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追妻定理 > 第二章:我见到你只是空欢喜一场,留下满地的慌忙

第二章:我见到你只是空欢喜一场,留下满地的慌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等到长短不一的指针停留在十的数字上,所有的工作才结束,言沐安收拾好东西,一刻也不愿意停留。

    “沐安,你明天还来么?”

    言沐安看了一眼问话的人,貌似听林娆提过,是叫孟娆吧,礼貌又客气地回答:“不了,不了,林娆今天晚上就跟导师调查回来了,明天就能来上班了。”

    言沐安刚打开更衣室的门,领班一脸严肃的走进来,将屋里所有人都看了一遍。

    “走走走,走什么走,都上二楼207包房去,有事找你们。”

    言沐安抿着唇,很不情愿地跟着一干人上了楼,大家都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我上班这么久还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孟娆低低地问。

    言沐安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就是隐隐觉得,这不是件好事。

    207包房,到了。

    领班一脸谄媚地到了沙发中间的男人身边,言沐安在人群的最后面,抬眸无意间看到了主位上的男人。一张脸被包的严严实实的,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满是怒意。她看着那双眼睛,觉得仿佛是在哪里见到过。

    “都在这里了?”

    “是,连少爷,都在这里了。”

    连立!言沐安捏紧自己的包,偏头看着半开的门,一点点,向门边移动。

    “沐安,你别闹了。”虽然是极小的声音,在这个连呼吸都能听清楚的房间里,格外的清楚。所有人都将视线放在她身上,言沐安毫不迟疑,拔腿就跑,门口一身膘肉的保镖像抓小鸡抓住她拎到连立面前,重重地丢在地上。

    “沐安?”连立的眼中满是狠绝。他自小被家里的人捧在手心里,想要的,没有得不到的,只有他欺负别人,其他人受着的份,什么时候像今天这样被侮辱过。

    “什么人得罪的起,什么人得罪不起,就算是草包也要分清楚。”

    他想到那个男人鄙夷的眼神胸腔就气得发疼。都是这个女人,他开口,牙齿咬得轻微作响:“我们又见面了。”

    言沐安心虚一笑,刚才还觉得祁衡这件事情做的漂亮,妈的,这就是他的处理好?她就根本不能相信跟陆家有关的人!

    “连少爷,这都是个误会。”孟娆立即出现在言沐安面前,言沐安轻扯了一下她的衣服,孟娆就像没看见一样,又挺着自己高耸的胸脯,“连少爷,沐安是无辜的。”

    言沐安见到如此“仗义”的人,心里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她突然间明白为什么林娆跟这个女生一直不对付。

    她无法,只能悄悄地把手伸进自己的兜里,前面的女生回头特别坦然地看着她:“你说对么,沐安。”

    言沐安的动作顿时石化。

    保镖一下就发现了言沐安的意图,粗暴地抓出她的手机,摔在地上。

    对你个大头鬼!言沐安瞪了她一眼,刚就是她叫自己“别闹”害自己被发现,现在搬救兵的路子都被她堵死。这女的脑袋被门夹了么,看不出来形式是什么样子的?

    “想找白天的那个救兵。”连立不耐烦地推开挡在前面的人,手用力地捏着她的下巴,恨不得把她骨头捏碎:“你最好把他也叫过来,让他看看,你到底在经受着什么。”说完直接把她丢在地上,给身后的人示意,言沐安立即被两个人架起来,满脸横肉的男人一脸猥琐地向她靠近。

    “连立!你不能……”

    “不能?在这里,就没有我不能做的事情,今天也让你们好好看看,得罪我连立,到底是什么下场。”

    孟娆立即抱住连立的大腿,语气柔弱哀怜:“连少爷,沐安刚来,什么都不懂,您要是生气,就都冲着我来,让我做什么都可以,能不能放过沐安。”

    连立冷冷地看着脚边的女人,眼睛里氤氲了淡淡一层的水汽,倒是有一点楚楚可怜的姿态,衣服因为刚刚的争执有些凌乱,隐隐约约露出胸脯的曲线。

    连立自知自己“名声在外”,但仍有多的是的女人往自己坑里掉,他不是不明白原因的。但是谁做事都有一个标准,他连立,也不是一个做慈善的浪子。

    “哦~什么都可以啊。还有这个,你们一起了。”

