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制造商 > 第五百八十八章 老和尚的禅

第五百八十八章 老和尚的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李智做了一个梦,很让人回味,深思,又难以捉摸的梦,在梦境,李智去了一个地方,一个掌控时空,掌控大千面位,掌控世间万物的地方。

    在那个神秘之所,有一张椅子,巨大的金属椅子,只要坐去,他能操控这个宇宙面位,操控大千世界,操控所有的生灵,让这些面位的众生,为他服务,受他奴役!

    梦境,李智不记得自己是否坐了那把无至尊的古老金属宝座,只记得,那张椅子非常的古老,而且散发的着永恒,衰败,和腐朽的气息。

    “醒啦儿!”

    睁开眼睛,沐小美正眨着眼睛,俏皮的看着他。

    李智咧嘴笑了下,道:“几点了?醒了怎么没叫醒我!”

    “你睡的跟个小猪似得,怎么叫醒?”沐小美嬉笑着说:“现在还不晚,都没有九点呢!”

    对于朝九晚五的班族来讲,这个时间已经在前往公司的路了,而对于那些‘懒人’一族来讲,确实还不算晚。

    李智笑了下,沐小美肯定是故意没吵醒自己的,她那点小心思绝对瞒不过李智。

    坐起来,看着沐小美问:“今天有什么打算?”

    “一会儿去课哦,我可是好学生,今天有课!”沐小美嬉笑着说,她知道李智是个大忙人,事情多,肯定不能在像以前那样,整天整天的都陪着自己了。

    她也不奢求那个,只要他过几天,能过来看看自己,别把自己给忘了,够了。

    “对啦,早诸葛美丽给你打电话,说有很要紧的事情要找你。”沐小美道。

    诸葛美丽?

    李智以为是因为‘红雨肉联厂’的事情,也没怎么着急,笑着说:“知道了!”

    “你不用给她回个电话吗?”沐小美坐起来,笑着问。

    李智摇头,笑着说:“不用,真有急事的话,她知道再给我打电话的!”

    “你呀!”沐小美娇媚白了他眼,从床站起来,朝卫生间走去洗漱了。

    太阳都老高了,早应该起来!

    “老板,诸葛美丽小姐又打过电话来,要不要接听?”手的星际腕表闪现了下,小冰出现在面前问。

    相冰魂手机公司制造的‘智能腕表t’,李智从星际商盟购买的星际腕表更加先进。

    “接过来吧!”

    李智靠在床头,说道。

    视频通话接通,诸葛美丽看着靠在床头,赤果着身的李智,愣了下,皱了皱小眉头,不悦的说:“从早我打你电话,怎么到现在才接?都几点了,还没有起床,你是猪吗?”

    李智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有事情快说,没事情滚蛋,没闲工夫跟你扯没用的!”

    诸葛美丽气的牙根痒痒,又无计可施。

    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平复了一下自己要气炸了的心情,瞪着李智道:“有人托我给你李大老板带个话,他想见你一面!”

    “想要见我一面?谁啊?”李智愣了下,好的问,他还以为诸葛美丽想要说‘红雨肉联厂’的事情搞定了,要跟自己要钱呢!

    “智翁老和尚!”

    “谁?”李智从床坐了起来。

    诸葛美丽哼了声,她真不想跟对方说话,要不是对方来头太大,她才不给这个家伙带什么话呢!

    “智翁禅师,至今为数不多的高僧,活佛!”诸葛美丽解释道。

    高僧?活佛?

    李智想不明白,这位‘智翁禅师’为什么要见自己呢?大家好像并不熟吧?

    皱了皱眉头,道:“能不能把话在说明白点?”

    诸葛美丽盯着李智道:“智翁禅师心有所感,自己留在世间时日不多,临行之前,想见你一面!”

    稍微犹豫了下,又忍不住说道:“智翁禅师不同于他人,乃在世活佛,或许,可以度你!”

    “度我?”李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道:“这个世界,还有能度我之人吗?”

    诸葛美丽看着李智,幽幽说道:“或许有呢!”

    “见,或者不见,给我一个明白话,我好转达给人家!”诸葛美丽说道。

    “见!”

    不知道为什么,李智并没有拒绝。

    诸葛美丽松了口气,道:“那好,你在那里,我现在派人去接你,咱们的行动得快一点,时间不多!”

