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苍穹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苍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黑衣人对高仁那双茫然无措的眼神,一笑,“用你的一条命来换他的锦衣‘玉’食的一生,这很值得,如果有人开出这样的条件的话,这世应该没有哪个人会狠心拒绝。。 !我们做了一次实验发现沙大人,他也很喜欢这个提议。真是可惜,你晚了一步,要不然这个提议也会向你提出的。不过,这世总要讲先来后到。要是你还要个面子,要恨恨某个人的话,恨你的这位沙然师兄吧!他太八面玲珑了,直接拿走了这个好处,连一点渣都没给你剩。”

    黑衣人说完让开了身体,让他们两个人可以直接对视。

    高仁拖着那些沉重的链枷在心迈出了很大的步子,可是实际当。却只是向前磨蹭了那么一小下,“沙然师兄,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是他们胡‘乱’说的!你从来都不是那样的人。我们心里想的都是天下苍生百姓,怎么会贪图这一点点的官职俸禄。你快说呀!”看到沙然始终低着头不敢正视他的目光,他终于在沉闷的气息大吼起来,“我真是看错你了!还带了那些儒生们想要为你争一个清白。却陷他们于不义。即使那样,我们也没有一个后悔。可是到头来,你却让我们看到这样的你。这才是天对我们的惩罚。我们难道真的做错了吗?竟然为了一个狼心狗肺的人抛弃自己的生命。你知道有多少人和御林铁卫发生了冲突。他们的脑子在我面前开了‘花’。可他们是为了你这样的人,是有多不值得。我还不如在那时追随他们一道死了,那样再也不用知道这个事实。是了,是我有罪,那时我不该鼓动他们,做这些愚蠢的事。尚书大人他明明白白的选择,不是对我们的鼓励,而是对我们的警告,所有的事情我都想错了方向。这是一意孤行的恶果。也是错信的恶果。沙然我要杀了你。”他本来,说的有气无力,越发的佝偻起身体,可在说出最后几个字的时候,狠狠的举起手的锁链,想要冲着沙然冲过去。

    黑人鼻子里冷冷的哼了一声,没怎么动作的已踩住了,长长拖在地的铁链,然后一只脚向后一滑,高仁被束缚着身体的铁链直接给拽了回去。因为的重心不稳,狠狠的摔倒在地。“见过一次你们,可真是让人长见识,原来这世最如狼是虎的,正是儒生,你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简直像是要扭打在一起的恶狗。好了好了,我们沙大人那人当然不能与你,相提并论了!”他边说,边用手半拖半拽的拉起,依然委顿在地沙然,“沙大人,我们启程吧,夸官的队伍,可等在外面呢!今天有许多地方要去。怎么能跟一个阶下之囚,平白在此耽误时间呢!对了,还要先去换衣服。幸亏那些衣服是昨天你一进来为您准备的,要不然今天可做不成了呢!”

    高仁扭过头去任这些人,将他拖到沙然被拖出去的那些牢房,狠狠的丢在地面。虽然在号召大家一起前去解救沙然的过程,他也曾经有过一点点的怀疑。万一沙然妥协了怎么办?监牢里的各式刑具,足以将正常人的意志摧毁殆尽,一切都有可能发生。但他一直想着时间还很短吧,那种摧毁,也会有程度很轻。只要他们足够快,足够有所动作。但是,算是,做梦也梦不到。沙然会选择另外的道路,直接而透彻,将他们所有的期待,狠狠的掴在烂泥之。那些师弟们还年轻。这样,为了不值得人抛却‘性’命。现在只要想想他对简约士说的那些话会觉得羞愧难当。而对于那位师弟猜测软弱谄媚的猜测,也更加能够体现出自己的厚颜无耻。他该向那位师弟所说的,在一开始放弃。用小小的稻草根儿,怎么能够捅破苍穹?他到底在那些华彩诗章读出了什么?对那些儒生说,会好好的带他们,去跟皇讲个道理。这样厚颜无耻的异想天开……他坐在那些‘乱’草堆,忽然放声大笑,惹来狱卒们频频观看的目光。

    那黑衣人对着梳洗一番,穿了官服出来的沙然拍掌大笑,“沙大人的官服,可真是对得起沙大人的选择,穿着起来如此的英姿飒爽,今日之后,当然会成为,一个传的名字,如身份直进品阶的第一人,这在我大显历代实属首例,足见皇对儒生与书院的重视。我觉得大人可不要忘了,谁才是一路提着大人的耳根子才将大人一路提拔起来的。不过是那么一点点的误会,以大人的铁骨铮铮,定然不会要死要活的,挣扎不出来。已经被别人看成了,是一起吃饭的人。不要在吃饱了之后吐出最后一口,说自己完全不愿意吃那些东西,要不然的话,可要里外都不是人了。大人犯过一次傻,世子不计前嫌救了大人一次。但是你我都应该清楚,这样的拔刀相助不会有下一次。大人该当且行且珍惜的。外面的马已经准备好了。卑职以为,大人夸官的第一站,该当是书院!”

    沙然只觉得,自己的浑身下都在发抖。许久才能够,认清那颤抖而沙哑的声音,也是自己发出的,“放过他们吧!放过他们吧!我求求你们了!”

    黑衣人淡淡一笑,“大人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在世子划定好的框架之,有大人自己的原则吗?我劝大人千万不要那么做!否则的话,大人会来不及救那些无辜之人的。”

    “你们到底要我怎么样!他们不过是一介书生而世子只是想隐瞒那日撕毁圣旨的事情!”他话音刚落,一个巴掌爆响在他耳际。那火辣辣的痛感,却没有像每次一样直接钻到心里。好像一直飘悬在半空之。

    “该忘的东西,要忘记。大人该为那条舌头考虑考虑,也要为家人们的舌头考虑考虑,或者,也为那些,曾经想要救你的儒生们,和曾经努力救你的儒生们,考虑一下。大人要是总这么不通事理的话,他们可要陷入噩梦了!对了,还有一件事要提醒给大人。大人家里刚刚满月的那个小少爷,世子已经差人给抱入大公主府了,今后锦衣‘玉’食平步青云一样也少不了这位小少爷的。算那堂堂二品的书院长事,官要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