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六十一章:我们怀念的只是与自己相关的过去

第六十一章:我们怀念的只是与自己相关的过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言忆上学那天磨蹭了许久才出门,言沐安见时间已经要来不及了,只能开车送她过去,她将言忆放到教室,还有些不放心地在门外看了许久,见到她并没有显得孤僻,没过多久就跟几个小朋友玩在了一起,她才松了口气,打算离开。

    “沐安。”陆子煜穿着件短袖t恤笑眯眯地向她走过来。

    “你怎么来这里了?”

    “没人跟你说过我经常会来这里看望小朋友么?”

    言沐安哭笑不得:“这些小朋友哪里需要你的探望啊。”

    “好吧,不过以后我是要经常来探望一下了。”陆子煜看了眼班级号,“沐沐还好吧?”

    “嗯。”言沐安还有些眷恋地回头看了眼教室,“比我想的好多了。”

    陆子煜见状,也不由得轻松起来,他清了清嗓子:“那,这位美丽的小姐,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请你帮个忙吗?”

    “少来,直接说吧,什么事。”

    “这件事,说起来也简单。”他有些讨好地站在言沐安身边,“刚不知道谁摸到了我的行踪,现在车前面堵得都是人。”

    “……”言沐安侧头很是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你……说吧,要去哪里?”

    他十分认真的想了想:“回公司就好。”说完,又忙补充一句,“他对经济公司放权了,你放心。”

    “好,但是你开车。”

    “得嘞。”

    陆子煜熟练地将车从停车场开出来,言沐安看到幼儿园不远处的地方,果真围了一群人和记者,扫了眼一脸从容的陆子煜,叹了口气。

    她要是武轻轻,肯定会被这个少爷给逼疯掉的。

    “哎呀,你不是也这么随性么?”

    言沐安白了他一眼:“我随性又不耽误别人。”

    “武轻轻也可以不管我嘛。”

    车一个急转弯,言沐安慌忙的抓住扶手,稳住了身子:“……不管你你能把房顶掀了。”

    陆子煜勾唇:“掀了就掀了呗,又不是盖不起。”

    “你还真是……”真是陆家的人,那么不可一世,那么骄傲。言沐安摇了摇头。

    车驶进经济公司的停车场,言沐安本想早点回去,耐不住陆子煜再三找借口要带她去办公楼参观,她无法,只能点头答应。

    果不其然,两个人刚走到陆子煜办公室的楼层,就听武轻轻愠怒的声音:“路子……沐,沐安?”她的火气都停滞在胸口,忽然一盆凉水浇了下来,武轻轻感觉到自己的手脚都发冷,她甚至都能感受到那些冰冷的水珠,从自己的发梢一滴滴落下。

    武轻轻是言沐安为数不多的好友,言沐安本来想过要去找她叙旧,奈何一回国就接二连三地发生许多事情,弄得她应接不暇,再说离开五年多,两人也都没了对方的联系方式,最后只能不了了之。这次是言沐安跟武轻轻的第一次见面。

    言沐安看着武轻轻,高中大学的她有些怯懦,带着些文雅又阴郁的气质,但又是一个天生的乐天派,像一个小太阳,做什么事情都有用不完的精力,你感觉她好像从来都没有经历过冬天一样,她是一个一直生活在生机盎然的春天的人。

    眼前的武轻轻,画着十分精致的妆容,一身干练的西装裙服帖地穿在身上,整个人少了些文人和幻想家的气质,本来像婴儿一样纯粹的眼睛里多了些精明和戒备。言沐安想开口,就像从前一样,十分熟稔地同她打招呼,但是这个念头却像一颗巨石一样,压在她的心口,她觉得很疲惫,只是动了动嘴唇,还是武轻轻率先打破两人之间的冰层。

    “沐安,好久不见了。”

    言沐安笑着点头:“嗯,好久不见。”她停顿了一会,原本社交应该说的话消失在了脑海,她想了想才挤出一句,“你还好么?”

    武轻轻口红的颜色十分的浓烈,她笑了起来,那张嘴唇就显得越发的娇艳,像是一枝独秀的红梅:“很好,你呢。”

    “我,我也很好。哦,对了,言忆的事情,谢谢你。”

    “举手之劳。”她故作轻松,心里不由得嫉恨言沐安。自从上次许厉之从医院离开,两个人就断了联系。前些日子忽然接到了他的电话,她二话没说推掉了一个饭局,却没想到,没想到电话的内容全都不是关于她的。

    许厉之,他有什么资格要求自己为他做事情;而决心与他断得一干二净的她,又为什么还对他保留着期待。

    武轻轻有些忍受不了,害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我还有些材料要准备,就先去忙了。”

    “嗯……有时间,我再去找你。”

    她很是冷淡的一笑:“好,再说吧。”高跟鞋的声音在寂静的楼道中十分的清脆,言沐安看着她的背影,干脆,骄傲,同许多职场的女性一样。言沐安觉得哪里有些奇怪。

    陆子煜也觉得武轻轻有些不对劲,往常的武轻轻就像打了鸡血一样,而今天的她,就像被霜打了一样,她跟言沐安,关系不是很好么?而且,言沐安不在的那些年,听她还挺怀念这个朋友的。

    大家可能就是偏爱记忆中的样子吧,因为见到了真实的人,自己的感情找到了实体,却将那份感情划为自己的私属,变成了对自己的感情,不愿意再放到原来的那个人身上了。

    “沐安。我带你去我办公室看看?”

    “不用了,万一看到什么人就不好了。”言沐安有气无力地打趣道。陆子煜笑着,已经把门打开了。

    门一打开,两个人都吓了一跳。还真的,有人。

    “沐安?”朝季涵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们,是……”

    “朋友。”

    朝季涵的微笑越发的带有些深意:“嗯,朋友。”

    陆子煜懒懒地扫了一眼朝季涵,一副精英的打扮,带着二月春风一样的微笑,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喜欢不起来,他揽着言沐安的肩膀:“你朋友?”

    “嗯,朝季涵。”言沐安又看向朝季涵,“这位我就不用向你介绍了。”

    “陆子煜,久仰。”朝季涵友好的伸出手,陆子煜漫不经心地看向别的地方,被言沐安用胳膊肘一捅,才有些不情愿地跟他敷衍地握手。

    “幸会。”朝季涵面上的微笑没有丝毫的破绽。

    “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