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九章:如果允许,你所有离别的话语都将是再也不见

第九章:如果允许,你所有离别的话语都将是再也不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餐桌上的三个人,两个都各有自己的心事,饶是许婉琴再怎么热络,气氛也没有活跃起来,原以为会有这欢声笑语的接风显得有些冷淡,草草吃完之后,许婉琴拉着言沐安说了些国外的事情,她避重就轻随便扯了些无关痛痒的轶事,等到时间差不多了,推脱说自己有些疲惫,回到了房间。许厉之一直在沙发上,看着那本财经杂志。

    “这都十点了,你也早点睡吧。”许婉琴将桌子又收拾了一下,对着悠闲地坐在一边的儿子说。

    许厉之点点头,看了看腕表:“妈你先休息吧,等我把这一点看完就回房。”

    “诶好。”许婉琴站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腰,走了几步又转身到了自己儿子面前,“厉之,武轻轻是个好孩子,她比安安……”

    “妈。”他立即母亲的话,“我都知道,我有分寸。”

    许婉琴凝视着自己的儿子,他依旧摆着看书的模样,橘黄色的灯光下,许厉之身上的色彩才显出了厚度,有极细的微尘浮在他的身边,她这才觉得自己的儿子是活生生的,真正地落在了实地,松了口气:“好好好,你们都大了,妈也说不上什么话了。”噙着一抹微笑回到自己的房间。

    客厅里再没有任何的声音,许厉之才合上书,揉了揉疲惫的眉心。

    也不知道武轻轻那个笨女人到家没有。焉然浮上的想法将许厉之也吓了一跳,他又要抓过那本杂志,手一滑“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在空荡的客厅中飘荡了许久。他拾起杂志烦躁地丢在沙发上,杂志的封面上赫然写着“陆氏再造商业神话”,标题下是一个男人孤冷的轮廓。

    等到将近十二点,大门才开了一个小缝,缝隙渐渐变大,一个人影闪了进来,又轻手轻脚地关上了门,见到仍坐在沙发上了许厉之,言沐谨吓得退后了两步。

    “哥你怎么还没睡?”言沐谨不知道怎么弄的,半边脸有些发肿,红色的血迹已经干涸在脸上。他坐到许厉之身边,直接拿起桌上的苹果咬了一口,因为动作有些大牵动了脸上的伤口,疼得吸了口气。

    许厉之敲了敲他的脑袋:“怎么回事?”

    “哦,就是翻墙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他说的很轻易,手中的苹果咬了几口便愤愤地放下,“妈买的什么苹果,这么难吃。”

    许厉之摇摇头:“去我房间,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他站了起来,“不是说不回来么,最后为了回来还弄了一脸的伤。”

    听到自己被戳穿,男孩一下子就炸了毛一样:“我不是!”

    “好好好,不是,不是。”

    言沐谨跟在他身后,忸怩了许久,才不自然地开口:“那个,我就是随便问问,那个谁怎么样了。”

    “你自己去看不就行了,为什么要问我?”

    “哥,你就是这么对待伤患的么?看来这个家真的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我还是……”言沐安迷迷糊糊地样子出现在两人的面前,言沐谨话顿在喉咙。

    言沐安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盯着比自己高的少年许久,才反应过来:“言沐谨,你脸怎么了?”

    虚伪!言沐谨捏着拳头,摆出一副十分疏离的姿态:“跟你有关系么。哥我回房睡觉了。”说完头也不回地撞着言沐安的肩膀离开。

    “他,脸上是怎么弄的?”

    “翻墙的时候摔了一跤。怎么还没睡?”

    言沐安偏头看着言沐谨离开的方向:“有点睡不着。哥不是也没睡么。”

    许厉之不可置否,耸了耸肩:“我房里有药箱。”言沐安了然许厉之是在给自己提供机会,忙不迭地点头,跟着他取了药箱,叩开了言沐谨的房门。

    言沐谨有些沮丧地瘫在床上,双目无神地盯着灯光,感受到进来的人不是许厉之,他立马从床上坐起来:“你来做什么?”

    “帮你上药啊。”言沐安挂着平常一样的恬淡的笑容,走到他面前,“留疤了就不好看了。”

    “天知道你多想让我留疤。”言沐谨顺口讽刺了一句,说完却有些后悔,偷偷地看着言沐安的反应。

    她的动作顿了一下,面上仍旧没有任何变化:“恩,对啊,你怕了。”

    “呵,笑话。”言沐谨不自然地夺过她手中的药箱,“我自己来,不用你假好心。”

    他走到浴室,对着镜子笨拙地清理着自己的伤口,不时地发出抽气的声音。言沐安在原地怔愣了许久,才缓步走到浴室门口,听到他抽疼的声音,言沐安上前一步,抽出他手中的棉签。

    “言沐谨,你现在生气就接着生气,但是对我发脾气就好了,不用勉强自己。”说完不理会一脸不自在的言沐谨,小心地处理伤口。

    结束之后,言沐谨依旧站在原来的地方,言沐安低着头收拾东西,两人具是沉默。

    “我先回去了,你早点睡。”言沐安低着头走出了浴室,身后的男孩懒散地叫住她。

    “喂,我饿了。”

    言沐安偷偷笑了笑,抬头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跟我下楼吧。”她动作麻利地把医药箱还了回去,在厨房里找了些剩下的食材,给言沐谨下了个面条。

    “只剩下这些了,你将就点吃吧。”言沐谨看着泛着点点油腥的面条,上涌的热气裹挟着一阵的香味,他更觉得腹中空空,二话不说夹了一大筷子吹了吹直接送到了口中,味道出奇的美味。

    还好。他现在应该消了些气了吧。言沐安看着他,眉眼才舒展开,不期然撞上言沐谨冷淡的眸子。

    “怎,怎么了?不,不合胃口?”言沐安原本放下来的心又紧张了起来。不应该啊,她对自己的手艺还是很有信心的,刚才人不还是好好的么?

    离得太远了,她现在竟然连一个小孩子的心思,都琢磨不出。

    “你为什么还回来?你当初这么潇洒地就离开了,接着潇洒!接着率性,接着自以为是去啊!为什么现在要回来,你问过我同不同意你回来了么?”

    言沐安低着头:“对不起,这件事情,是我错了,事发突然,没来得及告诉你。”

    “你不是来不及,你根本就没有想过告诉任何人!你就想一个人离开,就想干脆地从所有人的生活中抽身,就想隔断过去的所有是不是!那你现在回来算什么,难过的时候把我们都丢开,开心了再随便糊弄几句就能捡回来?”

    “沐谨。”言沐安见到他发红的眼眸,伸手就要抓住他的手,被他一把打开。

    “言沐安,我讨厌你。”言沐谨摔下筷子蹭地站起来离开了客厅。言沐安呆呆地注视着他的背影,眼神黯淡。

    言沐谨回到房间,重重地把自己甩在床上,所有的力气在一瞬间消失。

    告诉他?告诉他什么,告诉他,沐谨,我要离开,再也不会回来了。

    再也不会回来了……

    言沐谨说不清楚自己心里在想什么,人已经回来了,但是为什么,他还是觉得很愤怒,很不甘心。

    在她眼里,到底什么时候,自己能成为一个可以被信任的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