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五十五章:偶尔看清的轮廓,是她对年老的怜悯

第五十五章:偶尔看清的轮廓,是她对年老的怜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言沐安已经回国好几个月了,言浩的身体一点点好起来,回家继续休养,在见到言忆的时候,与其说震惊倒不如说是愧疚,他并没有对这对母女两个多说什么,或许是觉得言沐安在国外发生的事情,同自己也脱不了关系,对她的决定也做不了过多的指摘。

    不过言浩每次见到言忆的时候,总有一种奇怪的很难说清的感觉,他觉得这个外孙女同自己很亲近,又觉得这个小孩子好像很厌恶自己;他觉得言忆同一个孩子一样天真,又觉得她同言沐安一样,什么都知道却装作懵懂的态度,他以为自己多年的阅历能看清这个小姑娘的样子,却有发现她好像一直躲在重重叠叠的雾气里面。

    他偶尔能看清的轮廓,不过是这个小天使对他年老的怜悯。

    因此,就算言浩十分想近亲这个小女孩,他却总是觉得这个小姑娘离自己远远的。他能像所有慈祥的外公一样跟她亲昵,但只有他知道,这种亲昵之后会给他带来无尽的疏远与空虚。

    可能是自己老了吧。言浩咬了一口言忆递过来的苹果,笑眯眯地揉了揉她的头发。

    言忆的头发十分的柔软纤细,跟言沐安的一模一样。

    “安安,你也回来有三四个月了吧。”

    言沐安翻杂志的手一顿:“爸,公司有哥就够了,我过去也做不了什么。”

    “你刚去什么都不知道,当然帮不上什么忙,你跟着厉之学学就会了。”言浩看了眼言忆,“你也不需要做什么,跟着你哥出去多接触接触其他人也好,你圈子从小就小。而且,言忆现在也不小了……你就没有想过?”

    言忆黑葡萄般的眼珠在两个人之间来来回回地转,听到自己外公的言外之意立马看向自己的母亲,言沐安又将一个橙子塞进了她的怀里。

    “吃橘子。”言忆小肩膀立马垮了下来,小手摩挲着橘子。

    “你就这么一个给她?”言浩把橘子从言忆的小手中拿了出来,细心地帮她剥好,“也不知道你自己是怎么把言忆养这么大的,还好孩子聪明。”

    话音刚落,客厅忽然陷入沉默当中,言浩看了眼言沐安,她依旧是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手不停地翻着那本杂志,言忆吞下了一瓣橘子。

    “外公,酸。”言忆苦着脸往言浩怀里蹭,言浩抱着她。

    他猛地想起来,言沐安长这么大,好似从来都没有跟自己撒过娇。

    三人就这么和谐地坐在一起,偶尔说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带着些和乐的味道。

    中午,言沐谨一回家就把书包往沙发上一甩,嚷嚷着饿,言沐安才后知后觉,今天许婉琴跟着朋友出去了,自己得负责这些人的午餐。

    她叹了口气,捏了捏言忆的脸去了厨房,言沐谨立马挤占了她的位置,对言忆招招手,将她抱到了自己的腿上。

    “你又吃胖了,你看看这脸。”

    “舅舅骗人,舅舅老是欺负我。”言忆的脸被捏着,连发音都有些不清楚,言沐谨这才放手,又开始揉起她的头发。

    他想了想:“沐沐今年该四岁了吧?”言忆报复性地抓着言沐谨的手,大眼睛看着他,“是不是该去上学了?”

    “上学?”

    言沐谨脸上浮现出得逞的微笑,小小的虎牙也露了出来:“对啊,上学,你跟这么一堆年龄大的人呆一起有什么意思,上学之后,就能跟很多很多的小朋友玩啦。”

    言忆低着头,心里有些抵触:“可是,沐沐想要和妈妈一起。”

    他继续循循善诱:“沐沐照样可以和妈妈在一起啊,你想,早上九点才去,下午三点就回来了,你还有好长的时间跟言沐安在一起啊。”

    “再说了,沐沐总是待着妈妈身边,妈妈有时候忙自己的事情也会不方便啊,等到妈妈上班了,沐沐怎么办?”

    言忆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脸流露出挣扎的神色。她从出生就没有跟自己母亲分开过,即使母亲在上课的时候,也是上完了就匆匆地回来照顾她,在外面兼职的时候也是尽量找那些能带着她去的工作,她蹙起纤细的眉头仔细地想了想。

    好像母亲真的为了照顾自己,牺牲了很多自己的时间。

    没有参加过同学聚会,任何联谊活动,连出去旅游都要考虑自己是不是能接受。

    “那会见到机场的小哥哥么?”

    言沐谨知道这个小姑娘已经改变主意了,而言沐安又一直很听从自己女儿的话,事情已经成功了一大半,他也没管言忆到底问的是什么,忙说:“会会会,别说机场小哥哥了,公交站小哥哥,火车站小哥哥,出租车小哥哥,什么小哥哥都有。”

    言忆听出了他的敷衍,脸有些气鼓鼓的,对着他的手就咬了下去。

    “我……”言沐谨生把国骂的下半段咽了回去,“牙还没长齐你就这么嚣张,属狗的么?”说着就揪住了言忆的小辫子,言忆向自己外公的方向甩着小胳膊,言浩一巴掌结实地打在言沐谨的背上。

    “多大了,你还欺负你外甥女。”

    “嗷。”言沐谨眼里含着泪光,“爸,我这么帮你,你就这么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么?”他将言忆往言浩怀里一塞,“我还比不上这个小丫头,小白菜,地里黄……”

    言沐安怕会耽误言沐谨下午的课,就随便炒了几个家常的菜,外观算不上是精致,但是味道依旧让人没有指摘的地方,言沐谨很是迅速地解决完午餐,便吊儿郎当地会自己房间休息去了。

    言沐安收拾完,也牵着言忆的手回了房间。

    “妈妈。”

    言忆往言沐安的怀里蹭了蹭,小胳膊搭在她的腰上。

    “怎么了?”

    “妈妈,我想去上学。”

    言沐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愣了一下,手轻轻拍着言忆的背:“为什么突然想去了,从前不是很抵触么?”言沐安刚回国的时候,没有想过要长住下去,便把言忆留在了国外,她不想总是麻烦朝季涵,就想着将言忆送到托儿所去,但是刚把言忆放在地上,她就哭着喊着要回去,还说言沐安不要她了。

    言沐安有时候在想,胎儿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真的没有一点意识么?言忆一直没有安全感的原因,是不是因为自己在怀她的时候,有那么几次想过放弃。

    “那时候沐沐不懂事嘛。妈妈,我可以去么?”

    “是不是舅舅跟你说什么了?”

    言忆摇头:“妈妈~沐沐也想认识小朋友跟小朋友玩啊,学校不是有很多跟沐沐一样大的小朋友么?”

    “言忆,你是真的要去么?”

    “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