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制造商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第二夜

第二百二十九章 第二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映雪,我承认自己很不是东西,但是除了这个,你不能再想想别的吗?”李智抱着东映雪,叹了口气,想调戏她的心都淡了,两人站在客厅里,黑着灯,彼此看不清楚对方的表情。

    东映雪怎么想的,李智清楚了,但是李智怎么想的,东映雪清楚吗?

    “你告诉我,想什么?”东映雪很平静的问。靠在对方怀里,确实很舒服,她也承认自己心里,有些在意喜欢这个小男人,可喜欢能当饭吃吗?没有人喜欢自己一个人孤独着,人类是群居动物,可让她有什么办法,能怎么选择呢。

    不是东映雪不给李智机会,别说是机会,连人都给他了,可他有争取过吗?为什么会叫两个人的幸福,三个人或者五个人,能叫两个人的幸福吗?

    东映雪也不是那种死板,怀古不化的女人,她的要求对许多人来讲,高吗?只是想让李智单纯一心一意的对自己!

    “我喜欢你!”李智轻声说。

    东映雪点了点头:“我知道!”

    李智抱着她,坐到旁边沙发,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苦笑着问:“那你喜欢我吗?”

    东映雪想了想,依然点头:“嗯,有点喜欢!”

    “那不结了吗,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李智笑着说。

    东映雪摇头道:“你不用切换概念,我们之间不是因为喜不喜欢,能不能在一起,是因为你这人太花心,女人太多,我的要求过分吗?我不管你以前有多花心,只要你以后跟我在一起,能老老实实的行了,这么点要求,你当着我的面,都不肯答应,还让我跟你在一起?你不觉得很可笑,而且自己很无耻吗?”

    “是很无耻!”李智抱着她,脑袋贴在她身,苦笑着说:“无耻无耻吧,我也没办法,我只能用这种无耻的办法纠缠着你,反正我喜欢你,不管你答不答应我的喜欢,休想甩开我!”

    “少在这里跟我没皮没脸!”东映雪哼了声,这小子依然在回避自己的问题,没好气的说:“像你这样的人,关进去两天能把你修理过来,你信不?”

    “信,但是我觉得你舍不得把我关进去!”李智笑着说。

    “……”

    东映雪也算服了他,想要从李智怀里站起来,不过李智抱着她没撒手。

    “放开我!”

    “ 不放!”李智抱着她,笑着道:“大晚的,别闹,让我抱会,一会儿,没跟你说吗,我是病号,全身哪哪都疼,你要是瞎动弹,我可讹你啊,到时候你得负责养活我!”

    东映雪坐在他腿哼了声,冷声说:“行啊,我把你打成半身不遂,让你躺在床哪都去不了,我养你行不?”

    “嘿嘿,半身不遂不会动了!”李智坏笑着手有点不安分。

    啪!

    东映雪拍了他下,没好气的说:“不让我跟你闹,那你还对我动手动脚的,没告诉你吗,我们之间没关系了,你也别想在碰我!”

    “真的?”

    “废话,不真的还煮的!”东映雪按着李智的手,但是不管是哪一种防守,都不会是完美无瑕的,何况两手防御,面对两手进攻,肯定有防御不到的时候。

    “非要这么对我吗?”东映雪叹了口气,轻声问。

    李智‘嗯’了声,很霸道的说:“你是我的女人!”

    “可你不是我的男人!”

    李智邪笑着问:“能你的人,不是你男人,是什么?”

    “是个无耻之徒!”

    东映雪说完之后,抱着李智的脑袋主动亲了过来,怎么想的,她不知道,或许是被李智点燃了心里那股火焰,又或许是,其实她也很想要,总之,很多时候,干柴烈火,一碰既然。

    两人从沙发,一直折腾到卧室里。

    “别开灯!”

    完事以后,东映雪阻止李智起来,躺在他怀里,轻声道:“给我留点脸面好不好?”

    “映雪,我知道自己无耻,但是我真心喜欢你,想把你抓在手心里,不想放手。别的男人是不是这样,我不知道,可我是,我这人较独,尤其是对女人,做不到那种光明磊落的君子。”李智躺在床,摸着东映雪的长发说。

    东映雪没搭理他,对她来说,李智讲的这些都是废话,一点用处没有。

    “这是第二夜了。”

    “什么第二夜?”李智愣了下。

    东映雪平静道:“你睡我的第二夜!”

    “嘿嘿!”李智坏笑着说:“这说明有一有二,一回生二回熟吗!”

    “但是还有句话,叫事不过三,你明白我说的是什么!”东映雪在李智要说话之前,先抬手挡在了他嘴边,轻声道:“你先不要说话,听我讲!”

    “嗯!”李智伸出舌头在她手指舔了下。

    东映雪把手给缩了回去,靠在他怀里道:“我现在心里也很乱,理智告诉我,让我理你远远的,因为你不是个好东西,离你再近,也得不到我想要的东西,可感情这种东西,来的时候没人可以挡住,所以,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冷静一下,或者说,让我们彼此都冷静一下!”