    “大学城!”

    李智挂了诸葛美丽的视频通话,皱了下眉头,看着身边的小冰问:“有关于‘智翁禅师’的资料吗?”

    “有!”

    小冰直接把李智想要看的东西拿了出来。

    李智看完之后,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从床起来。

    “有事情吗?”沐小美从卫生间里洗漱完出来。

    “嗯!”李智看着她俊俏美丽的小模样,忍不住低头在她脸亲了下,嘿嘿笑着道:“真香!”

    “讨厌,牙都没刷,臭死啦!”沐小美红着脸举着粉拳砸他了下。

    气氛很暧昧,认识这么久,这种粉色的调调一直没有消散过,或许这也跟两人都努力在维持有关系。

    沐小美走了,这里距离海大校园非常进,根本不用李智送,她一会还有一节课。

    诸葛美丽亲自来接的李智。

    车以后,诸葛美丽看着李智问:“又来大学城泡小姑娘?”

    李智懒得搭理她这茬儿,好的问:“智翁禅师怎么想起来,要见我?”

    诸葛美丽摇头道:“这个我哪里知道,智翁禅师的道行可我高几倍不止,他那里知道的东西,都是天机!在我们这个圈子里,人家是这个!”

    说着,诸葛美丽竖了竖大拇指。

    对于‘智翁禅师’,看的出来诸葛美丽也是非常信服的。

    “哎,真不希望老和尚死掉!”诸葛美丽刚开始还挺高兴,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靠在座椅变得又有些沉默,眼圈泛红。

    “你认识智翁禅师?”李智问。

    诸葛美丽点头,说:“我很小时的时候,认识老和尚,还拔过他的胡子呢。”

    “智翁禅师现在在哪里?”李智皱下眉头。

    “小雷音寺!”

    李智没问小雷音寺在哪里,跟着诸葛美丽直接去了机场,然后坐一架专机,去了杭州。

    又了一架直升飞机!

    一路,李智没怎么问,诸葛美丽也因为心情不怎么好,话也不像以往时候那么多。

    直升飞机停在一个古朴的寺庙前,李智和诸葛美丽一同走了下来。

    “这是小雷音寺?”李智看着庙门,问。

    诸葛美丽同样抬头,看着点头说:“对,这是小雷音寺,世间为数不多,还存放有真经的地方!”

    “真经?”李智愣了下。

    而且诸葛美丽却没在搭理他,直接朝庙门里面走去。

    李智想了想,跟在后面,也走了进去。

    “诸葛小姐,您请留步!”

    一个灰衣光头小和尚,把诸葛美丽和李智拦了下来。

    “干嘛?”诸葛美丽瞪着小和尚,气呼呼的说:“我要进去见老和尚一面,你也要拦我不成?”

    小和尚好像有些害怕诸葛美丽,摇头,有些胆怯的说:“不是小和尚要拦您,是家师吩咐,让您留步!”

    “为什么?”诸葛美丽瞪着眼睛,有些泛红的问:“本小姐想见老和尚最后一面,都不行吗?”

    唉!

    灰衣小和尚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家师说,他已经不想再染尘缘,干干净净来,干干净净去,因果相随,缘分聚散,不增不减,不回不执,哪怕算您进去了,师傅他老人家不想见您,哪怕他坐在您面前,您也见不到他的!”

    稍微停顿了下,又道:“您又何必执着呢!”

    “小和尚,你……给我等着!”诸葛美丽红着眼睛,转身朝山门外走去!

    李智摸了摸鼻子,真心看不明白两人这是什么意思。

    等诸葛美丽离开以后,灰衣小和尚双手合适,恭敬说道:“李居士,家师已经久后多时了,里面请!”

    “请!”李智伸手,客气回礼。

    一座古老禅房前,小和尚停下来,声音略带几分伤感的说道:“您请进去吧,家师留在尘世,只为等李居士您来,外人都不会在见了!”

    李智没多问什么,推开禅房大门,走了进去!

    看着禅房内,熟悉的情景,却空无一身,小和尚叹了口气,红着眼睛前,把禅房的门关好。

    说不见,见也了如不见,见到不见,见亦不见,不见亦见!

    “来了!”

