,三个人其乐融融,边角没有任何其他人的位置:“很好看。今天麻烦你们了,真不好意思。”

    “没关系,姐姐,你脸色看起来很不好,是身体不舒服么?”听到自己儿子的话,陆辞桓才看了她一眼,言沐安肤色偏白,从前身体就有些气虚,脸上就显得没有血色,今天的言沐安连嘴唇都有些发白,还有些半透明的皮轻轻地卷起。

    陆辞桓想到刚才收到的短信——言小姐在街边坐了一下午。他眉头一挑,从低矮的椅子上站了起来。

    在想和陆子煜的事情,想到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能忘记,陆子煜在她心里的分量,还真是够重的。

    “没事,谢谢关心。那就不麻烦你了,我带沐沐先回家了。”

    陆子安的眼睛中闪烁着不舍,可是又找不到留下来的借口,他也站了起来:“姐姐再见。”

    言沐安牵着言忆的手,提着她的书包:“嗯,再见。”

    教室里只剩下陆辞桓父子两个人,窗外的夕阳又昏黄了许多。

    “爸爸,你不开心么?”

    陆辞桓摇头:“没有。”他牵着陆子安的手往与言沐安不同的方向走,“爸爸没有不开心。”

    “爸爸……”他还是浅浅地挣扎了一下,才说出口,“爸爸不是说爱姐姐么,为什么见到姐姐会不开心。”

    “是啊。”陆辞桓不知道怎么告诉自己的孩子,就像不是所有的糖果都是甜的,也不是所有的爱情都是能让人幸福的。

    越是甜蜜的糖果越是让他胃痛,对言沐安越是深重的感情越是让他心痛。

    想要开心,不爱就好了,但是他做不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