    言沐安趁他们松开的一瞬从身上抽出了一把匕首,抓着她的人吃痛,松开了她。

    “都别过来。”言沐安的胸口剧烈起伏着,拿着匕首的手也有些发抖。

    言沐安,快想想,要怎么样才能出去,要怎么样才能逃开。之前不是没遇到过什么危险的情况,之前是……

    她眼中划过一丝暗淡,捏紧了手中的武器。

    自己也能保护好自己的,根本就不需要他。

    “你觉得就凭你手里的那个东西,能逃出去?你们快动手,用完了给我家大黄也享受享受。”连立盯着被逼到墙角的言沐安,心里一阵不耐烦。要不是她那一脚,今天怎么会便宜了这些人。

    这些都是这个女人自找的!

    言沐安已经靠在墙上了,面前的人依旧步步紧逼,她横着刀就要冲出去,一个人直接抓住她的手腕,将刀打在地上,肥胖的身躯越发靠近,油腻的气息让言沐安一阵的作呕。

    怎么办,言沐安,怎么办,谁来救救她。慌乱之中言沐安随手抓起旁边的一个酒瓶,砸到逼来的人头上,屋里一阵的安静,隐隐约约之间,有阵阵急促的警铃声。

    言沐安看着晕染出的鲜血,还有些恍惚,就已经被被带上了警车。

    陆辞桓皱着眉头,因为空腹喝了太多的酒胃有些发痛,警铃的声音格外的刺耳,他烦躁的睁开眼睛,一个纤细的身影被推进警车。

    “怎么回事?”驾驶座上的祁衡也见到了满是狼狈的言沐安。这下总裁是走不了了,他心里想着。

    “属下不知道。”

    陆辞桓收回自己放在胃上的手,坐正:“跟上。”

    “总裁,快要登机了,明天的行程也已经安排好了。”

    “来得及。”

    自己,再犯傻这一次,就这最后一次。

    连立坐在警局里一言不发,吊儿郎当地打量着这些人,旁边的言沐安蜷缩在一起,像是受了很大的惊吓一样,双目放空像蒙上了一层雾气,将自己隐藏在一片朦胧之后,情势到底是如何一目了然。

    “李局长,我是不是可以走了。”他本想掏掏自己的耳朵,手到了半空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满头的纱布,暗骂了一声。

    李局长看着眼前的混世魔王也是敢怒不敢言,上级的命令下来,自己也不能违抗,但是这个小姑娘……

    “这个女人心狠手辣,打伤了我的人,你可千万不能放过她。”

    “心狠手辣,人这是正当防卫。”女警察拿着一杯水走出来,递到言沐安的面前,将外套给她盖好。

    “没事了,那个人没有事,你不用担心。”

    言沐安哆哆嗦嗦地接过水:“谢谢。”

    “是不是正当防卫我不知道,但是法官应该知道,就不劳烦你们界定了。那我就先走了。”他从位置上站起来,十分愉悦地伸了个懒腰,“人民警察是不是得好好看管嫌疑人,别到时候传讯都找不到人。”

    “你是不是太过分了。”女警察刚毕业没多久,满是一腔的热血。连立大大小小的事做的不少,可每次都因为他父亲的原因,不了了之。眼见着坏人作恶却不能将他绳之以法,心里满是愤恨。

    “又是你啊,小警察。”连立嗤笑了一声,“要走程序的嘛,我也不能让自己的人白受伤对不对。”说完又被一堆黑衣人簇拥着离开了警局。

    黑色的车隐藏在黑夜中,陆辞桓额上的青筋隐隐突出。

    “你越来越会自作主张了。”

    祁衡身形一抖:“属下只是觉得,不必为了这么一件小事,去开罪连家。连立已经得到了应得的教训。”

    陆辞桓抓起身边的文件丢在他身上:“这就是你所谓的教训,把言沐安丢到警局里。”

    “言小姐既然没有处理这些事情的能力,一开始就不应该去招惹连立。”

    听到他的话,陆辞桓不怒反笑:“祁衡,你要知道你现在是在给谁卖命……你的位置,并不是无可代替。”

    “属下知错。”

    “没有下一次。”

    “言小姐的朋友,也应该快到了。”

    陆辞桓扫了他一眼,收回自己的视线:“恩。”他顿了顿,“再等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