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血钥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血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简约士看起来还并没有大刑伺候的。品書網

    国舅凑近铁栏,正打算整理一下自己的说辞,这让他们打开牢‘门’,将人带走,忽然听到身后九皇子声音响起,“哎呦喂,这是谁呢?我是看这个背影让人觉得尊贵无的人,怎么履了如此贱地!”

    毕竟这个在脑海想了千百回的声音,国舅额头的汗又下来了,转回头时,边擦汗边打哈哈道,“要是论及贵重,臣下又怎么及得了九皇子的脚步贵重。”目光打量九皇子的表情,发现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狠厉决绝。仍有淡淡的笑意,潜在‘唇’角。国舅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一半,看来,即使是拒绝,也是来的。

    九皇子悠悠的从高阶走下来,走到一半的时候,回头吩咐两边的随从,“你们怎么这么不懂事,难道,还要一直看着国舅在这里,硬邦邦的这么站着吗?还不赶快回国舅府,抬一把软呼呼的椅子来,让国舅能够舒舒服服的等在这里看个究竟。”

    “这个不必了。”国舅的话刚说到一半,看那两个得了九皇子吩咐的人,已经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只得作罢。

    九皇子一点要尽地主之宜的表情道,“国舅爷觉得这里怎么样呢。虽然这里的名声传在外面,多少有点让人心慌,可是真的来到这里看一看的话,会觉得,倒是用了不少的心思,而且也是新落成的,之前都不知道要坚固多少万倍。对了,说到这里,我才想起来。国舅爷来到这种地方,是有什么事情吗?”

    “他……那个……”国舅钳口结舌了一会儿,一拍脑袋,才想起来,这天牢又不是九皇子家的自己为什么要客气,“那位简约士书生并没有定罪。又为何以重刑犯相称!”

    ‘摸’了‘摸’鼻子的九皇子,呵呵一笑,“这个嘛,说来原因简单,是因为证人太多了,那时围绕在他身边的所有人,都看到了他的罪行。他犯的那个错,是在相当于在空白的宣纸大大滴落的一滴墨迹,所有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无论是先前的还是后来的。”

    “事实到底如何是应该以证据来说话的。九殿下口的那些人证物证也只不过是九殿下站在自己的立场的,自说自话,九皇子可不能以自己的利益来分辨他人的清白与否。”国舅‘挺’直了腰杆!

    “国舅爷说的可真好,是这个道理。一切都得照章办事。所以我们的谈话,要结束的时间,可能等不来国舅爷府搬来的那把椅子了,因为现在可以跟国舅爷说明的事情是,既然,国舅爷也知道要按规矩办事。该安心等待,刑部审问过这名书生之后得出的结论,然后再按律例报!国舅爷也舒舒服服的,在自己的位份,听到那些报告吧!其实有一句话。我们这做小辈的也要提前给国舅爷,是在尊贵地位的人常常不知道,然后在手那些,看起来简易的某某结果,某某饭菜。得出了制作的过程,基本都丑陋无,烟熏火燎,所以说,国舅这么大年纪,又何必来此趟这种浑水,只要回去等完美的结果可以了。”九皇子一脸故作怜惜,可明明更锋利的表情隐藏在那连击之下!忽明忽灭的那么惹人忐忑!

    国舅被九皇子的张狂气得简直要背过去一句,抖了几次手指,才能够说出完整的话来,“目睹了的全部案情,看清凶手又在第一时间赶往皇宫之,向皇后汇报了全部过程与内情的人怎么又会是杀人的凶手?你们的反咬也太明显,也太容易被人揭穿了!”

    “遇到了凶案,第一时间,赶往皇宫,去见皇后,可不是大显朝一贯的律例,难道因为凶手是个书生,才会思维如此跳脱吗?什么时候我大显朝的皇后娘娘,又成了要明镜高悬的衙‘门’了口呢。这个姓简的书生第一时间赶往皇宫寻求皇后娘娘庇护的做法,在任何人看来都是因为心虚无助之后,想要‘蒙’蔽皇后娘娘双眼扭曲整个事实的做法来保他自己的‘性’命吧。嗯,经过,这么一提醒,事情又有了新的发现,凶手在杀完人之后,立刻去回禀了皇后么?”九皇子说到这里,用目光压住国舅望过来的目光,“这个地方的巧合,怎么这么值得人深思呢?不知道,我父皇听到之后,会做什么感想。或者,是那些大堂的官老爷们听了之后,又会作何感想?因为大家都是亲戚,我才在这里奉劝国舅爷的,刚刚的这段话,国舅爷是否说的,太过不走心了?犯案的凶手,又为什么在犯案之后第一时间赶往皇宫去见皇后,这样的话,可不是随便‘乱’说的,今日里是我在这里听到也算了,你想想,万一一不小心落到了那位鸣棋世子的耳朵里。光是要剔除身这些脏,皇后娘娘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国舅应该清楚,那位世子于皇后娘娘来说是怎么样的存在吧,是变着法儿的,那可是要将脏水泼到皇后娘娘身的人。”

    国舅慌了慌神儿,但是马又想到,是堂堂的皇后娘娘派自己出来时,目光顿时坚定,而站在自己面前的臭小子,虽然嘴里硬气,也不过是个一无所有的黄口小儿。是他皇妹想要捏死的那些臭虫之漏下来的一只罢了,想忘了这些,便将刚刚的慌张全部剔除,又拿出一副,长辈的面孔来,“最近的小孩子,学习这些剜口巴舌的话,还真是快呀!光凭皇子殿下所说的那些证据,也同意无法坚定不移的指认,这位姓简的书生是凶手吧。”

    “可是刑部官员第一轮搜查,凶手身,找到了意妃娘娘的画像!”九皇子一脸遗憾道,“这种状况,也是非我所愿的!”

    “那样的栽赃陷害有什么难的,只要将画像常在他身,或许连藏在人身都不用,直接由那些有心泼脏水的人,拿给刑部可以了?”国舅明显对九皇子提到的这个证据嗤之以鼻。

    九皇子笑着摇头道,“国舅爷可真是说笑了,那样随随便便能放在任何人身的画像也能成为证据吗?听说,那证据被搜查出来的着实不易,是深藏在简生血‘肉’之的一把古怪钥匙面拓印下来的!国舅可以去亲自验看那样的伤口,据说,深藏的血‘肉’之。万分可怖。”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