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三十九章:那都是看见的屏障,我们被保护得像小孩

第三十九章:那都是看见的屏障,我们被保护得像小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言沐安吸了吸鼻子:“不是要吃饭么,走吧。”

    “言沐安!”尚妤吃惊地瞪大眼睛,她将言沐安带到这个酒店,用过去的事情,狠狠地剐掉她身上的一块肉,让她也体会到绝望和无力,让她也知道故地重游,究竟是什么样的滋味,但是她真的是忘了,言沐安根本就是没有心的,就算从前的事情,将她走之后发生的事情桩桩件件摆在她面前,她也只是会平静地说一声——哦,我知道了。

    她怎么可能能体会到陆辞桓心里百分之一的痛苦,她怎么能理解陆辞桓对她倾注的全部的感情。

    尚妤又笑了几声,笑声中带着浓重的嘲讽,不知道是在讽刺谁的痴傻。

    看来今天这趟真的是白来了,她想着。

    “好,那我们进去吧。”

    言沐安点点头,从阴影下走出来,她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已经留下几个月牙状的鲜红的伤口,她抬头看了眼天空,原本浅淡的蓝色忽然沉重了起来,她又忍不住收紧手,指甲再一次按在小月牙上。

    是陆辞桓告诉她的么?言沐安觉得少生气,难过,羞愧,这块带着棱角的大石头重重的压在她的心口,她拼了命地想要将它搬走,石块纹丝未动,她的指甲却碎在了粗粝的表面。

    陆辞桓究竟告诉了她多少……他又是用什么语气告诉尚妤的,像将一个笑话,还是讲一个与自己无关的,一个做着白日梦的白痴的故事。

    言沐安闭上眼睛,还是有泪水从两颊滑落,她跟在尚妤的身后,慌乱地用手背擦了擦。

    满福酒店的装潢跟之前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大厅的灯光温馨华丽,瓷砖上映出的人的身影也被暖色的光晕包裹着,脚步的声音被音乐渲染得柔和,窗帘重重地落下,厚重柔软,将窗外的一切都隔绝开来,营造安心的,没有任何现实顾虑的小世界。

    这是言沐安第三次来这个酒店,这个酒店并不算是市里最好的,也不是最为出名最受人追捧的,如果不是十八岁那年的意外,言沐安觉得自己可能永远都不会踏进这个酒店。

    即使七年过去了,十八岁那天发生的每一件小事,她都记得一清二楚。

    漫长的梅雨天气终于在她生日的那天结束,天空又恢复了明媚,周遭都带着暖洋洋金灿灿的潮湿,言沐安那天醒得很早,天还没亮就伸着懒腰从床上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拉开窗帘,对着阴潮的夜晚说了声早安,才去洗漱。

    言浩一直很宝贝自己的女儿,对她说的话基本上可以说是言听计从,但是在生日宴会这件事情上面,依旧坚持了自己的决定,他虽然也想将自己的女儿藏起来,好好保护着她,但是他更想让自己的女儿站在高高的地方,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女儿有多耀眼。所以,即使言沐安不愿意,言浩还是要大办特办自己女儿的成人礼。

    言沐安洗漱完之后,就像偷偷溜出房间,正好被起来喝水的言沐谨看到,她眼疾手快地捂住言沐谨已经张开,准备大喊的嘴巴:“你干嘛,不让人好好休息了。”

    言沐谨一把拉开她的手:“姐,你要开溜。”

    “什么开溜,我出去透透气行不行?”

    “透气,那我也要去。”

    言沐安一巴掌拍他的小脑袋上:“你不上课啊。”

    “你还是像开溜,我现在就要告诉爸爸。”

    “行行行,怕了你了,你赶快去收拾收拾,我带你出去。”

    “噢耶。”言沐谨有些吃力地跨着两个台阶跑到自己的房间,飞快地洗漱完成,言沐安牵着他肉呼呼的小爪子,坐上了长途汽车。

    言沐谨一直兴致勃勃地趴在床边,看着天色一点点亮起来,太阳的角度一点点偏转,他的兴致逐渐消失,打着瞌睡问言沐安:“姐,我们要去哪?”

    “去爬山。”

    “哈?”言沐谨小小的身体窝在椅子上,萎靡不振地嘟囔着,“早知道我就不去了。”

    言沐安笑了笑,揉了揉他还算是柔软的头发,又过了许久,车才在一个小镇停下,雨期的青山积累了厚重的雾气,山脚下也带着浅浅的一层,言沐安受不了言沐谨的闹腾,塞他手里几包零食,抓着他的手往上走。

    这座山已经被开发为景区,一路上都是水泥的台阶,并没有什么泥泞难行的崎岖山路,只是山比较高,有的台阶修得陡峭狭窄,再加上这么长时间的降水,台阶上的人也需分外小心。言沐谨本来还能跟上言沐安的脚步,到了后面只能被她拽着走,再后来,就是一边被拽着,一边喊着好累,我要休息。

    “马上就到了,刚刚不都休息过了么?”

    “姐,你又不是赶着投胎,现在到跟晚一点都没有任何区别好吧。”

    言沐安摇摇头,停在了椅子前:“受不了你了。”

    两个人已经走到了接近山顶的位置,高高地阳光被厚重的雾气挡在外面,被雾气包裹着的山脉像是仙境一般,烟雾缭绕,仿佛可以抓满一手的云烟。

    言沐谨疲惫地靠在她身上打瞌睡,忽然被言沐安的铃声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他有些委屈地看着言沐安,言沐安将人抱在怀里,以示安慰。

    “喂。”

    “喂,安安,你现在在哪?”

    言沐安看着周围的迷雾:“我,我现在肯定在家啊,你不是也收到请柬了么?”

    那端笑了几声:“你要是真的这么乖,也不会让我这么头疼了。”

    “我很调皮么?”

    “不,很可爱。那让我猜猜你现在在哪,是不是在山上?”

    “你怎么知道?”言沐安四处看了看,并没有见到陆辞桓的影子,“猜的。”

    陆辞桓心情好像很好,说话一直带着笑意:“不是,我就在你旁边。”

    言沐安将言沐谨放在椅子上,往东走了许多,又往西走了许多,依旧没看到陆辞桓的身影:“唔,陆小叔视力真好,我都没看到你。”

    言沐安依旧张望着,肩膀被人轻轻拍了几下,紧接着被纳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不是视力好,是感觉灵敏,只要你在,我就能感觉得到。”

    言沐安有些不好意思地缩了缩:“你今天说话,好腻哦。你不是不喜欢甜腻的东西么?”

    “姐,我饿了。”言沐谨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肚子叫了好几遍都没人理他,难免有些幽怨,有些愤恨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陆辞桓松开言沐安,转而牵着她的手:“言沐谨?”

    “嗯。”言沐安点头。

    “哼。”言沐谨将头偏到一边,不理会陆辞桓。

    陆辞桓并不在意,弯着腰从兜里掏出来了几颗奶糖:“先垫垫吧,山顶有吃的。”

    “就这么几个糖。”言沐谨脸上装出很不屑的样子,手却诚实地接住。言沐安用力揉着他本来就凌乱的脑袋。

    “不能这么没礼貌。”

    言沐谨硬生生地憋出了几滴泪,装模作样地抹了抹:“小白菜,地里黄,你们还没结婚呢就这么对待我,以后可让我一个小孩子怎么活。”

    言沐安立马捂住言沐谨的嘴:“别乱说话。”她偷偷看了眼陆辞桓,见到陆辞桓的视线也一直落在自己的身上,脸腾地一下红了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