    小和尚看不见,但是李智却能看见。

    禅房内一片祥和,光线并不昏暗,在里面坐着一老僧,正在煮水泡茶。

    “您是智翁禅师?”李智看着红光满面的老和尚愣了下,对方身没有一点死气,气色红润,哪里像是要圆寂之人啊。

    “哈哈,美丽那丫头喜欢叫我老和尚,我也喜欢人家叫我老和尚,你也可以叫我老和尚,来,过来喝茶!”

    智翁禅师笑着,朝李智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坐。

    李智也不是那种会客套见外的人,直接走过去,坐到了老和尚对面。

    “心里有很多话想要问吧?不要着急说出来,来,先喝一杯茶,对于煮茶,老和尚我可是很有心得的哦,这也算是我在尘世间饮的最后一壶茶,老和尚和李居士一同品味!”智翁禅师含笑着,拿起茶壶,给李智面前到了一杯茶,同时亦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请!”

    李智没说话,端起茶杯,先放在鼻前闻了闻,说真话,李智并不懂饮茶。

    这杯茶也没有什么芳香,清香的味道,一点味道都没有,像是白开水一样。

    仰头,把一杯茶倒进了嘴里。

    舌尖触碰茶水,一股苦涩蔓延开,通过味蕾,直接进入大脑,让李智差点忍不住吐出来。

    苦,真特码够苦的,这哪是什么茶啊,简直是苦水啊!

    “呵呵!”智翁禅师笑了笑,把自己面前的茶饮尽,才笑着说:“是不是很苦?”

    “是!”李智苦笑着点头,何止很苦,简直是太苦了。

    “我也觉得很苦!”智翁禅师笑着点头说。

    “第一杯茶,这么苦,老和尚有什么寓意吗?”李智看着对面的智翁禅师问。

    对方喊自己来,肯定有话要讲的,或许故事在这壶茶里。

    哪成想,智翁禅师哈哈一笑,摇头说:“没有!”

    “没有?”李智呆了下。

    “对,没有,这是一壶苦茶,味道是苦的,哪有什么寓意,只不过是老和尚我喜饮苦茶罢了!”智翁禅师笑着摇头。

    “……”

    智翁禅师又给李智倒了一杯茶:“来,再尝尝这第二杯!”

    李智闻言,举起茶杯,又把茶喝了,依然还是那么苦,和第一杯没有任何区别!

    “这杯茶,还苦吗?”智翁禅师边喝茶边问。

    “苦!”李智点头。

    智翁禅师笑了笑说:“那跟第一杯相呢?”

    李智想了想,苦笑着道:“味道差不多,都苦!”

    “那在尝尝这最后一杯!”智翁老和尚笑着又给李智倒满了一杯。

    李智琢磨着,三杯茶,前面两杯都是苦的,或许后面这一杯会是甜的,苦尽甘来吗,结果,最后这一杯还是苦的,跟第一杯,第二杯,第三杯的味道没有丝毫的区别,确实是一壶苦茶。

    “还苦吗?”智翁老和尚笑呵呵的问。

    李智眼睛转了下,突然笑着说:“不苦了,最后这一杯是甜的!”

    “哈哈,是甜的好,你的是甜,我的还是苦!”智翁老和尚呵呵笑着说:“人,从出生,如同这一壶茶,不管是苦,还是甜,它只是一壶茶。”

    “小子听不明白!”李智摇头,看着老和尚,希望对方能给自己解惑。

    智翁老和尚含笑着道:“你不懂,我同样也不懂,我们饮的是同一壶茶,我喝下三杯,三杯皆苦,而你饮下三杯,两杯苦一杯却是甜的。”

    “……”李智摸了摸鼻子,哭笑不得的说:“我那是骗你瞎说的!”

    智翁老和尚呵呵笑着道:“所以我才告诉你,我同样也不懂,真说懂,那不跟你一样瞎说了吗?”

    “人,此生如茶,苦也!”

    智翁禅师拿起茶壶,再想倒茶时,发现茶壶里已经空了,抬头看向李智微笑着道:“哪怕苦,也想再饮!”

    “去吧,李居士的路太长,绝非老和尚我能的,你的这壶茶差刚沏好,慢慢饮,慢慢饮,不可急!”

    老和尚笑着,挥了挥手,示意李智走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