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二十三章: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们不可能在一起

第二十三章: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们不可能在一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言沐安觉得已经自己睡了许久,但是依旧很疲惫,趴在床边的姿势很累,脖子胳膊也有些僵,她挣扎着睁开黏在一起的眼睛,视线里出现一片被虚化的白色,微微抬起的小脑袋又重重地落下。

    好累啊,再眯一会儿。她还这么想着,下一秒却猛地睁开眼睛,眼前只有一床被掀开的被子,悬在右上方的吊水瓶正滴落最后一滴药水。

    他不要命了么,又到哪里去了?言沐安立马抽出自己的手机,因为焦急不小心将什么东西碰掉在地上,发出十分微弱的声响。言沐安无暇顾及,迅速地翻找陆辞桓的电话,无意间看到掉在地上的东西——一颗牛奶糖,糖看着也有些变形,糖纸已经有些发皱,扭在一起的两端也无力地松开,一看就是被放了好久。

    “你没事吧,我不知道你不能吃甜的。”

    记忆中的陆辞桓摇了摇头,揉着发皱的眉心,特别轻声地说了句没事,看着地上的糖果,眸子里有许多自己看不懂的情绪。

    言沐安一直以为,陆辞桓不过是不喜欢吃糖,他呕吐的反应也不过就是单纯的厌恶。

    事实总是跟人想的千差万别,他们都会自以为掌握了所有,编纂出一个与现实截然不同的,自以为合情合理的回答。

    “我好像听说,小叔四五岁的时候因为吃糖被爷爷发现了,然后那天晚上,他就因为吃糖太多住进了医院,从此闻到浓一点的甜味都想吐。”

    “可是你小叔不像是这么贪吃的人啊。”

    言沐安知道,陆辞桓当然不是,即使是小时候也不是贪吃的人,他只是,不能有喜欢的东西罢了。

    “言小姐应该知道,一个真正强大的人,不能存在任何的软肋,不然他就会死的比任何人都要难看。你只是希望辞桓跟你在一起,而我是真的希望我儿子,能有自己的成就,言小姐应该能理解我这个父亲的做法吧。”

    所以陆辞桓吃的糖,他养的宠物,他喜欢的人,他喜欢的一切一切要么被那个人亲手毁掉,要么都变成陆辞桓再也没有办法去喜欢的,不敢再接触的。

    她不敢想象,那个人怎么能残忍到逼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吃完一桌子的糖,吃到他呕吐,吃到住院,怎么忍心允许他养宠物,却在关系最好的时候,当着他的面杀掉他的宠物,做成他一周的餐饭;又怎么能无耻到,用最肮脏的手段,亲手粉碎他萌生的对感情一点点的向往。

    言沐安泪水早就涌了出来,她一只手捏着发酸的鼻子,掉在地上的奶糖在视线中出现了许多的幻影,她抬手用力抹了一把眼睛,看着手上发亮的拨号页面,却失去了刚才不管不顾的坚定。

    不能再继续了……她摇着头跌坐在病床上,视线依旧放在地上的那颗糖上面,她做不了什么,她真的什么都做不了。

    言沐安抓起包不管不顾的冲了出去,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害怕起来,她要拼命地跑,要跑的远远地才能躲开这些让她畏惧,让她无力地东西。

    她跑得很快,耳边的风声很大,言沐安还抽着鼻子,在拐弯处猛地撞到了一个人,那个人的手紧紧地抱着她的腰,生怕她会出什么事情,自己却因为言沐安带来的冲力踉跄着退了几步。

    “对不起。”言沐安就要逃开,一下被人攥住了手腕。

    “怎么了?”言沐安的手腕又滑又细,陆辞桓忍不住加大了手上的力气,又怕她承受不住这样的力量,又怕自己松手了她就会消失。

    言沐安抬起湿漉漉的眸子,有些无措地看着陆辞桓,抿着唇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陆辞桓心里一动,将人抱在了怀里,柔声又问了一遍:“怎么了?”

    她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却因为他的这句话再也忍受不住低低地哭了起来,陆辞桓轻轻拍着她的背,任由怀里的人将鼻子眼泪全都抹在他的身上。

    “陆辞桓,对不起。”

    陆辞桓浑身一僵,唇角泛起一个十分苦涩的笑容,他知道她想说什么。

    对不起干扰了你正常的生活,对不起我的不自量力带给你这么大的痛苦,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们不可能在一起。

    他从前就一直觉得,言沐安把所有的事情想得很简单,简单到只有想做的和不想做的,做错了就放弃,做对了就继续,所以她总是开始得这么轻易,结束得也这么干脆,然后将所有的错误都埋在几句对不起里面。

    对不起一直都是在最错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她还是不知道,这三个字没有任何的用处,只会平白地让人觉得不甘心。

    不甘心所有的一切,都湮没在这三个字里面,说完之后,所有的事情对她来说,就好像没发生一样,而自己却可笑地抓住所有的细节不放,像个滑稽的小丑。

    陆辞桓松开了手,点了点头,转过身去,他感受到身后的视线,手轻轻颤了一下,有些艰难地下楼离开了医院。

    “十分钟,你知道我在哪里。”陆辞桓打完电话,回头看了一眼纯白色的医院。他刚刚还想着,初春万物都是新的,兴许所有的事情都能萌生出些许希望。

    终于只是他的想想。

    言沐安看着陆辞桓开的背影,忍不住蹲在地上压抑地哭了起来。医院里发生过太多这样的场景,旁边的人匆匆从她身边经过,谁都没有去打搅她的安静。

    过了许久,言沐安才站起来,顶着红肿的眼睛,飞快地跑回了病房。病房已经被清洁阿姨打扫干净了,她低着头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那颗牛奶糖。

    她再也找不到留给自己的糖了。

    “诶,小姑娘,今天就带你男朋友出院,不是挺严重的么,怎么不在医院住两天。”

    言沐安低着头,捏着手里的包,声音沙哑:“他不是我男朋友。”

    “那你们两个结婚挺早的。”阿姨已经把最后的地方清理完了,她才揉着完了许久的腰,正好看见言沐安红着眼睛摇头,心下才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正要开口安慰几句,言沐安对她露出一个淡淡地微笑,转身出门了。

    “这是,两口子吵架了?”她摇了摇头,算了别人的生活自己管这么多做啥,还是想想自己喽,她推着卫生清扫的工具,揉着还有些酸痛的腰转向下一个病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