    停顿了下,又道:“我的人,我的第一次,我的身体,你想得到的,已经得到了,对于你们男人来说,算玩过了,所以说不定过几个月你能忘掉我,然后在去狩猎新鲜的女人,别说你不会,你这种男人最不靠谱,也最花心,所以你肯定会。正好我要去京城待一年,没有特殊的事情,不要去找我,别给我打电话,我们尽可能的不要接触,能忘记最好,不能忘记……”

    “不能忘记怎么样?”李智轻声问。

    东映雪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李智想了想说:“可以,但是我去京城,肯定会顺路找你,想你的时候,肯定会给你打电话,但是不会经常打,我只能保证这些。”

    “嗯!”

    李智要真答应不去京城看她,不会给她打电话,东映雪肯定会不高兴,女人呢,是这样的一种生物,有时候嘴说的,跟心里想的,完全是两种情况。

    “你听说过‘蟹爷’这个人吗?”李智岔开话题问。

    东映雪没回答李智的问题,而是轻声说:“这件事情交给我去帮你解决,不可以吗?”

    李智摇头,平淡笑着道:“这是我的事情,我也不习惯老是躲在女人背后,男人要挺直腰板,当一座山,遮风挡雨。对方要杀我,这个仇不会小的,不管是他对我,还是我对他,别人解决不了的!”

    “或许是个误会呢?”东映雪说。

    “呵呵!”李智笑了两声:“再大的误会,用的着雇凶杀人吗,人家是想让我死于意外。这么跟你说吧,你男人我,现在算的挺有钱的,手里几家公司,都有非常巨大的升空间,我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为了钱来的,但至少有这方面的原因。”

    “除了钱以外,最容易招惹祸患的是女人,为什么你觉得对方是奔着你的钱来的,而不是因为你动了某个女人,而惹怒了对方呢?”东映雪轻声问。

    话让李智愣了下,想了想干笑了两声,说:“也有这个可能,但是这个可能性应该不是太大!”

    “红颜祸水,怎么不大,你左一个女人右一个女人,人家想干掉你,肯定是有夺妻之恨。”东映雪哼了声说。

    李智道:“咱们先不说这个,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对方想干掉我是肯定的,对方估摸着也差不多摸清楚了我的底细,可我对人家还一点了解没有呢,东小姐,您是不是可以为小生解惑呢?”

    东映雪沉默了会,才轻声开口说道:“蟹爷这个名字,我也只是听说过,有过一面之缘,至于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跟脚在哪里,也不是太清楚!”

    “说说看!”李智笑了下。

    “蟹爷是京城,乃至北方地界,有名的顽主,黑白通吃,关系非常硬,听人说,蟹爷非常能打,一个人一把刀,能挑战一条街,有一档百 之能。真名叫什么我不知道,一般都是在京城那片,年纪三十岁出头,不会大太多。”

    东映雪稍微犹豫了下,又轻声说偶:“偶尔听人说起过,蟹爷好像是索罗公子的人!”

    “索罗公子?索罗公子是谁?”李智来兴趣了,好着问。

    “索罗公子是京城九大公子之一,说白了,是达官贵人的家里的孩子,在京城纨绔圈子里,是一个大人物,背后家世影响力非凡。”

    “这么牛?”李智笑着说:“那他让人过来算计我干嘛呢?我死了,好像对他也不见得有多大好处吧!”

    东映雪摇头,道:“后面的人,也不见得是索罗。”

    李智笑着道:“不,我有种直觉,幕后的人应该是这位索罗公子,而且,我们应该很快能见面的!”

    东映雪愣了下,皱了皱眉头,说实在话,她真不想李智跟索罗那样的人对,不是对方名头有多响,而是在京城地界,能竖立起招牌的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角色。先不说对方的身世,自身能力,也不可能差到哪里去。

    “别担心,该来的总会来,躲是躲不过的,人家能玩一次阴的,能再玩第二次,第三次。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李智笑着道。

    面对未来,面对敌人,恐惧有个毛的用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人不死,那有翻盘的机会。

    所以,李智很惜命的!

    “如果真是索罗指使蟹爷,找人想要杀掉你,你会怎么做?”东映雪轻声问。

    李智笑着道:“不知道啊,或许会以牙还牙,也让他发生一点什么小意外吧!”

    东映雪眉头皱了起来,直接反对道:“不行,你这是在犯法!”

    “如果是事实,那位索罗公子算不算犯法?”李智笑着反问。

    “算,但是你跟他不一样!如果索罗真的指使蟹爷雇凶杀人的话,我会把他绳之以法的!”东映雪板着脸道。

    “想抓人家?”李智笑着摇头说:“我的傻映雪姐,你怎么抓人家?你有证据吗?哪怕算卡车司机说自己是蟹爷雇佣过来杀我的人,可最终也只能查到蟹爷头,何况对方还不见得会认账!”

    如果不是东映雪恰巧听说过蟹爷,知道蟹爷是那位索罗公司子的人,李智最多也查到蟹爷头,不可能这么快知道背后那位大人物是谁。

    当然,现在一切都还是猜测,但是直觉告诉李智,他们猜测的没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