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烟雨罗罗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烟雨罗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云罗想她与云著不该这样走到这一步的,他们明明有很多,婉转路径,只不过要绕一个小弯或者走的慢一点。!可又怎么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无数雨点声的滴答,咒语一般的扑向大地。她能感觉到,她在那不断扑落,法力无边束缚周身的咒语之,

    失去希望,失去力气,也失去光明,失去自欺欺人的能力。

    可是那看在远处,虚无缥缈,随时都想飞去的身影,却在某个毫无预兆的时刻蓦然向她飘来,前一刹,她还在想。这只不过是她心贪婪的描画。他根本不会出现在自己面前。算是在自己身出了天大的笑话。他也会懒得看一眼。这是从他,要骗走那枚纹章一开始,已经确定的事了,可笑她一直那么傻傻的相信他。以为在所有的敌我对手当,他们会是不同的那一对!

    现在,她基本已经清楚她唯一的敌人,便是自己的那颗心。那个即使她说了千百遍。他是敌人,也还在固执的相信,他对她的态度会有所不同。到底要怎么样才会死心?到底要怎么样才会对这个男人死心?她不断的拍起溅落在眼前的雨水。这场雨真是下的很大呀。像极了是对大显国师前两天才刚说的春季少雨干旱,说法的嘲讽。

    仿佛是所有的雨滴都终止在那一刻,她只觉得身一轻,再抬眼的时候,看到云著正在眼前无限放大的那张脸和他瞳孔里,正在呆呆张望的自己。她有一瞬间不能分辨,这是真是假。事实,一直到刚刚,她仍然固执的认为,那个雨,云著直直挺立的身影,只不过是她心的虚幻。那是因为她太会做梦了,尤其是,针对于他的美梦。如果仔细想想的话。她真的有看过那个人的微笑吗?应该没有,一次都没有,除了嘲笑还是嘲笑,满天都是,他见到她的时刻会廉价的奉送那些嘲笑。而那些优美,如同天明月的温暖笑意,则全部来源于她自己的幻想,她到底有多么可悲,不仅幻想出了这些虚假无凭的东西,还将她自己深深的困扰在其。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最好例证。可是这些事实存在的东西,却并不会因为幻想而消亡。她的糊里糊涂,愚蠢呆笨,虽然能够延长,美梦的时间。这到底也抵不住现实的戳破。

    云著将头靠过来。大概是想试试她额头的温度。他的指尖带着这些雨滴,更温暖的,擦过她的额头,那种触觉,真实温暖的让她心发慌。

    她恼怒的将头偏开,“你到底来这里干什么。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吗!不对我应该说,你所有要向我表达的意思都已经表达完了,而且所有的利用,也已经完美达成。不是都已经进入九哥的密室了吗?这些年,他所有的,所有竭尽心力要得到的东西都在那里,你不都已经过目了吗?要是这样的话,我这个单纯又呆笨的小女孩,也失去了全部的利用价值了吧!你可以走开了。”云罗用尽全身力气,想要将刚才所说的话,用不屑的语气流利的说出,可是到了最后,还是变成断断续续的气息哽咽。既听不出真实的怨恨,也听不出冲天的怒气,却更像是无病的呻吟!

    云著无声的站起身,将她抱回屋,四处打量着,看意思好像是要帮她找一块干毛巾,擦干那些雨水。可却被她一下子拉住了衣领。

    他回过头来看她。眼里含着一种古怪的情愫。云罗知道在自己清醒的时候,也会将那些,怪的目光错认为是爱慕之情,那么现在她,不该分析,这些眼神到底意味着什么?因为,她根本看不出来。一切的一切,都只在最初的时候,按照她自己的心愿被描绘。她的画地为牢,差一点要害死她九哥。所以从一开始她发誓,再也不会去随意解读他眼神里的,那些情绪。可是当这样的目光直视着她的时候。她还是感觉到了,在心底不断涌起的,一圈一圈,扩散到全身的涟漪。连呼吸都变得急促。

    “全都是我的错,但这真的是最后一次。我拿到了我该拿到的东西。但那是在我没有对你说喜欢的过去。现在我们可以重新开始,而在之后的所有时间里的你我,会一直彼此忠诚。这会成为不变的誓言。”他看着她,一字一顿地将这些话说出口。苍白却无力的字句,说出口时即成叹息。他真的很讨厌这种无力感。如果不是在这样的境遇这,这些话该当如华彩乐章,一瞬揭开这满天的乌云吧。

    云罗像是发疯一样的捂住自己的双耳,“我不要听这些咒语,不要听!”

    “这些都是我的真心。”云著听到自己的声音惊讶着里面的诚恳能够对应自己的心跳。这些是自己一直想要对她说出的话。从前想得模糊,今日里似乎是被漫天的大雨浇得清晰透彻。

    “所有人都长了心,所以在做坏事的时候,行凶的那个人也是有心的,不过是因为用错了时间,弄错了地点。公子的好心用在了这样的恶毒时刻,只能是咒语。所以到底为什么,这么晚对我说出呢!连这些也是算计好的吧,彻底击溃我们兄妹的办法,还有什么这样更恶毒的!”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仍然老老实实的,倚在他怀并没有挣扎,并不是因为,她想要继续贪恋这种温暖,而是因为,虽然,她说出那些决绝的话来,但身体,真实的感受,却是因为颤抖而不能使用出力气。鼻端传来那种熟悉的味道。是他的呼吸,他的吻,那么轻轻的落在她额头,如同蜻蜓点水一般,可留下的灼伤,却像是能烧下去一万年。

    这是可耻的体会,她想要马摒弃在脑后,但却并不能真的如愿。一直能感觉到那个吻带来的热,那样轻而易举的流淌过全身。

    力气恢复的差不多时候,终于挣扎着想从他怀站起身。

    可他却坚持着,不肯放开手。

    她冲着他狠狠的磨牙,“换个办法吧。还想要一直骗下去吗?我已经不是那个会一直在你的美梦里随着你的谎言,愉悦跳跃的傻姑娘了。你不是用,最明确的办法,与最尖锐的谎言,告诉我了吗!你根本不喜欢我,你只是在利用我,而且利用永远都不会结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