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五十三章:耽溺在岌岌可危之中,鲜嫩蓬勃的生命却含着最危险消极的思想

第五十三章:耽溺在岌岌可危之中,鲜嫩蓬勃的生命却含着最危险消极的思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有几声熟悉的笑声飘到厨房,言沐安停下手中的动作,微微皱了下眉头,旋即轻笑了一声。

    陆子煜还真是招人喜欢呢。

    手机铃声忽然想了起来,舒缓的音乐轻柔地包裹着厨房,言沐安擦干净手,按了接听。

    “安安,今天公司有些事可能会晚些回来……你,跟沐谨不用等我了。”

    言沐安惋惜地叹了口气:“真可惜,本来今天想请你吃大餐来着,看来哥是没有这个口福了。”

    “改天……改天我请你。”

    “哦~”言沐安眉头一挑,“哥才请不起那个大厨呢。那你忙吧,我不打扰你了。”

    “呵呵呵,好。”

    言沐安放下手机,透过厨房的窗户还能看到房屋后的花园,新草和鲜花都已经长了出来,颜色柔嫩可爱,姿态慵懒,像是没有骨头一样,在微小的风中都能摇曳起来,笑得没心没肺。她将窗户推开了一点,满是春意的风便掠过窗边,同掂着脚尖般进来。

    然而刚萌生的事物都带着这种懵懂少不经事的姿态,美好得不自知,脆弱得不自知,寄托于微醺而柔和的风,他们所有的曼妙与恬淡都像是被放置在钢丝上的事物,一旦春风所饮的酒过了,或是少了,烈了或是浅了,它们没有丝毫能保存自己,保护自己的能力。

    就沉溺在这种岌岌可危之中,原本鲜嫩而蓬勃的生命却含着最危险而消极的思想。

    忽然一阵大风吹过,带来了原本被窗户隔绝在外的沙尘,言沐安正要将窗户关上,见到窗台上又一片被风卷来的叶片,整个叶片带着一种透明柔嫩的绿色,指尖拂过的经脉也软软的没有什么力量,就像刚出生的婴孩的臂膀一般。

    言沐安将叶片放在一边,刚准备洗手继续准备晚餐,手机又响了起来。也许是刚才的厨房过于沉静,眼下即使是舒缓的音乐,也显得突兀,她立马按了接通的键。

    “还有什么往说的了么?”言沐安的手一直在摆弄着叶片,长长的睫毛低垂着,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她等了一会,那边还是一阵沉默,连呼吸的声音都不曾有。

    “喂喂。”那边依旧没有任何回应,言沐安看了一眼来电的号码,一串长长的陌生的数字,“喂,您好?”

    话筒的那边才有了些声响,应该是在沙发上调整自己的位置,言沐安正准备开口问他是谁的时候,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人的样子。

    “你,你是……”她话还没有说完,对方已经挂线了。言沐安看着手机的主屏幕,依旧是阴沉的天,却因为右下角那顶精致的帽子,一切都明朗了起来。言沐安抬头,外面的风起得很大,绿色的叶子以及浅色的花瓣被风卷着旋转。

    言沐安笑了笑,洗干净了手,继续自己的晚餐。

    陆辞桓烦躁地将手机丢在一边,拿起旁边的文件却怎么也看不进去,黑白装饰的书房显得空荡荡的,一只笔轻轻放在桌面上的声音都显得清晰而绵长。陆辞桓又将笔拿起来,揉了揉太阳穴,眼前的文件在他眼中依旧只是互相没有联系的黑体字。

    门被轻轻地敲了一两下,陆辞桓放下笔,说了声进。陆子安顶着一头有些杂乱的头发,他又伸手抓了抓头发,走到了自己父亲的身边。陆辞桓一把将他抱紧怀里。

    “怎么醒了,做噩梦了?”陆辞桓想起自己刚把他带回身边的那几天,陆子安见到谁都怕,睡觉从来都没有睡好过,好不容易睡着还总是会梦到在老宅的事情,嘴里不停地跟别人道歉,任旁边的人怎么叫都叫不醒。陆辞桓干脆推掉所有的工作寸步不离地陪在陆子安的身边,情况才慢慢有了好转。

    陆子安拽着陆辞桓的袖子,黑白分明的眼睛眨了眨:“爸爸,我梦到妈妈了。”

    陆辞桓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笑道:“你见过妈妈么?”

    小男孩瘪了瘪嘴:“爸爸,尚阿姨会成为我的妈妈么?”陆辞桓没有说话,在陆子安看来就是默认的意思,又接着说,“可是爸爸不是不喜欢尚阿姨么?”

    “你不喜欢尚妤?”

    陆子安点点头,又摇摇头,又点头,最后放弃自己心里的挣扎:“我不是不喜欢,就是,爸爸不喜欢。”

    陆辞桓低头亲了亲路子安的额头:“尚妤对你不好么?”

    “爸爸一定要跟尚阿姨在一起么?”路子安鼓起勇气,“那安安怎么办?”

    男人笑着看着自己的儿子:“安安不是很好么?即使跟尚妤在一起,爸爸也会对安安好的。”

    陆子安抓着陆辞桓的手指头:“爸爸,我说的是安安,不是我。”

    陆辞桓眼中的光一闪而过:“那安安是谁?”

    “爸爸。”陆子安一副无可奈何却又不愿意放弃的样子,“你之前喝醉的时候,明明……”

    “子安,爸爸还有工作。”

    陆子安轻巧地从陆辞桓的腿上跳了下来,十分失望的低着头:“对不起,爸爸。”

    “你没有做错什么事情。”陆辞桓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子安很喜欢今天见到的人?”

    陆子安抬头,做出一副沉思的样子,过了许久,才十分慎重地点头:“他们一家,很幸福,我很羡慕他们,那个小女孩,言忆,她很可爱,她的母亲也很漂亮”他停了一下,“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爸爸我小时候是不是见过那个阿姨,她是不是不喜欢我?”

    为什么自己这么想向她靠近,却又不敢向她靠近,就像亏欠了她什么,就像被她厌恶着一样。

    “祁连叔叔好像认识她,阿姨还说她名字跟我一样,都有个‘安’字。”说着他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就是那个叔叔我没怎么看清楚,不过我一点都不喜欢他。”

    他从来没有对陌生人产生过什么多余的感情,却莫名地嫉妒起那个不知名的男人来,嫉妒到厌恶,为什么他能拥有这么圆满的家庭,有一个像阳光一样的妻子,阳光一样的女儿。

    “好了。”陆辞桓拍了拍他的脑袋,“回去休息吧。”

    陆子安点头,轻手轻脚地将门关上,最后一丝缝隙盖住了陆辞桓冷厉的眉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