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骨媚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骨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被关在封闭之处,目不见新鲜东西,只能依靠耳朵倾听来自外界的声音。.: 。 用十五年时间,打磨的双耳,果然如同利器。”鸣棋抿‘唇’感叹!

    云著凑过来,好生观摩了一下鸣棋的感叹,“她到底听出了什么?你的贪婪之心吗让你这么肯定的赞扬?”

    “初见之人怎么会听出心声,况且,那么神倒还没有,只不过她,已经听出了,我衣料的刺绣到底是哪种哪款?然后摩擦之间的声音,会是什么衣料?”

    云著被鸣棋的说法,吓了一跳,之后又马变成一个嗤之以鼻的架势,“不会是这种低劣的伎俩,连你这玩毒计的行家也被真的给诓住了吧。这些声音,怎么能够单纯的依靠耳力倾听出来呢,一定是九皇子‘花’了点钱在你周围安排了耳目。”说到一半顿了一下。双眼再一次睁大,“但是从来不允许别人进内室的呢,要是想要刺探到这些消息,难道九皇子要收买的人是你自己吗?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国师的徒弟如此厉害,那么国师不也很厉害了吗?可是为什么会在皇面前失信?”然后又转身向另一边,自己低声嘀咕着,“我要不要趁你还没有吃了他,找他去算一卦?”

    云著若有若无的看了他一眼,“不要胡思‘乱’想了。没有别的,只是因为天赋耳力。但是唯一的好处是,这是连九皇子也并不知道的秘密。”

    “他们都已经好了,早晚会知道。世子想要依靠这一点高兴的话,并不可靠。已经被钓钩的‘女’子,被男人‘迷’‘惑’是迟早的事情。尤其是这种,从来没有见过男人。以及一切人的‘女’子。要不然我怎么会可惜,刚刚不是由我来见她呢!”说到这里,云著才想起自己‘精’心准备的笛子还被自己这样握在手,左右挥舞着。他干咳着收起笛子。

    鸣棋的目光似乎是越过了他,看向窗外,可在云著沾沾自喜的以为,这件事情绝对不会扯到笛子面的时候,鸣棋的目光已经从窗外,翻越回来,直接落到,他袖住笛子的那只手臂,“她耳力太好,会听出你有跑调的习惯。”

    鸣棋愤怒一甩袖,“你不能假装没看到笛子!对了,你有没有派人跟踪‘女’子!大公主府可不是任人随意来往之地,但凡进来的都要留下点什么才出去的!”

    “她耳力太好了,跟踪的人会被她耍死!”会说那么漂亮话的鸣棋,看意思是没打算用漂亮话来哄他!

    “那这么放任不管,看着到了口的‘肉’,再重新自己跳出去!”云著琢磨着那‘肉’的味道!

    鸣棋摆个他早已运筹帷幄一切的笑,“我已经牢牢记住它的滋味,和烹饪她的方法可以了!”

    “但是你真的想让她这么见到国师吗?”云著不确定鸣棋是何打算!

    “当然不应该见啊,我现在给国师制造的氛围是,他从前能够仔细控制住的‘女’子,现在已经挣脱而去,而且再也不会回头,连他的故地都不会踏一步,可不是这种,在最后的缘分之,还能重复相见,彼此释然的机会!”鸣棋‘精’明的眨眨眼!

    已经回身在椅子找个舒服的坐姿支起的下巴的云著觉得,今天自己的问题,简直太多了,不过依然没有想要停下来,难得鸣棋有这样能够字斟句酌回答自己所有提问的时刻,他该一直问下去,主要是为了这么多,他还是闹不明白鸣棋对这位国师与‘女’徒弟的打算,“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又要让那‘女’子能够随意来往此地!算今天她近乡情怯,不敢真的去见国师,之后又会如何呢?谁都说不准!”

    在心合计着,等自己解释完,能够容忍云著的最后一个提问之后,一定要狠狠的将他赶出去,“大体谁都说不准,但是有一件事情还能说的很准,是如果我将今天见过那‘女’子的事情散播出去。九皇子一定不会让她再出现!这是对手之间相互极其了解的好处!你的来拳我必有去‘腿’!”

    *

    “我不是说过的吗?直到大公主主动到父皇面前表示,如果龙一谷不臣之心做实,她一定会动用神机营全部兵力围剿之前,你都不要出现么?可是你怎么胆敢直接跑到鸣棋面前?是傻了,是疯了,还是根本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算你再有能力,我可以马让你变成一无是处的‘女’人!”九皇子狠狠的拉住在黑暗之,看不大清形状,但是能够嗅到阵阵香气的‘女’子的手腕!

    可是,在握住那只手腕的一刹那,柔若无骨的触觉,以及‘女’子身阵阵的香气,像一张天罗地一样,刹那将九皇子罩严,那种感觉像小时候的无处可逃。他是咬着牙,说出刚刚的那些话的,不过连自己都知道听去,并无一分理想的骇人怒气,他原本以为‘女’子会借势撒娇!可那只手腕,却陡然自他手挣脱出去,“皇子要是想让我不管你害他的事情,那么我救他的事情,你也不要管!”

    九皇子皱了皱眉,“这是什么话,如果国师不除掉的话,那么他会成为你,前进路的障碍!因为有一天你要是得到了皇的赏识,他忽然跳出来说是你的师傅的话,你会百口莫辩!”

    “如果真有那种情况,皇要是信他不信我的,说明,我还没有真正的打动皇,那样我的存在,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为什么不让他来做一个尝试呢!还是说殿下的考虑,并非真的是为我出发,而是为了自己的痛恨,之前,我师父向鸣棋的那位世子妃倒戈,差点要了殿下的‘性’命,也是事实。真的有必要那么讨厌他吗?他做事从来都是利益至,看到的不是人,而是那个人能给出的金银!是完全的,对事不对人!”‘女’子媚人心骨的声音,在夜‘色’弥漫开来!一贯心思细腻的九皇子,能够听的出,她整个说话的段落之,新添进去的两个语音!如果细细品味一下,能感觉得出来,那是鸣棋说话时的风格!也足以说明,他们见面的时间足够持久!让天心不自觉的学习他语气!

    熊熊的怒火窜起在心头,他握紧拳头,“这些都是鸣棋说的吗?你也像‘诱’‘惑’我一样的‘诱’‘惑’他了吗?”

    能够感觉到在黑暗之,‘女’子凉滑的手攀他的肩头,慢慢的伸出手指,划过他的脸颊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