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三十一章:是意外还是故意,是离开还是放弃

第三十一章:是意外还是故意,是离开还是放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爸,怎么样了?”

    许厉之动作流畅地启动车辆:“手术还算是成功,言叔叔也已经醒过来了,就是一醒过来一直要求见你。”

    言沐安这才松了口气:“人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许厉之余光时刻注意着言沐安,见到她放松下来的样子,自己也感到一种少有的轻松,他踩油门的脚也微微有些放松。车厢里昏黄的灯光照在她的脸上,他可以清楚地看到言沐安脸上的绒毛,柔和了灯光的色彩,散发着一层幽微又耀眼的,让人没有办法移开视线的光芒。

    她一直像是皎皎的满月,拥有最为柔和和眷恋的光亮。

    他手不自觉地捏紧方向盘,脚下很小心,很小心地收回自己的力气,害怕自己开得太慢引起言沐安的怀疑,又害怕这样独处的时光,这么快速地流去。

    医院巨大的led的字还是冲进了他的眼眸,猩红的触手在空气中伸开一片,狠狠地抓着他的瞳孔。许厉之的手松了松,车辆稳稳地进了医院。

    言浩依旧在先前的病房,言沐安在门口停了一会,抬眸收到许厉之安慰的眼神,才点了点头,走进了病房。

    不过才半个月的时间,言浩瘦了许多,被子下的啤酒肚已经消失,脸上的轮廓也越发的清晰,他无力地靠在枕头上,偏头看着窗外的夜色,外面的等依旧很亮,室内的灯光也很亮,看到的只有隐隐约约好像不存在的月夜,以及清楚的苍老的自己。

    窗户上突然出现一个瘦弱的身影,锋利的节能灯忽然柔和了起来,言浩十分费力地转过头来,看着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的女儿。

    言浩还没有开口,就觉得眼睛湿润了起来,他张了张口,却不能熟练地叫出自己女儿的名字,言沐安握着他的手,低头轻轻地吻了吻:“爸,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她回来了,她不走了。言沐安的手拂过言浩手上的沟壑,她真是傻,为什么要为了一个人,放弃这么多东西,她的父亲,她的母亲,她的兄弟,朋友,她所有的所有,都在这个城市里面,她一开始就选择错了。

    她怎么能为了一个陆辞桓,让这么多人难过,为陆辞桓流离失所,为他放弃自己的生活……

    她只是不能再喜欢他了,她还有这么多要喜欢的人,还有这么长的跟这座城市友好相处的时间,爸爸已经老了,哥哥和弟弟都长大了,陆子煜他们也这么努力地走回她的生活……

    陆辞桓,我不要再为你而活了。

    言沐安觉得有一只粗糙的手,颤巍巍地拂去自己眼角的泪水,她握住那只手:“爸,我不走了。”

    言浩浑浊的眼睛发亮,他看着言沐安,嘴巴艰难地开合着:“好,好……好。”

    门外的许厉之听到言沐安的话也忍不住勾起一个微笑,他将门缝关上,低着头靠在门板上。

    安安回来了,她不走了,不走了,她回来了,终于回来了……许厉之抬起头,瞳孔中却又多了些许的无措,他看着墙上的瓷砖许久,才笑了两声。

    什么叫庸人自扰,原来就是他这样的。

    他摆摆手,口袋中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喂。”

    “喂,许总,武小姐出事了。”

    “她现在在哪?”

    “在机场旁边的医院。”

    许厉之皱着眉头松了松领带,步子迈得急促:“我马上到。”

    这个武轻轻,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他厌恶的想着,车辆在路上狂飙了起来,很快就到了机场旁边的医院,到了急救室前,就见到了紧张地等在外面的许格。

    “什么情况?”

    许格犹豫了一会,看到许厉之渐渐冷下去的面容,一狠心闭着眼睛飞速地说了出来:“武小姐流产了。”

    许厉之手一抖,一把抓住许格的领子,将人摁在墙上,冷厉从瞳孔中迸出,他几乎是咬着牙开口:“你再说一遍。”

    “许,许总。”许格没有想到平日里温文尔雅的总裁竟然会有这么强大的爆发力,会露出这么可怕的眼神。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许格飞快地否认:“不,我,我也是,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

    许厉之一把松开他,烦躁地在楼道里走了几个来回,坐在椅子上冷冷地看着许格。

    “原因?”

    许格低着头:“是,武小姐下楼太急,不小心,摔了下来。”

    不小心摔了下来,许厉之冷冷一笑,还真像是她能做出来的事情,这个死女人是不知道自己怀孕么,还这么大大咧咧,还是,她根本就不在意……

    许格忽然觉得身边的温度又降了许多,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往旁边靠了靠尽量远离许厉之。

    急救室的门打开,许格才松了口气,许厉之一个大步就到了医生面前。

    “医生,她怎么样。”

    医生叹了口气:“大人还好,需要静养。你们还年轻,以后还是会有机会的。”

    许厉之呆愣地点点头,他脑海中一片空白,胸腔中的某个地方就像被人攥住了一样,让他根本没有办法呼吸,思考,眼前也是被虚化的白色,茫茫地白色,等到视线清晰之后他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病床前,武轻轻没有了平日里的活力,苍白地躺在自己的面前。

    他忍不住伸手,将她额前的碎发理了理。因为繁重的工作,武轻轻的额头上总会有小小的痘痘,摩擦过许厉之的指尖,他心里忽然就有些心疼了。

    武轻轻就像是一个小太阳,做什么都很努力拿出了自己全身的力气,仿佛世界上没有什么她不敢做的事情,没有什么她做不成的事情。

    她将真正的自己,那个渴望依靠的,渴望他人照顾陪伴的自己狠狠地甩在后面,发现一点不对劲的地方就疯狂地压制自己,强迫自己相信,她很强大,她谁都不需要,她能做成很多的事情……

    所有人几乎都相信了,连他也信了,可是看到武轻轻这样没有一点生气地躺在这,他才想起来,她一直都是一个脆弱的需要人呵护的女孩子。

    武轻轻忽然睁开了眼睛,许厉之的手一僵,又十分镇定地收了回来,对上那双固执地眼睛,他忽然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了。

    “你……”

    “孩子……没有了吧。”武轻轻声音哑着问他,许厉之眼睛划过不忍,正准备开口安慰她,却听到了武轻轻无所谓的笑声。

    “省的约医生做手术了,这样也不错,就是疼了点。”

    许厉之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着她的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你故意的?”

    她点点头,又摇摇头,手不自觉地扶上自己的小腹:“许厉之,现在说这个还有意义么,就算孩子还在,你确定自己会让他留下来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