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六章:他们都有恒久的目的地,我只能暂时地在某一处栖息

第六章:他们都有恒久的目的地,我只能暂时地在某一处栖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四年后……

    言沐安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人人群,他们用自己的笑声,联系在一起,织成一个巨大的屏障,唯独将言沐安一个人拒绝在外面,眼前的所有人都变得模糊,模糊成一个个行走的色块,但是欢声笑语却紧紧地抓着她的耳膜,像是一种报复。

    她忍不住也勾了勾唇,虽然是与微笑一样的弧度,却涩得让人鼻酸。

    好像回到了五年前离开的时候,那天也是这样,周围的人十分融洽地集聚在一起,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在喧闹的大厅里面,听着行李箱轮子滚动的声音。

    她还是回来了。

    言沐安吐出一口气,大步走了出去。

    a市的春天向来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样子,走出机场不期然就是团簇的嫩绿撞入视线,天空澄澈微蔚蓝,有白云如蚕丝一般飘散其间,浅淡缥缈,相得益彰。

    “安安。”许厉之一见到言沐安,即刻熄灭手中的香烟,迎了上去,接过她手中的行李。

    “哥。”言沐安打了声招呼,“爸现在怎么样?”

    “医生说情况还算是稳定,你不用担心。”

    “恩。”

    两人再没有一句话,许厉之在余光之中窥见言沐安的侧脸,五年没见了,言沐安倒是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脸上还是带着点婴儿肥,身材瘦瘦弱弱的,只是,人,又安静了许多,眉眼间又多了些闲闲的清冷。他动了动嘴唇,想问的话还是没有说出来。

    他多想问眼前这个自己一直牵挂的人,在国外生活的好不好,有没有打算呆在国内,有没有想过他,有没有因为从前的事情……

    但是许厉之一直不知道,要怎么说会是言沐安喜欢听的,要说什么,她才不会敏感地又想起从前的事情,要怎样,才能避免她身上一直有的浅浅的疏淡。

    放好行李箱,言沐安下意识地就拉开后排座位的车门,钻了进去,许厉之眼神暗了暗,坐上驾驶座,发动了车辆。

    言沐安靠在车窗上,看着一晃而过的高楼,她从前并不是常常走这条路,但对这一条路的熟悉,她甚至都记得,回到家需要拐几个弯,有几个红路灯,经过了几个市场……连每个路口的标志,都如数家珍。

    五年前,她就是在这条路上,拖着自己全部的家当,朝着相反的方向,一步一步地离开。

    离开之后,便再也找不到目的地,所有经过的地方,都叫漂泊客居,包括这个曾经称为家的地方。

    言沐安已经不知道,如何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再像孩子一般,惬意地窝在这个被叫做家乡的地方。

    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时间才没有将痕迹磨平的能力,它不过是再一次加深你厌恶的印迹。

    车很快到了市中心医院,许厉之在前面带路,将言沐安带到了言浩在的病房,无言地离开,贴心地将房门拉上。

    言沐安向前走了几步,此时的言浩还在睡梦中,岁月待她是宽容的,但在言浩的身上却毫不留情,两鬓的头发都有些花白,原本细小的皱纹也成了容纳沧桑的沟壑,因为生病的原因,苍老的面容又增了许多的颓色。

    父亲老了。

    她想起爸爸有力的手臂如何将自己举得高高的,胳膊上凸起的青筋也跳动的有力,想起每次爸爸微笑的时候,眼角细细的眼纹,像是柔柔的涟漪。

    言沐安看着旁边透明的液体,无声地流入干瘪粗糙的手背,却没有令它丰盈起来,依旧干涸着,像久旱开裂的土地。

    似是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归来,病床上的人缓缓睁开眼睛,看到连忙擦拭自己眼泪的言沐安,他慈祥地笑着向她伸了伸手,言沐安立即上前去。

    “怎么哭了,爸不是没事么。”

    “没有,就是春季风沙有点多,迷着了。”

    “都这么大了,还要跟爸爸嘴硬。”

    言沐安俯身,抱着病床上的人:“爸还不是一样,都这么大了,还要戳穿我。”

    “你呀,嘴上就是这么不饶人。”言浩轻轻拍了拍言沐安的背,眼睛微眯,微弱的光芒从细缝中泄出,“自己一个人回来的?”

    言沐安闷闷地嗯了一声,又坐好在椅子上:“我自己一个人回来,您就不欢迎了。”

    “怎么会,谁敢冷落我的宝贝女儿。”言浩要坐起来,言沐安会意,扶着他将枕头垫在他的身后,“安安,这次回来,就别走了。爸也不放心你一个小姑娘家一个人待在这么远的地方。”

    言沐安扬起一个微笑:“爸,我自己在那里过的挺好的,而且,我现在的事业人脉都在β国,你就这样把我叫回来,不是明摆着让我啃老么?”

    “可这毕竟是你的家,你不可能连家都不顾吧。”

    她眼睛闪了闪,没有直视自己的父亲:“爸,我刚回来,你就这么着急书走不走的事情?”

    言浩依旧坚持刚才的话题,宠溺地拍了拍她的手:“安安,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你也该放下了。”

    她没有说话,言浩语重心长:“安安,爸爸的状况你也知道,爸还能活多久?还能照顾自己的宝贝女儿多久?爸爸真的不愿意再看到我的女儿,躲在这么远的国家,自己一个人哭,一个人搜了委屈也得忍气吞声的,安安?”

    “爸。”言沐安的手捏得紧紧的,“爸,就算我不在国内,也能经常来看您啊,而且我的工作特别轻松,有很多的闲暇时间,这跟回来没有任何的区别啊。”

    “你要是真的这么想,这五年就不会断绝跟家里所有联系,一个电话,一封信都没有,要不是外婆离世,要不是爸爸我这次病重,你有想过要回来看看么?”言浩因为激动,气一下子涌上来咳嗽了几声。

    言沐安不可置否,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坐在那里,手心微微有些出汗。

    “安安,你是不是,因为之前的事情埋怨爸爸?”言浩终于小心翼翼地问出了最后的问题,他的视线落在言沐安身上一丝一毫都不敢放松。

    他真的怕,怕从她口中听到肯定的答案。他不是没有想过,是自己的私心拆散了女儿和那个人,才逼走了自己的女儿。但是他一直不愿意相信,他不愿意相信自己小小的女儿会从小小的破绽中看明白事态,他也不愿意相信,他的自私,会被女儿洞察。

    言沐安笑了笑,全然没有刚进来的轻松与眷恋:“爸,你不是说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么,现在说这些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安安,你知道,爸爸当初也是为了你好。”

    “恩。”言沐安点头,过去的事情都是为了她好,她当然知道,他们总想着这样是对她好,那样也是对她好,都不知道她想要什么就“全心全意”地对她好,自己的父亲不知道,连陆辞桓也不知道,她明白,“爸,我都知道。”

    “我刚下飞机,还有些不适应,我明天再过来看你。”言沐安拍了拍自己父亲的手,走出了病房,背影孤单。

    言浩看着门一点点阖上,长长地叹了口气。

    “楚惜,我对不住你,对不住我们的女儿安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