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二十七章:亲爱的,请别再提及,现在的故事还要继续

第二十七章:亲爱的,请别再提及,现在的故事还要继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言沐安拍了拍他的肩膀,温厚的温度传到手心,言沐安才真的觉得,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单薄的少年,经历的不断打磨,宽厚了他的肩膀,即使是浅浅的触碰也能感受到他的力量与成熟。言沐安愣了一下,随即又勾起了唇角:“好了好了,那,作为补偿,我带你这个大门不出的大少爷,逛逛这个小村镇怎么样?”

    陆辞桓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生怕她会反悔一样:“那我们现在就走。”

    “哎呀,我有不会反悔,你就不能先松开我么?”

    “你言而无信的事情不够多么?”状似开玩笑一般的语气,两个人却同时沉默了下来,气愤一时显得有些尴尬,言沐安抽了抽手,轻巧地将自己的手腕从他的手掌中抽出来,陆子煜看着空了的手,依旧还保持着言沐安挣开的样子,他有些无奈地收回了手,插到裤兜。

    “额,你,我先去收拾收拾。”陆子煜步伐有些乱,走出的时候还不小心碰到了桌腿。

    言沐安轻轻嗯了一声,低着头揉了揉自己的手腕,深吸了一口气,敷衍地将床收拾了一下,又挑了一件轻薄的外套套上,拿上陆子煜搭在椅子上外套,静静地站在门口等着陆子煜。

    陆子煜一打开门就见到整装待发的言沐安,急切又乖巧,像是等着被父母领去游乐园的小孩,又像是,一只等着被主人出去溜的小狗,陆子煜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自然地接过她手里的外套。

    “走吧,小狗狗,我带你出去溜一圈。”

    “陆子煜,你能不能成熟一点。”她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就要挤进洗手间去照个镜子,被陆子煜一把揽着推出了酒店房间的门。

    “够好看的了,不用照了,我都快饿死了,赶快先带我去吃饭。”

    “饿死你算了,就当是为民除害。”

    “在我早饭里面下毒我可能死得更快些,好了,别闹了,收起你的狗脾气啊,乖。”

    言沐安恨不得咬他一口:“你才是狗,你全家就你一个狗。”

    “公狗和母狗,怪不得我们能咬起来。”

    “陆子煜,作为公众人物了,你能要点脸不?”

    陆子煜笑了笑:“现在是下班时间,脸一直带着累了,你多带一张脸吧,正好你脸皮厚,不嫌闷。”说着还捏了一把言沐安的脸,心情大好地大步向前走,留下被气得要跳脚的言沐安。

    两个人说说笑笑,来到了一家面馆,陆辞桓皱着眉头,看了眼旁边的一家早餐店:“吃,面?”

    言沐安点点头:“不然呢,你想吃什么?真想吃狗粮?”

    “你确定,这是你觉得最好吃的地方?”陆子煜小心试探地问了她依据,实现一直放在她有些苍白的脸上,生怕错过一丝一毫流露出的情绪。

    这真的是你最喜欢的么?他的心也微微一提,见到言沐安的实现有些不自然地偏向其他的地方,在“阳光早餐店”的招牌上停了一会,又有些狼狈地收回自己的视线。

    “我知道了。”陆子煜宽慰一笑,扶着她的肩膀就要把人带到面馆去,“那我们……”

    “不是。”她停住脚步摇头,转过身认真地看着陆子煜,“根本就没有最好吃的东西,火候,调料,食材都是可以复制重复的,分出优良中下的标准大多不是他们的味道,陆子煜……”言沐安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我们,一直都会是最好的朋友,无论发生过什么事情都不会改变。我也不希望,那些过去的,本就该忘记的事情,还这么顽固地横亘在我们之间。”

    “沐安。”

    言沐安抬起头,眸中还带着些祈求:“我小时候被妈妈带到了这里,跟外婆在一起生活,度过了我最开心,最没有顾虑的童年,就像我的象牙塔一样。子煜,就算忘不掉,能先假装它不存在,好么?”

    陆子煜伸手抱紧言沐安:“沐安,我只是害怕。”害怕她真的一直不愿意走出来,害怕她永远在原地转圈,不回头,不前进,守着已经枯死的,本就不可能会生存的朽木。

    “陆子煜。”言沐安也抱着他,勾着唇角,“我没事的,我这不是好好的么,真的,你不用担心我。不是饿了么,这家店的厨师前几天才从隔壁县城偷师回来,做得特别好吃,你一定不会后悔的。”

    他点点头:“好,我相信你。走吧,走吧,你一说,我更饿了。”

    “你才像是个吃货,吃货狗。”

    两个人又像什么事都没有,打闹着进了面馆,将刚才思绪重重地丢在身后。

    言沐安因为已经自己一个人独享了一份蛋糕,实在是没有什么胃口,就点了了陆子煜的一份,但是当面被端上来的时候,言沐安就后悔了,揉着自己的肚子一脸哀怨地看着陆子煜在大快朵颐。

    言沐安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有些疑惑地拿出来,看到来电显示之后猛地想起早上做的梦,立马按了接通键。

    “沐……”她还没叫完她的名字,那边就开始嚎啕大哭起来,像是压抑了许久,在听到她的声音的那一瞬一下爆发,言沐安也不由得慌了,“你怎么沐沐,妈妈在这里,别哭了,告诉妈妈发生什么了?”

    “呜……麻……”她哽咽着,一句话都说不清楚。

    “你先把手机递给朝叔叔。”言沐安起身走到一个比较安静的角落,“沐沐把手机先给朝叔叔好不好。”

    “不要……不。”说着她又哭了起来,言沐安心里干着急却没有一点办法,她压低声音柔声劝着自己的女儿。

    “沐沐,乖,妈妈很快就回去了,没事的。”

    “沐沐别哭了,你看你妈妈不是好好的么。”话筒的那边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也在不断地安抚着言忆,她才哭的没有刚才那么凶了,但依旧哽咽着。

    “沐沐,让叔叔跟妈妈说句话好不好,你这样妈妈要担心的,你也不想你妈妈这么忙还要为你的事情担心对不对。”朝季涵循循善诱,才将手机从言忆的小手里面接过。

    言沐安立马问道:“怎么了?”

    “作恶梦了,哭着闹着要妈妈。”

    言沐安看了眼店里的时间,已经十点了,那边现在应该才凌晨四点:“麻烦你了。”

    “没事,你们再说会吧。”朝季涵又把手机还给了言忆,她依旧一抽一抽的,泪水还不停地落下。

    “好了,沐沐,没事了,只是在做梦而已,梦里的都是假的。”

    “可系……”言忆又抽搭了一会儿,“沐沐梦到粑粑,梦到粑粑被关在医院里,那些蜀黍都好凶,粑粑好疼,好冷,可系他们还是不给粑粑松开绳子,麻麻,粑粑,我想要粑粑。”

    言沐安瞳孔猛地一缩,她心里一疼,嘴唇颤抖着却也只能露出一个无奈无力地微笑:“沐沐,爸爸特别厉害的,他不会被人捆住的,你只是在做梦。”

    “可系麻麻。”

    “沐沐。”朝季涵沉默了许久的声音再次响起,“沐沐,你妈妈……”他低声对言忆说了几句话,言沐安聚精会神也听不清他们说什么,只有轻微的气流声一颤一颤的。

    许久,朝季涵才再次开口:“没事了,你忙吧,沐沐有我照顾。”

    “真是太麻烦你了。”

    “没什么。”朝季涵沉吟了一会,“算了,等晚上再跟你说吧。”

    “嗯,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