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二十六章:我们总以为岁月匆匆过去无声息,不想她已改变你我往昔的模样

第二十六章:我们总以为岁月匆匆过去无声息,不想她已改变你我往昔的模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言沐安在洗手间磨蹭了好久,直到自己的面容看起来还算是正常之后,才迟迟打开门。陆子煜正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搭在眉心上,长如羽翼的睫毛低垂着,遮挡住平日里灿然温暖的眼睛,唇角绷着,像是在思考什么棘手的事情。

    她伸手在陆子煜的眼前晃了晃,他才缓缓抬头,像是电影里的慢动作,身边飞舞的微尘都成为衬托他的金色的背景,有什么隐晦的情绪从他的眼眸中一闪而过,言沐安愣了一下,不知为何她忽然觉得陆子煜想的问题,可能永远也找不到答案。

    “在想什么?”言沐安安静地坐在他对面,视线依旧落在昨天晚上的蛋糕上,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从前一样,干脆粗暴地将漂亮的包装撕开。

    “没什么。”他回答的有些心不在焉的,撕开包装的声音在静默的空气中显得格外的突兀,被震动的分子一层一层地传递到外围,像击碎一块镜子一样,击碎了当前的沉寂。陆子煜忍不住啧了一声。

    “你就不能斯文点么?”

    言沐安摇摇头,将扯的乱七八糟的包装盒一把都塞到袋子里,手指上沾上了点糊在包装上的奶油,她含在口中,发出一声满意的轻叹:“阿姨的手艺又增进了不少,太美味了。”

    “什么阿姨,这是我做的,叫叔叔。”说着还揉了一把言沐安的头发,原本整齐的长发又恢复了刚起床时的凌乱和蓬松,言沐安一把打开他的手。

    “哦,我就是客气一下,其实跟阿姨做的比起来差远了。”

    “差远了你还吃,拿来。”

    “不不不。”言沐安立即把蛋糕护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你好不容易孝敬我一次,再难吃我也不会嫌弃的。”

    “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不着调的长辈。”

    她低头品尝着蛋糕,表现出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看你这样子,想要什么着调的长辈,有我你就知足吧。”

    陆子煜也没有继续同她争执,整个人放松地靠在椅背上,看着她,周围的一切在眼中都被虚化,只有他一个清晰的身影,正低着头同一个小孩子一般地跟甜食较量,脸上一直洋溢着极浅极淡的温柔和满足。

    他大一的时候认识的言沐安,见到过她许多常人都见不到的样子,孩子气的样子,带着野性的样子,倔强的样子,小心翼翼的样子……每个样子的言沐安都这么独特让人着迷,但是每个样子的言沐安又都是这么浅浅淡淡的,好像所有样子的她,都是一张薄薄的修饰,她依旧是常人眼中柔和清冷的样子,只不过在他面前带了一张微笑的面皮。

    他眼神渐渐变得深邃复杂,不自觉地去想其他的事情,在陆辞桓面前的言沐安又是什么样子的,孩子气的,乖顺的,甜美的……是不是那些情绪也都是淡淡地像浮在表面的波纹,水面下也是波澜不惊的深沉和疏远。陆子煜不由得想起言沐安第一次提及他的时候的样子。

    “你叔叔……他,他很”她皱着眉头,像是找不到什么贴切的形容词,言沐安口才和词汇向来都很好,但是一遇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的时候,又同一个不会说话的幼童一样,只会不停地重复一些,好,漂亮之类最普通但却也是最具有形容性的词汇,她想了半天,眼睛发亮吐出来两个字,“可爱。”

    当时言沐安的眼睛比往常都要明亮许多,弯弯的甚至比头顶的新月还要皎洁,那时候的他一直纠结在“可爱”这个词汇上,根本没有留意到她视线中的向往与一种勇气。

    陆子煜从前一只不明白,言沐安为什么会把如此袖珍温柔的形容词冠到陆辞桓的身上,陆辞桓向来不苟言笑,对人就算是家人也带着几分疏远,做事也十分雷厉风行,干脆利落,他一只觉得陆辞桓像是一只沉默的猛兽,怎么样都与可爱无关。

    是他太不了解言沐安的想法了,一直到她离开后的一两年,当时他在拍一个有关校园的电视剧,道具组准备了一本高中的语文教材,翻开的第一页注释旁还有手写的小小的注释——

    可:能够,值得。

    陆子煜才明白那个词根本就不是去形容陆辞桓的,或者说,那个词,是形容陆辞桓,对她来说是什么样子的,可爱,可爱……

    在她第一次见到他,言沐安就已经确定了自己的心意,只是他太愚笨了,不知道她小小的心思,等到事情已经再也无法挽回了,他才后知后觉。

    陆辞桓怎么会是值得爱的人,怎么会是她能爱的人,一个不懂得什么是爱,不懂得怎么去爱的人,怎么能是让言沐安去付出的人。

    “陆子煜,陆子煜。”

    陆子煜揉了揉眉心,再次将焦点放在言沐安的身上:“怎么了?”

    “你今天怎么了,总是心不在焉的。”

    他想了想,露出惆怅的表情:“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是瞒着经纪人偷偷跑出来的,你也知道武轻轻的脾气,我难免担心自己的明天啊。”

    “轻轻?她怎么会成为你的经纪人的?”

    “你不知道么?武轻轻大三的时候找了份助理的工作,后来因为各种的机缘巧合,成为了一个小明星的经纪人,取得了不小的成绩,然后她就在圈子里名声大噪,之后又因为多种原因,被指派给我了。”

    言沐安依旧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她不是……”

    “她怎么了?”

    “没什么。”她摇摇头,“就是觉得有些奇怪,轻轻,本科的时候,特别不喜欢这些的。”

    陆子煜也愣了一下,他在大学的时候跟武轻轻的接触也不算是多,只能从尚妤和言沐安的只言片语中大致画出她潦草的形象,她们口中的她,好像是一个不喜欢说话很沉溺于自己小世界的一个小姑娘,只是跟武轻轻接触之后,他见多了她左右逢源,把酒相谈的样子,已然将那个朦胧的印象丢到了一边。

    她们口中的武轻轻,和自己认识的武轻轻……真的并不像是同一个人。

    “没事。”言沐安摆了摆手,“那你快回去吧,别给轻轻找麻烦。”

    “言沐安,你真是……”陆子煜有一种有气没地方撒的无力感,“真是不识好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