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冷破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冷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与云著之前所猜测的不同,府地之,几乎没有什么人把守。 !可越是这样,越难在百间房子当,找出国师的所在。他站在某一处僻静的地方,摸着下巴想了想,这种一步登天,青云直的小人,到底会将自己,藏身的地方安排在府邸之哪里?

    要想出这个不难,平时他见到的几乎都是这种人,因为某一个机遇,一步登天。

    应该是最不起眼的屋子才是。越是破败,才越能掩人耳目。

    仔细打量了一下。刻意不起眼的那种屋子。

    他的目光落在一边的柴房之。正常的柴房不会修在这里。而且面蛛丝累积的状态,也太过矫揉造作。也许,因为他了解帝都的小人们的行径,注定会得天独厚的那些人更早一步的,找到国师本尊也不一定。

    轻步前,扶在窗外,只是向里面倾听一下,如同他预计的,几乎没有一点声音自内发出,因为这种屋子一般都会是复式结构。算里面发出天大的声音,外面听起来也会是生息全无。纵然整个屋子外表看起来不起眼,但是一定是个会耗费重金的设计。他现在要考虑一下,里们到底有没有暗道,然后马想到为什么这些人不是鸣棋的人,而鸣棋却觉得,自己稳操胜券!是了,他一定是想让这些人来这里打草惊蛇,然后,让鬼滑的国师自密道之逃走。但是,转念又一想,觉得这样想,是不是太过异想天开了。首先,有一个问题无法破解,关于国师会将密道设在何处,鸣棋应该,也不是很了解。那么,到底是什么呢?为什么这些人,不是鸣棋的人呢?从一开始在怪,鸣棋到底为什么会相信一个素未蒙面的刺客会杀不成国师。即使是知道,有自己的阻拦。正在为这些纠结的,额头冒汗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整齐一致的脚步声。落地之轻,犹如枯叶拂地。如果不是他这样聚精会神的注意着四下里的动静,也许真的会错过吧。

    他向左右看了看。觉得那棵参天古树位置还不错。国师的力量果然庞大,将这样的古树纳入自己的院,也不费吹灰之力,而现在,自己还要多感谢国师有这样的力量。让他可以在这种视线极好,又能完全遮掩住身体的地方,观察一下来人的状况。

    全部都是身材窈窕的女子,而且全部都身着大公主,极度讨厌的淡粉色。而此时近距离观察她们的表情,也大多很茫然。估计在自己未进来的时候,她们已经在这里绕了几个圈子。但是接下来几乎是顷刻之间,这些之前还很是茫然的女子似乎也锁定了这间柴房。纵然之前绕来绕去,但是,也算是很快的时间之内,找到了这间。云著忽然有些好。她们那个,尽管不算太快速,但是依然很好用的依据到底是什么?

    而且看来,少年刺客并未与她们相遇,可是人去了哪里?要不是已经相遇过了,却被她们轻而易举的除掉了,从之前开始,他一直没有听到过任何的打斗之声,尤其还是在这种竖起耳朵来四下倾听的时刻,很确定的没有任何声音。好在,关于那位少年刺客的武功身法,他也是有一定了解的。算是好虎,架不住一群狼,也不会这么快,而且还是这么无声无息的一个铲除!

    在云著想自己到底要怎么样接近这间屋子,难道一直只是在外面偷窥吗?院外响起无数的冷箭破空飞来,从引弓控弦的声音听出全是熟练的射手,而且力量与心意,都无专注庞大。原本安安静静,关闭严实的门窗,忽然整体落下,让云著可以看清,这些箭支,不只是平常箭支,只是十足出色的那么一个射而已!仔细的观察过那些箭只的形状,以及破擦空气产生的风声。他很确定,这种箭应该是江湖传说的,震动之箭,听说这种箭支的出现,还是源自一名儒生的发明,能够在失重的物体,破裂开洞口来。而当这些箭能够整齐划一的钉在一一条水平线的时候,会起到将一个平面从另一个平面剖离的作用。现在在他眼前,这么完美的,将这间屋子的窗户整体,从梁柱之,割裂下来。夸擦一声落在地,分裂成几段。

    一开始以为来到这里,会看到一出好戏,唯一不足的地方是自己要亲自参与,而身的这些伤口会很好的制肘,也可能让自己很快的陷入危机之,毕竟国师也会想到很多办法自救。而现在,谁都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唯有一点可以确定,国师也许也会担心九皇子并不是如他眼睛看到和耳听到的那种,是完全的可信之人,所以,他会尽最大力量发挥自己的价值,吸引所有觉得他身依然存在价值的人的目光。但是,现在来看,自己要看的戏,自己之前想象的,规模还要庞大,花费还要巨大。没有在这里出现的鸣棋,自己回去要好好气气他了。

    整排的窗户已经掉下来,可是外面的那些人似乎还没有满意,无数的冷箭继续持续不断的破空飞出,有几只还牢牢的钉在了他隐藏的那棵大树之,能够感到受体的震动,似乎,古树在箭的那一侧已经分开了,不浅的裂口。吓得他已经根根寒毛竖立。不尽再次感叹,幸亏这棵树是古树腰围粗大,否则的话,自己一定会被这些,利箭殃及。但是冷箭声还在持续,云著觉得自己有点弄明白他们的意思了,他们是打算,用这些箭将整个屋顶都掀下来。也唯有这样,才能不碰到屋子里机关的逼国师出来。不得不说这些人,脑子还真是灵光。

    接着他自己回味了一下这个办法的缺点,还是能够挑出几个来的,是声音太大了,如果真的想逼国师出来的话,放点烟会更好的。

    在云著确定屋里的人如果没有密道可逃的话会迫不得已的出来。也很确定,他们现在并没有受伤,肯定是咬牙切齿出来的。然后会在这里发生一场恶斗。

    考验眼力的时候到了,能够在混乱之,直接的劫走国师是最完美的。

    屋忽起一阵弦音。在这种要紧时刻,还有人有心思操琴,真是大大出乎云著所料。而让他云著忍不住轻蔑的是,操琴之人琴技真的不怎么样,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