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十章:要如何学会,不死心,不抱有希望

第十章:要如何学会,不死心,不抱有希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许厉之听到楼下细碎的声音有些不放心,便从房间里出来,言沐谨的门被嘭地一声合上,楼下只剩下言沐安一个人失落地坐在椅子上。

    “安安。”

    “哥。”言沐安硬是扯出了一个微笑。慌乱中带在身上的伪装,破绽百出,拙劣的样子十分的刺眼,许厉之眼神黯淡,坐到她对面。

    “没事的,过几天,沐谨应该就能想通了。”

    言沐安点点头,塌着背将下巴搁在桌子上:“可是被自己在意的人讨厌,就是很难受啊。都怪这个小孩,心思这么细腻做什么,就不能像个正真的小孩子一样,什么事情哭一场立马忘掉么?”

    不知道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言沐谨,言沐安突然间觉得好累。

    为什么就不能像一个孩子一样去想所有的事情,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难过了就哭一场,开心了就大声的笑出来。

    所有的事情为什么不能非黑即白,选择中干嘛要隐藏这么多情非得已,还要哭着解释必要去伤害一方。

    没想到谁都比不过一个小孩子。

    许厉之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视线放在言沐谨吃剩下的面上,还有丝丝的热气穿破油层冒出来,在灯光下虚弱地颤抖。

    “我马上就收拾。”言沐安晓得自己的这个哥哥有些洁癖,最不喜见到脏乱的东西,她从桌子上起打算随便收拾收拾。

    “安安,我也有些饿了。”

    言沐安离开的步子顿住,她回想刚刚吃饭的时候,貌似许厉之也有什么心事,并没有吃多少,她故作调皮地说:“厨房里还有,但是既然是我做的饭,哥你想吃就得洗碗哦。”

    “好。”许厉之笑得温柔,如化物春风一般,一双眸子却依旧显得有些锐利,言沐安盛好面条端到他面前,“很不错。”

    “我会拿出手的东西,当然不会差啦。”她又坐了一会,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哥,我先回房了,还有点事情,你慢慢吃。”

    许厉之头也没抬,嗯了一声,耳朵紧跟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哒哒哒地上楼,打开门,关上门,最后空气又一次停止了振动,静的只有他的呼吸,有规律地掀起看不见的微澜,被满室的寂寥吞没。

    他小心翼翼地,连吞咽都被压抑在嗓子后面,自虐般的享受着这种空寂。

    安安,到底怎样,才能学会不死心,又不抱有希望。可以不露声色地接受自己对你压抑的感情,可以坦然地面对你。

    能够一点都不介意地说,对,我喜欢你,我只会站在你身边,看着你幸福。

    许厉之眼中突然闪出凶狠,带着同刀尖一般的锐气,恍惚间还伴着一声铮鸣,有什么瞬间碎成了齑粉,从眼前消失。瞳孔才又恢复黑白分明的样子。

    他安静地喝完最后一口汤,转身进了厨房,在楼梯上偏头看了眼墙上表的刻钟,2:13。

    时间过得真慢。

    言沐安回到房间,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打开视频。

    漆黑的画面停顿了一会,出现一个粉嫩玉琢的小女孩,蒙着水汽的桃花眼幽怨地对着摄像头:“麻麻,你今天好晚啊。”“对不起啊,小舅舅今天有些不开心,妈妈去跟他说了几句话。”

    “小舅舅系森麻麻的气么?”

    言沐安点点头,小女孩立马露出一个微笑:“那沐沐今天不森妈妈的气了,麻麻一个哄不好两个小孩纸。沐沐明天再森麻麻的气。”

    “你个小机灵鬼,今天有没有乖乖的,有没有给你朝叔叔惹麻烦。”

    “米有,系朝叔叔给沐沐惹麻烦了,朝叔叔把麻麻的小瓶瓶都摔碎惹。”

    朝季涵出现在画面里,有些无奈地对着言沐安笑了两声,捏了捏言忆的小鼻子:“自己闯了祸还要怪别人。”

    他温柔地将小女孩抱起来,放到自己的腿上,正对着屏幕悠闲地靠在椅背上:“累了?”

    “还好,就是没有想到言沐谨会有这么大的气。”

    朝季涵点点头:“怎么想不到,你要是对言忆不辞而别,她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言忆听到,奶白的小手立马捶打着抱着自己的人,整个人都在他怀里乱动:“坏叔叔,呸呸呸,麻麻才不会离开我呢,朝叔叔欺负我,乱说话,我麻麻才舍不得离开我呢。”

    他一只手就将挥舞的两只小爪子抓到了手心,笑着揉了揉她的发顶,将小姑娘的头发揉的乱糟糟的才住手:“叔叔就是开个玩笑。”

    言忆撇着嘴都快要哭出来了,楚楚可怜地对着摄像头:“麻麻,你快点肥来,叔叔脑系欺负我。”

    “什么时候回来?”朝季涵也紧接着抛出这个问题。

    言沐安愣了一下,什么时候回去?

    是啊,什么时候回去。

    外婆去世和父亲病重的消息还是自己无意间在从前的学校网站上看到的,当时还有些奇怪会有谁给她写信,拿到通知之后她想也没想就慌慌张张地回国了,没有一点计划,突然间要问她什么时候回去,一时还真有些说不上来。

    她还没想过什么时候回去,只知道,自己不会呆多久。

    她不会在这里呆多久的。

    朝季涵见她沉默的面庞上又露出疲惫的戚色,那种神态仿佛已经成了她面容的一部分,开心,难过,沉默的时候都如影随形地附着在那张青春的脸上,压抑住所有的阳光与朝气:“你那边很晚了吧。”

    “还好,两点多了。”

    “小忆,明天妈妈还要去看外公,我们让妈妈先去休息好不好。”

    言忆扒着桌边,大眼睛滴溜溜地看着自己的母亲,被朝季涵揉乱的发丝堪堪地垂在脸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言沐安正要开口安慰几句,言忆听话地开口:“麻麻,那你早点碎觉觉哦,我也去碎觉觉惹。”

    “好,乖。”言沐安伸手摩挲着冰冷的屏幕,原本多彩的画面变得漆黑一片,她才意犹未尽地收回手,靠着椅背长长地叹了口气。

    言忆长得,越来越像他了。

    窗户没有关好,微凉的春风送来断断续续的花香,微微吹动轻薄的窗帘,飘荡的缝隙之间,远处那幢最高的公寓似乎还亮着灯,言沐安一下子站起来扯开窗帘,窗外万籁俱静,只有自己房间的灯依旧明亮。

    言沐安,这喜欢胡思乱想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掉啊。他怎么还会住在那里,就算那栋楼里面有人,又怎么会是他。

    他说过要将你清出他的生活,就绝对不会有半分的留恋。

    言沐安,清醒点,清醒点。她关好窗户,拉上窗帘,重重地将自己甩在床上,灯也不关就扯过被子缓缓闭上了眼睛,贴着眼睛的被角,有点点的湿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