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简投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简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简约士知道皇后在怀疑自己什么,“臣服于鸣棋世子是小生的无奈,如果不那样,现在恐难于活命。。 手机端 m.小生真的很愧疚,熟读过圣人书却被别人扼住脖子行尽恶事。现在想讲真话给皇后娘娘听,却扰的皇后娘娘不得不深思熟虑小生的身份到底为何?”

    场面一时变得沉寂无。简约士原本充满‘胸’腔之内的信心,正在一分一分的瓦解散开,走入皇后宫,是他踏入真正危险的开始,一切,都是这么的,尽在意料之。他所述说的这些真相,都会随着,他根本名不正言不顺的身份,而被皇后娘娘厌弃。鸣棋世子可一直是这位娘娘的死对头。

    正当他心的心灰意冷,轰轰烈烈的时候。皇后的声音,忽然极突兀的响起,“在那样的情况下,所有的聪明人都会懂得如何低头的。这江山社稷,并不是鲁莽之人创造,而是聪明的勇敢之人成。那时躲避开敌人锋芒的。书生是聪明的,而现在,拿着这些证据来找我,又是勇敢的。这所有的一切都委屈你了。”

    简约士吃惊的向看着说皇后的表情。非常短暂的一丝犀利浸透端庄的面容。与他自己最初的设想不同,明明是这样,体贴,而宽大为怀的话。却让他在内心里对皇后,有着很强烈的敬畏与怀疑。无论是鸣棋世子还是皇后,都不是那种,他念念于心的真正的主人。可在应急时,或许只能选择这种会垂下目光来的人,求饶,哀告。然后又在心笑自己真是唐突了,他们当然都不是能够与真正的九五至尊相的人,把他们跟皇做一点都不合适。

    皇后优雅端庄的走下丹阶,“怪不得整个半日都不见意妃,原来是去见九皇子了,这样两个本来挨不着半点边的人,秘密‘私’会……无论怎么看,都是有一个天大秘密,要说吧。虽然一个已经被另一个推下楼去。但是那时候所说的事情,肯定是晃动了两个人的心神!人心是这样的,始终固定在一个方向多好,可是你看偏偏要这样来来回回的,总以为是自己聪明,却不知道,不过是很放松的,迈了死路。”然后她扭头看向一边的嬷嬷,“酒楼所在的地方是……”

    “离国舅府很近,我们可以托付国舅……”那嬷嬷看起来记忆很好,只是随便想想,能够确定酒楼的具体位置。

    皇后想了一想自己的那位兄长,虽然做事从来愚钝,之前,又笨手笨脚的在皇面前讨得了很大的不喜,但这种是个人能办好的小事,算是经一经他的手倒也无妨。应该能够做得好吧。此时自己身边的人,都不是适合出面,也不得不动用自己,这个一向不用的哥哥。然后再将目光转向简约士,“我那位兄长好好嘱咐一下,应该也是可信的。书生,你好好回去休息一下,估计从明日开始事实的真实与虚伪,又要相互撕咬一番了。”

    *

    最近皇宣召大臣入宫的次数明显变多!

    尤其是在今夜,意妃不明不白死掉的时刻。大臣们来来往往了几‘波’,可都想不出具体的办法。

    皇后还在琢磨着,自己的证人,要怎么石破天惊的出现在皇面前,才够显眼,才够重量。也有兴趣望向那位鸣棋世子现在他心明显忐忑,而面却强撑的表情。

    鸣棋,这个太像大公主的皇侄儿,说真的,让他头疼的时候太多,却也称得是质量乘的对手,不至于跌了自己的身份。至于现在,自己为什么不着急将九皇子与凶手二字牵起来,是因为,皇的怒气还没有达到她想要的跌宕起伏。主要是,明显已经背叛她的意妃,在做‘女’人的时候真的是让人无话可说,那么漂亮的一张瓜子脸。与皇两相依偎的时候,却是最不漂亮的时刻。从前皇后一直认为这些都是天命使然,意妃是一个没那种命的‘女’子,人虽然算得是聪明伶俐。却总是赶不好的机遇。但是现在,要将这些是重新回想起来,却觉得,反而是自己,看轻了她。那个怀揣着某个连自己都不一定知晓的秘密,去独自会见九皇子的‘女’子如果不是,那时被九皇子推下楼去,引起这样的轩然大‘波’。那被她算计的所有人都应该还‘蒙’在鼓吧。譬如自己,不知道她到底是握住了什么,才胆大包天的去见九皇子。而或许这个问题,该问问鸣棋子才是。

    她起身向皇微微示意之后,只带了一名小婢出去。看意思应该是在繁重的气氛之,稍稍出去透口气。

    庭院之,被修剪的形态合宜的枝丛间,皇后顿住脚步。轻轻摘取一片柳叶拈在手。还想着鸣棋到底会不会配合自己,主动出来说话。

    身后已经有脚步声响起。她转过头去看,果然是。鸣棋聪明的跟了过来。

    皇后深吸一口气,“你能这么聪明,真是让你母亲省不少的心。连我这个,做对手的都感觉到很有福分!”

    鸣棋一笑,“主要是皇后娘娘的示意。做臣子的,不敢不懂!”

    “世子的意思是也知道我接下来要问什么了?”皇后笑容轻轻!

    “其实那是大家都好的问题。不过问本人的话,很难得到真正的答案,不是吗?”鸣棋提起的目光幽邃深长!

    “可是在我看来,要真问了那个本人的话,答案才会变得离古怪。为了保护那个答案,九皇子甚至不惜像这样亲手杀死一个人。据我所知,他可是个有洁癖的人。现在这个时刻没能来这里,听听风声,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那双手怎么也洗不干净吧?那孩子通身下本来都是优点的!让人想说他一句坏话,都觉得挑不出什么。偏偏,了洁癖这一点。至于鸣棋子这么帮他的前提,一定是知道那个九皇子一点也不肯透‘露’,而一旦透‘露’,必然死无葬身之地的秘密吧。”皇后的目光如一柄利剑无声钉鸣棋的面颊!

    “啥?难道九皇子还有什么握在手的秘密,没有告诉我吗?这家伙总是这样,让我做他的盔甲,却不肯将真正的‘肉’身‘交’给我包裹。看我这回去找他算账。也一定要问出,包括我在内,与皇后共同惊的那个秘密。”鸣棋说完转回身去,要离开。

    皇后冷笑着轻喝了一声,“世子什么时候爱了演戏,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