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二十五章:她的心真的好小好小,小到都装不下他的名

第二十五章:她的心真的好小好小,小到都装不下他的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言沐安。”陆辞桓冷冷地看着她,手里提着一个血肉模糊的孩童,还有大滴大滴的鲜血从孩子的身上落下来,言沐安狠狠地捂着胸口,摇着头退后。

    “不是,不是的。”

    “不是什么。”陆辞桓咬着牙,眼睛就像要喷出火一样,“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他可也是你的孩子。”

    血色的小孩子忽然睁开了眼睛,是一对没有瞳孔的白色眼珠,他阴测测地看向言沐安,张开的嘴还流着鲜血:“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

    “不是。”言沐安拼命地摇头,“不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想过伤害你的,真的没有。”

    “晚了。”一大一小同时发出阴冷的声音,一步步向她靠近,那小孩从陆辞桓手上跳了下来,走在前面,只有眼白的眼睛直勾勾地对着言沐安。

    “妈妈,医院好冷,你来陪陪我吧。”言毕,周围刮起一阵黑风,夹带着沙砾重重地拍在身上却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言沐安没有再后退,眼睛里生生地流出了两行血泪:“言恒,是妈妈对不起你,对不起言恒,对不起。”

    小孩原本纯白的眼眸变成了浓重的黑色,他轻轻笑了几声,像是被弃置许久突然被使用的机器,嘎吱嘎吱的刺耳:“那妈妈跟我一起死吧。”他几乎是咬着牙说出的死字,只有压制的粗重的气息,他一下跳到言沐安的脖颈上,重重地咬了一口。

    眼前的黑色慢慢褪去,被一层浓重地鲜血所包裹,言沐安看到陆辞桓站在鲜血的瀑布之上,抱着胸看着她,同高高在上的王者看着不知轻重的蝼蚁,脖颈上的人慢慢消失,好像再次融到她骨血之中一样,她重重地倒下,不停不停地下坠。

    眼前的红色慢慢变淡,最终消失不见,身边烟雾缭绕,她依旧不停地下坠,周围没有任何可以供依托的地方,忽然听到一声银铃般的笑声,言沐安猛地睁开眼睛,她直立在半空中,眼前站着一个穿着白色公主裙的小姑娘,看不清她的面容,但是言沐安就是知道,这是她的女儿,言忆。

    她伸出手,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惹得她又咯咯笑了几声:“妈妈,妈妈。”

    言沐安抱着她,刚才的痛苦心酸一瞬间就被怀里软糯糯的小姑娘填的满满的:“言忆,言忆。”

    “妈妈。”小女孩轻巧地从她怀里出来,飘到与她同等的高度,她白皙的脸被血红色溶蚀,露出森白的头骨,夹着翻出的血肉,言沐安吓得倒在地上。

    “沐沐?”

    “妈妈,我是言恒啊。”尖锐又刺耳的声音将周围的白雾劈出一道黑色的伤痕,“你不记得我么。”

    “沐沐,沐沐呢,沐沐呢。”言沐安四处寻找,血水哗啦啦地从天上落下,淋了言沐安一身,陆辞桓踩在被染红的云朵上,手上提溜着在挣扎地言忆。

    “妈妈,妈妈救我,妈妈。”

    “这是……”陆辞桓看了眼言忆,随即冷冷地看着言沐安,一步步逼近她,“她是谁。”

    “她……她是我女儿。”言沐安发现自己浑身僵硬,就好像忘记了要怎么伸手,怎么挣扎,只能呆呆地站在那里。

    陆辞桓挑眉哦了一声:“是么。”他忽然松手,一声凄厉的妈妈响彻云霄,言沐安眼睁睁地看着言忆从云端掉下去,泪水布满了面颊,她嘴唇颤抖着却说不出来一句话。

    周围的一切忽然消失,言沐安跪在一根粗壮的铁丝上,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言忆,言忆……陆辞桓……”

    忽然一只温热的手抓住了她,不停地焦急地呼唤着她的名字,言沐安猛然从床上坐起来,抱着被子愣愣地看着前方,还没有从梦中的余悸中恢复过来。

    “沐安。”陆子煜刚站起来,又慢慢地坐下,“怎么了,是……”是梦到他了么……

    言沐安狠狠抹掉了眼泪,揉了揉脸颊,摇头:“没事,我就是做噩梦了,没什么。”

    太阳应该已经升得很高了,被厚重的蓝色的窗帘挡在外面,也带着些蓝色的光亮。

    “我去洗漱了。”言沐安掀开被子从床的另一边下去,重量才放到双腿上,腿忽然一软又重重地坐到了床上,她揉了揉已经很杂乱的头发,没有见到身后的人紧握的双拳和晦暗的眼眸。

    言沐安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再次站起来走进了洗手间,克制地关上门,将水龙头开到最大,倚着门无力地滑落到地上。

    “医生,我的孩……”

    “你还年轻,好好养好身体,以后还有机会的。”

    “他……”

    言沐安捂着自己的肚子,眼前的景物有些模糊,耳边响起那个护士的话。

    “是个男孩子,已经成型了,只是可惜了。不过还好妈妈没事。”

    言沐安紧紧抱着自己,压抑着的哽咽还是从喉咙中溢出。

    对不起,对不起,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不知道会突然出现酒驾的车辆,不知道……

    要是,要是她没有一时兴起选那条偏僻的路,没有想着出门,就不会遇上,就不会撞上,她的孩子也就不会……

    都是因为她,是她害死了自己的孩子,都是因为她!

    “沐安,沐安。”陆子煜敲门敲得很重,脊背后的门也在不停地振动。

    “怎么了。”她声音沙哑的不像话,揉进洗手间哗哗的水声,更多了些脆弱,像被拉到极致的发丝。

    陆子煜皱着眉头,心里有些不安和失落:“你,没事吧。”

    “没事,我真的没事。”

    “那……”他收回了自己的手,想说的话乱糟糟地堆在脑海中,他理不出开端,结束,烦躁地转过身。

    桌上的蛋糕被端正地摆在桌子的中间,依旧还是昨天的样子,只是那淡淡香味却有些旧了,没有办法再让已经麻木的情绪兴奋起来。

    她的心真的好小好小,小到除了他,真的谁都装不下了……

    言沐安,五年了,都不够你忘记他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