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半途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半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简约士假意配合,“切不可与那些人,正面打照面。(.  . )”他本来还想嘱咐的更多,但是那些轮值尚书的手下们都已迫不及待。推开他的阻碍,跟着由侍卫装扮的儒生打开小门,进入其。

    简约士无奈只能跟在后面。这已经是拖延时间的最大限度。

    最关键的是,他现在有点弄不清鸣棋派来的黑衣侍卫的意图了。算其他所有的立场,他们是不同的,但是不想让尚书的手下们得到那几份奏折的想法应该是一样的。

    而让他更吃惊的是。黑衣人装扮成的儒生。一走进大库之,直接轻车熟路的,带他们穿过迷宫一样的奏折群之后,抵达到了存放那些最古老奏折的地点,然后假装是自己心腹的样子,对着几个手下指了指在那些古老奏折之间挖出的大洞,“几位大人前来之前,应该是有人动过这里……”

    尚书的那几位手下,有些惊慌的面面相觑,然后不满的看向简约士,还不等他们说出什么,那侍卫已经开口,“不过小的有好好的监视他们,那些人,并没有真的在其拿走什么,他们虽然劳动了半天,将这些东西,完全的翻检开来,但其实根本一无所获。”

    尚书的手下门又从简约士的脸将目光移回来,重新移又回到,那侍卫脸,“那些人,是现在正在另一边寻找的沙大人的人吗?”

    侍卫点头,“正是,沙然大人想要寻找这些奏折的时间,早在他进入书院的同时,已经开始进行了。他人虽然在夸官,但是关于书院的全部想法,都已经在派人打理。所幸,应该是老天爷长眼,让我们的简约士师兄更加的技高一筹,那位师兄,更早的想到他会做什么,又重新在这坐着对,堆放了更多的奏折,乱人眼目。沙师兄派来的人,也果然当,以为那些古老的奏折堆已经被移去了另一个方向,只是在这里草草的找了一下而已。”

    尚书手下那个领头的人,认真的盯了他一会儿,提问道,“你说,他们只是草草的找了一下的意思,那些东西还在这下面吗?”

    侍卫点头一笑,然后,亲自动手在那些混乱的奏折当,翻出三本几乎已经发霉的奏折,“简约士师兄的算计恰到好处,他们果然马要找到这些东西,却功亏一篑。”

    尚书的手下一把夺过那几本奏折,然后亲自打开,看到面的抬头,正是当时的儒生写法,毫不犹豫的,揣进自己的怀,然后,冲着简约士抱拳,“看来我们最初,是误会了简兄的好意!不过,简兄今日的功能,尚书大人是会记在心的。我们此别过吧!”说完,挥了挥手,带那些人,直接从小门匆忙而出。

    简约士看着那些人的背影,冷冷的哼了一声,“鸣棋世子的吩咐,原来是将儒生的把柄,随随便便送人吗?”

    那侍卫摘掉头的儒生公子巾。再脱掉身的衣服,露出侍卫的打扮。脸的笑容,却很灿烂,“简生,要是这么说,可真的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了,我给他们的,是世子早为他们准备好的东西。虽然现在看起来能够完全模仿那些古老奏折的样式,但是用不了多久,面的字迹会全部褪色脱落而去。至于真正的东西……到底会在哪里呢!”他只是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其实,简约士口,虽然,在质问他们,心里也在画混儿,自己的那几个师兄弟是不可能找不到东西,贸然走开的。而且那些奏折的,真正的存放地点也根本不在这一块。有黑衣侍卫盯着的时候,他甚至不敢向那个方向瞄一眼,可心里却很清楚。这里的奏折虽然也是,二十年以的,但并不是儒生建院之初的那些。

    眼下这是一个混乱的情况。他唯一害怕的是沙然师兄,这一回真向黑衣侍卫所说的,从一开始已经布局了这个方向,然后他们更早一步的拿到那些奏折。

    可眼下沙师兄的人,围着那些,真正存放,奏折的地点也是事实,他无由撼动,也只能随着黑衣人的身影直接出去,再无其他办法。

    只是黑衣人脚慢一步,正要跨入休息室。落在后面的那只衣袖。被人牵动了一下。

    他马无声的警觉回头。是之前被他打发出去找那些奏折的师弟们。

    只是那一眼,他已经能够感觉到师弟们应该是得手了。拿到真正奏折的反而是他们。

    他故意用手捂住嘴巴咳嗽了一下。然后做势,回到自己的屋子去寻找风寒药物,毫不突兀的转向了另一个方向。

    外面看起来一个人也没有,等他转过另一个拐角的时候,几个师弟,静悄悄的围来。他从他们手接过递来的那几本纸张发黄的厉害的奏折。

    心底终于长长的舒出一口气来。儒生的把柄应该由儒生的自己来握着,“但是当时怎么没有马销毁。”

    其,一个师弟喘着粗气说,“沙师兄的人,也来的很快,我们差点被堵死在里面。幸亏,他们都是外派而来的人,这里面并不熟悉。里面,历朝来奏折的对垒,又高大如山,才让我们他们好生捉了个迷藏。绕来绕去之后得到了这东西。要是在里面烧的话,会引来他们的注意。想来想去,还是交给师兄为宜。”

    简约士在那几本奏折塞入袖,散开来众位师弟,然后直接奔向自己的屋子,想着马找到火镰,在这东西化为粉末。可是才到自己屋子的门前,被一只黑色袖子拦住。看来,黑色袖子的主人已经跟了他很久,只不过轻功乘能够做到,像这样无息,无声无息。

    他心已经猜到拦住自己的人是谁,慢慢的回头看向那张永远似笑非笑的脸。

    藏着奏折的那只手,已经被黑衣人抬起。然后,在他还几乎没有反应过来。黑衣人是什么动作的时候,自己的手已经被放下,而奏折己出现在黑衣人的掌。

    “简生生可不能这样忘恩负义啊,刚刚要是没有我帮助你解围的话,那几个人恐怕现在还在对你纠缠不清,他们要是找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你说会不会提着你的脑袋回去交差。”

    “你,你……这东西与你们无关,与世子无关……”简约士觉得自己的后背都在发凉,说出的话也变得语无伦次。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