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爪牙之后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爪牙之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鸣棋对这话题感兴趣起来,还将身子向前凑了凑,“九殿下请想,现在的帝都堪一个大鱼塘,如果大鱼们都离开了,那么之前缩起脖子来装海草的那几颗鱼,恐怕又要不老实起来。手机端 m.所以,我给这塘里面扔了条新鱼,供他们消遣,打发时间用的。”

    九皇子稍微想了想,“你要算计的是皇后?”

    鸣棋眨了眨眼睛,“殿下真是聪明啊。真让人感到欣喜,因为接下来起码会有一段路程需要与九皇子同行的。起三人行,必有吾师,能从九皇子身学到价值万金的,经验与教训,是更加肯定的事实。”

    “可那些儒生都是又臭又硬的石头。据说有的时候,那些武将更能熬过残酷的刑罚。如果是子一但咬不住他们的话,被他们反咬一口,可是会入骨三分的。”九皇子挠挠自己的眉毛!

    “所以我的手段很温柔。虽然不想在殿下面前邀这个赏,但在我要做这件事情之前,还是主要想到,想让殿下没有后顾之忧的打算的。”

    九皇子轻笑了一声,“世子的手法果然值得赞叹,连轮值尚书那只老狐狸,都着了你的道儿。新任的书院长事也是书生之的执拗派。现在看来,真是庆幸,我与世子成了同路人。”

    鸣棋一脸的有所感悟,“不是我用什么手段难为了他们,而这世让人爱不释手的东西本来是荣华富贵,与握在手的权势力量。如果我能给的东西很配他们的梦想,注定会做成这笔交易。像我跟殿下一样。”

    “我会去沙漠的,不过,我的东西,世子要在什么时候拿给我?”

    鸣棋想了想,“殿下请放心,当我们,从沙漠之城回来,再在这里相见的时刻,钥匙拓纹会完璧归赵。”

    九皇子笑着点了点头,再提起目光,“不过不得不说,世子,当真博闻强识,连藏在深洞之的机密,都能挖得三分。”

    鸣棋哈哈大笑起来,“要去打狼的人,总要知道狼的习性才行,这个习性不光是狼奔跑在草原,那些大家都看得见的东西,还包括,它藏在沙洞之的大家看不到的东西才行啊!”

    九皇子也眯眼回笑,“世子看人的眼光确实独到,竟然也太破了我父皇想要对这些儒生,下手的决心。但是没有想过,世人不会将事情想的太过深入细致,今日里世子对这些儒生做的事情,虽然是得了父皇授意,但那些儒生公子呢,团结起来,却并不敢反抗当今帝王,只会将矛头直接对准是你一人。那些生来用作刀剑的铁器们,虽然能被锻造为好的刀剑攫取敌人的性命,但是,也会释放邪恶戾气,反噬自己的主人,那是刀剑对于主人的报复。扭曲别人的意志,扭曲他物的意志,总会受到怨恨的报复。那些钢铁都概莫能外的话。人,好像也无法另当别论了。”

    鸣棋似乎是好笑着,摇摇手指,“若是一般人,我不会告诉他们的,但是殿下在我这里另当别论,我们始终是要共同走一程的人,所以太子即将要面对的敌人,殿下本身还是要清楚,知道的为妙,那些儒生,很快会找到真正的幕后之使,那是我这个式子更有权力,更有地位,也更有名望的殿下您。”

    九皇子原本平静的目光一刹涔入不能相信的惊与恨怨。

    鸣棋?作无奈状的摊了摊手,“主要是在他们看来,我的力量还不够。在他们看来,皇与大公主无法携手,真心应对某事。也意味着皇与大公主的儿子更加无法携手,真心应对某事。而太子远在沙漠之。在这帝都之,皇能够真心信任的人聪明能干的人,与皇是同路人的人,那些书生会写在他们的考卷的答案或是同一个吧!亲自出面的人只是爪牙。在后面必然隐藏着怪兽。儒生们的答题思路从来都是如此的,是深入的挖掘。”

    “怪不得世子要那么早跳出来。原来是在所有的表演后面怎么藏着我这么个皇子。然后呢,这么苦心积虑的挑拨了皇与皇后的关系,也给我沾一些即使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不白之冤之后,世子又要跳出跳的那种舞蹈,到底是什么?”九皇子问出这样的问题,搭配一脸洗耳恭听的表情!

    “精诚团结!这样做的原因没有别的,只是为了邀请能够一同前往沙漠的世子,除了脚步是一致的之外,会跳动的心,会说出漂亮与难听话语的唇也同殿下的脚步一般,指向一个方向。”

    九皇子用目光仔细打量了一下,坐在书案之后,边同他对话,还颇有闲情逸致摆弄一盒棋子的鸣棋,“沙漠之?不仅风沙大,吹在朝堂里面的风沙,只恐外面的更加犀利跳跃,世子该留点精神头应对那些劲烈之风的。”

    鸣棋?漫不经心的在棋盒之取出一枚白色棋子,举到烛头附近,“真的很对不起殿下,让原本想要在帝都之惬意护肤的殿下?吹吹沙漠之的黄沙,但既然殿下付出了这样的代价,该做点什么才是。”

    他们的目光,同时齐齐的落在那枚闪着珠光的白色棋子之,鸣棋一笑,“所有的事情,摊开了来了说,会更省事。尤其是在你我已经摊开了不少的情况下!重要的是,即使殿下不说,也应该相信,我其实,已经知道的八九不离十了吧。那是殿下亟待解决的问题,于我来说,却是无可无不可的事情。殿下不是一直想要猜测我的心意吗?是向着太子更多一些,还是向着殿下更多一些?或者还有更长远一点儿的,也想要知道的更加清楚,如这种,是向着我母亲多一些,还是向着皇多一些?”

    九皇子的目光从那颗白色棋子身移回到鸣棋脸,“如果世子肯帮我这个忙,利用这次的机会彻底除掉太子的话,那么我甘愿将名单,放在世子手,借此来表达我的诚意。”在说出这个与饮鸩止渴,差不多的办法之前,九皇子,在那短暂的时间里,迅速的衡量了一下如果注定要除去一个对手,到底是除掉太子好还是除掉鸣棋好?关于那个答案,他其实不晓得是对是错。与在此之前做出的许多决策也是一样的,做过了许久都完全不知道对错。因为从长远来看,形势无法判断。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