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四十五章:他们想着靠近,却点燃了本能最原始的导火索

第四十五章:他们想着靠近,却点燃了本能最原始的导火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两个紧贴的身躯一点点发生着变化,灼热而熨帖的温度想要把人烧成灰一样,他们只能不停地靠近再靠近,以期难耐的温度能得到缓解,却噼里啪啦地点燃了最原始的导火索。陆辞桓的嘴唇微微离开言沐安,吻过她的唇角,下巴,脖颈,细细啃咬着言沐安精致的锁骨,唇齿间都是一股清甜的味道,言沐安的身体不受控制地瑟缩了一下。

    陆辞桓从她身上抬起头,眼中带着迷离的水汽,对上那双同样不知所措的眸子:“安安。”

    “我……”言沐安有些不敢看他,也没舍得推开他。男女之间的事情已经被现在的文章给写烂了,或有朦胧的,也有极尽笔力详细描写的,说不上是深谙此事,但是也有七八分的了解。

    在从前的言沐安看来,那些巫山云雨不过是单纯的画面和文字,而今真的面对这种风月,才知道里面蕴含着多大的力量。

    足以将她所有的理智摧毁。

    陆辞桓笑了笑,眼睛也清明了起来,他将发软的言沐安搂在怀里,呼吸仍旧有些粗重:“你乖乖的让我抱一会就好了。”

    言沐安红着脸点头,微凉的海风吹拂过面颊也是一片的燥热,也许是她太迫切想要让这种无法控制的感觉消散了,分秒对她来说都算是漫长,没一会,言沐安就有些尴尬地开口:“你是不是很不舒服。”

    他低头亲了亲言沐安的眼角:“还好。”陆辞桓停顿了一会,才凑近她耳边,“对不起,是不是吓到你了。”

    “没有,没有。”言沐安连忙否认,就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对两人进展这么快不好意思,对自己身体的反应觉得不好意思。想着,她又将自己的脸往陆辞桓怀里埋了几分。

    陆辞桓自然晓得言沐安的羞赧,安慰性地拍了拍她的背,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块十分老式的怀表,放在了言沐安的手心。

    言沐安细细把玩着手里的怀表,表身略微有些重,表面的花纹雕刻的复古精致,指尖划过它的纹路似乎都能感受到匠人的用心,看着不算是老东西,但也不像是刚做出来的:“这是我的生日礼物么?”

    陆辞桓听到她提及生日礼物心情就有些不明朗,他屈指敲了下言沐安的脑袋:“已经跟你说了,生日礼物忘记了,怎么还是揪着不放。”

    言沐安也觉得委屈:“可是,十八岁生日,跟其他的,都不一样的。”言沐安又想起刚才心里的悸动,两个人交融在一起的呼吸,声音一点点落下来。

    为什么总感觉,自己在暗示他什么一样……她想了想,平日里陆辞桓都是一副正经的样子,应该就自己想歪了。

    陆辞桓眉梢都上扬了起来,咬了咬言沐安的耳垂:“所以,你想让我把刚才的事情继续下去。”

    言沐安一把推开他,红着脸:“陆辞桓,你,你太猥琐了。”

    被骂猥琐的人一点都不自知,眉头轻轻一挑,握住言沐安的手,将人拉到自己跟前,他展开言沐安握住的手,指尖划过怀表上的纹饰,滑到言沐安的手掌,手腕,将那只手包裹在自己的拳头中:“是定情信物。”

    “安安,我以后可能都放不下你了。”

    “这是我母亲,唯一留给我的东西,它陪伴了我二十多年,承载了你想知道的,我的从前。”陆辞桓轻轻吻了吻言沐安的指尖,“而今后,我希望所有的时间,都有你来标记。”

    “安安。”他忽然用力将人拉到自己怀里,怀表“咚”的一声掉在木板上,言沐安眼皮一跳,她轻轻靠着陆辞桓的胸膛。

    被摔开的怀表反射着月亮的银辉,竟比如霜的光芒更加的冷厉,它像是预言家那只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睛,给予蜉蝣最讽刺不屑的眼光,秒针依旧一停一停地画着最为完美的圆周,身后齿轮咬合,“滴答滴答”没有谁能从表盘上逃出去,那些太沉溺于生活的人,都听不到身后还算是巨大的命运的声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